第212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212话
        夜修宸淡淡看了聂少堂一眼,一手随意插在裤兜里,一手转动着指间的玻璃杯。
        “聂少堂,你现在有什么资格跟我说这句话?”
        聂少堂脸色一白,更加握紧了雨洛的手。
        “夜修宸,也许现在的我不像你一样有强大背景,但是你强大的背景,反而让雨洛一次又一次受伤害,比起我,你更没有资格!”
        夜修宸的双眸危险地眯在了一起。
        “我想你没有搞清楚一件事,这个世界,如果你无法打败你的对手,那么,你连生存资格都没有,又如何去保护别人?”
        夜修宸顿了顿。
        “聂少堂,我们之间,有资格的,永远,都只有我一个。”
        “来人。”
        他随意挥了挥手,保安立刻上前来。
        “请问夜先生有什么吩咐?”
        夜修宸抿了一口红酒,不急不缓地说道。
        “什么时候,这种人,也被允许参加今晚的慈善晚会?”
        保安看了一眼全身颓废的聂少堂,有些犹豫,照例说进入宴会厅的应该都手持邀请函的。
        “夜修宸,你不要欺人太甚!”
        聂少堂不顾形象地大吼着,保安皱了皱眉,上前。
        “先生,不好意思,这里不欢迎您,请您出去。”
        “让开!”
        聂少堂的反抗让保安也不再客气,毫不犹豫地叫来了同事,钳制住了他的胳膊。
        “雨洛!”
        握住雨洛的手被保安强行分开,聂少堂被他们压着往宴会厅外走。
        “你们干什么,放开他啊!”
        雨洛着急地去掰保安的手,却被一只大掌狠狠攫住。
        “你就这么舍不得他?”
        “夜修宸,你混蛋!雨洛——”
        聂少堂的声音越来越远,保安将他扔出了宴会厅,并且拦住了他,不准他再进来。
        “夜修宸,你太过分了!”
        雨洛看着夜修宸,她没有想到,他会这样对聂少堂。
        “我过分?你的意思是,我打扰了你们两个的亲密,是我的错?”
        “你,强词夺理!”
        “既然你这么看我,那我就如你所愿!”
        大手一伸,雨洛的身体便撞入他的怀里。
        夜修宸随手将酒杯砸在地上,扣住她的腰,将她往墙上一推,整个人压了上去,坚硬的胸膛紧紧挤着她的柔软。
        不顾她的挣扎,他低头便攫住她的美好,力道之大,咬住她的唇瓣,发狠吞噬,大手覆上了她胸前的柔软,重重**着。
        唇上和胸口承受着他的双重折磨,痛意袭来,他的身体太过高大强壮,轻易就将她钉在了墙上,所有的挣扎都是徒劳。
        舌头被他拖出了口腔吸吮,雨洛的嘴唇被他撑得合不拢,唾液就这么顺着嘴角溢出来,宴会厅里的灯光打下来,唾液显得越发晶亮,暧昧,甚至,是银靡。
        被像对待一个发泄工具一样当着宴会厅这么多人的面,狠狠压在墙上折磨着,雨洛的心里,泛起剧烈的可耻和羞辱。
        她挣扎不得,便索性不再挣扎。
        他的掠夺漫长而猛烈,等到他终于餍足,她的唇上已经渗透出了血丝,胸口**的痛,无领的锁骨上,蔓延着他疯狂肆虐的证据。
        “洛洛,你最好记住,到底谁才是你的男人!”
        夜修宸冷冷地在她耳边说着,不想伤害她,她却一次次挑战他的极限,他控制不得,只能以这种蛮横的方式向她宣誓向所有觊觎她的男人宣誓他对她的所有权。
        “夜修宸,你走,我不想再见到你!”
        雨洛的身体顺着墙壁下滑,紧紧捂住满是他痕迹的胸口,心里凉成一片。
        “不想见到?”夜修宸俯下身,指腹重重揉碾她红肿充血的唇瓣,“如果我再听到类似的字眼从你这张小嘴里说出来,我会让你知道,说错话的代价!”
        她像一个破布娃娃一样被他扔在墙角边,她想走,却立刻有保镖上前将她拦住。
        她和他之间的相处模式,为什么,永远只能是这样,他掠夺,她承受?
        夜门,永久地牢第三层地下隧道。
        苏允儿被那只怪物踢进了隧道里,身体急速下坠,几秒过后,重重撞进了水里。因为有水,所以身体因为下坠带来的冲力被缓解,并没有因此受到伤害。很快,那只怪物也掉落下来。
        “这里是哪里?”
