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208话
        “什么问题?”
        夜修宸埋首在她肩窝处,聆听她急速跳动的心,一想到这紊乱的心跳,是为他而生,就情不自禁勾起一抹笑容。指尖卷起她的一缕半干的黑发,细细把玩着。
        雨洛抿了抿唇:“我想知道,允儿她,不在夜宅吗?”
        “嗯。”
        握住她黑发的手一顿,淡淡地点了点头。
        “那她,现在在哪?”
        雨洛心里有疑惑,驱使着她进一步追问着。
        “她有手有脚,我又如何知道她在哪?”
        夜修宸眸光一闪,他撒了谎,不想让善良的她知道太多的事情。
        “可是,”雨洛奇怪地歪着脑袋,“刚才你跟三口先生说,允儿没有搬来过夜宅,可是,明明……”
        “够了!”
        夜修宸松开她的黑发,从她肩窝处抬起头来,黑眸里有着明显的不悦。
        雨洛的眼神一暗,敛下眼睑,唇角微抿。
        意识到自己的语气太重,夜修宸缓了缓此刻的复杂心情,大掌包裹住她的小手,安抚地捏了捏。
        “洛洛,别想太多,有些事情,不关我们的事,便不要去管,我只是担心你,你太单纯,这世界上并不是所有的人都像你表面上看到的那样。”
        夜修宸话里有深层次的含义,雨洛听得迷迷糊糊,却不再追问下去,她不想任他生气。
        心里没来由一阵烦躁,夜修宸从她身上起来,下了床,弯下腰替她掖好被子。
        “洛洛,你先睡吧,我还有事要去书房处理。”
        雨洛乖巧地点了点头,目送着他的背影消失在门后。
        卧室里最后一盏壁灯熄灭,大片大片的黑暗袭来,雨洛将自己完完全全缩在被子里,只露出一双眼睛,这一个多月来,这是他第一次没有留下来陪她入睡。
        当他在的时候,觉得尴尬与不自在,可当他不在的时候,她的心里却是不安的。原来,这些日子赖以入睡的安全感,都是,他带给她的。
        不知道过了多久,雨洛从被子里钻出一颗小脑袋,深深呼吸了一口气,果然还是,睡不着。
        什么时候,他对她,已经变得这么重要了?
        雨洛使劲摇了摇自己的脑袋,不想去想他,又睡不着,只能瞪着一双眼睛望着天花板,将数字从0开始数了个遍。
        终于等到了第二天早晨,雨洛顶着一对熊猫眼下了楼,在餐桌前坐了下来吃早餐。
        她故意放缓吃早餐的速度,可是,面前的食物都快被自己戳成了粉末状,却还是不见那个人下来。
        唔,她什么时候在等那个人了?
        张妈看着自家小姐顶着一对国宝眼,表情纠结,一会儿皱眉,一会儿撅嘴,还以每隔十秒钟的频率偷偷瞄一眼楼梯口,忍不住打趣道。
        “小姐,少爷已经去公司上班了。”
        雨洛眉毛一跳:“哦。”
        失望,戳起一粒土豆放进嘴里,没有味道,厨师的水平真是越来越差了。
        这般苦瓜脸的样子让张妈觉得有趣极了,于是“煽风点火”。
        “小姐,要是少爷知道小姐这么想要见到他,他肯定不那么早去公司了。”
        “嗯。”雨洛点了点头,听到旁边站着的几个年轻的女佣偷偷笑出声来,才意识到自己说了多么惊悚的话,于是急忙掩饰性地猛摇脑袋,“谁,谁说我想他了?”
        “哦。”张妈衣服了然的语气,让雨洛觉得毛骨悚然,“要是我们家少爷知道小姐一点都不想他,一定会伤心死的,因为他临走的时候,还再三嘱咐我们不要吵醒小姐,还要监督小姐喝完一杯牛奶,吃完厨房准备的所有的早餐。”
        “咳咳——”
        雨洛被嘴里刚刚喝下的一口牛奶呛得面色通红,捂住嘴剧烈咳嗽着。
        夜宅的下人,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八卦?
        夜修宸他,什么时候变得这么罗嗦这么,肉麻?
        雨洛被自己的想法吓到了,生生打了一个寒颤,倏地起身。
        “我,我吃饱了,先上楼了。”
        说着,转身就要离开。
        “等一下,小姐。”
        张妈的声音在背后响起,慢慢地踱步到她面前,指着桌子上的那杯牛奶。
        “少爷吩咐——”
        “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雨洛受不了从张妈嘴里再冒出那个人的名字,于是端起餐桌上的水晶杯,一仰头,尽数将满满的一大杯牛奶喝尽肚子里。
        她不喜欢喝牛