        苏允儿惊恐地看向四周,这里空气潮湿,看上去就是一条长长的隧道,很小,一次只能容纳一个人通过。
        “带你逃出去的地方。”
        “往前走!”
        怪物命令道,苏允儿别无他法,如果真的能逃出去,就算前面有龙潭虎**,她也也要拼一下。
        隧道很长,一眼望不到边,苏允儿在前面走着,怪物跟在后面,不知道走了多久,却仍旧看不到希望。
        狭窄的隧道内,人只能弯腰在水里行走,遇到拐弯处,只能四肢爬行,因为看不到希望,密闭空间带来的压迫感让苏允儿恐惧。
        “你是不是骗我?这里根本没有出路!”
        怪物嘲讽地轻呲一声:“不想死的话就往前走!”
        事到如今,也没有退路可言,苏允儿只好撑着疲惫的身体往前爬。
        又过了很长一段时间,她欣喜地发现,前方,似乎有光线传进来,虽然,很薄弱。
        与此同时,狭窄的隧道也变得开阔起来。
        “真的可以出去,真的可以出去……”
        长时间被关在黑暗里面,苏允儿的神经已经濒临崩溃的边缘,此刻看到了希望,已经激动地无法自拔。
        怪物不发一言,绕过苏允儿走到那透着光线的那堵墙面前。
        他被关在永久地牢第三层里整整十年了,这十年来,他无时无刻不在想要怎么逃出去,报复那些曾经害了他的人。
        这条隧道,他用自己的双手,利用每一次送食物的铁盆,一点一点挖掘起来的。
        花了整整十年的时间,被他挖通了!
        面对最后一道工序,他全身热血沸腾。抡起双拳,使出全身的力气,狠狠砸向那堵墙。
        苏允儿条件反射地用手挡住自己的眼睛,一阵排山倒海的巨响过后,更强烈的光线照射了进来。
        面前,那堵墙,被砸出了一个大洞。
        “啊——”
        苏允儿因为兴奋而大叫着,她激动地推开那只怪物,迫不及待地想要从洞口冲出去。
        然而,整个人刚迈出洞口一步,苏允儿脸色顿时苍白起来,兴奋的表情僵硬在脸上,身体往后退着,一直,退回了洞里。
        “莫司,好久不见。”
        那只怪物似乎早就料到莫司会守在洞口,脸上没有丝毫的意外,反而带着一丝闻到猎物味道的血腥气。
        莫司面无表情地看着洞口内的两人,几个小时前,他从地牢里的洞口跳了下去,面前不只一条隧道,他无法判断出这两人到底沿着哪一条行走,于是重新回到了地牢。
        这座别墅的地势很复杂,四面中有三面环海,依照地牢的位置来看,如果沿着隧道要想逃出去的话,必定会选择无海的那一面。
        为了确保万无一失,在其余的三面,他也安排了人手。
        事实上,他没有猜错,在这里等候了将近一夜,这两个人,终于出现了。
        “是很久不见了,XONE。”
        莫司的视线落在怪物身上,以一种淡漠却严肃的语气说道。这个人,十年前,是在国际上叱咤风云的黑道杀手,极度擅长狙击,没有人知道他的名字,也没有人知道他隶属哪一个组织,又或者,他的作风,没有丝毫的人情味,故只有代号,XONE。X是业内对杀手的最高代号称呼,ONE又是最高中的最高。自他出现以来,他犯下的案子没有失手过,无数黑白两道首老死在他的狙击枪下。这个人,使用狙击枪堪比自己的左右手,枪法之准,在世界上几乎都找不到对手。就是这样的一个高端狙击手,十年前被派去暗杀刚刚接任夜门四年的夜修宸,当时的夜修宸已经有了成熟的头脑与手段,尤其是能轻易被暗杀的?他用了严密的天罗地网,最后让这个人落网。
        由于XONE所犯下的罪行涉及到了国家最高机密,对他执行枪决受到了多方力量的干扰,因此,最后关押在了夜门的永久地牢第三层,当时将他关押进去的,正是莫司。
        XONE嘴唇一勾:“我等着一天,已经十年了,我倒想看看,你能不能再将我关进去一次。”
        他故意选择这个时候逃亡,故意让莫司猜到自己的行踪,为的,就是这么一天,能够当面挑衅他,只可惜,夜修宸不在。而苏允儿的出现,不过给了他一个更好的契机罢了。
        莫司看了他一眼,他眼里的笃定让他心里有些顾虑和不安,很明显,有件事情,他也猜到了,这个人千方百计隐藏自己,暗中计划了十年才挖掘出来的的逃亡通道,又怎么会轻易被他识破?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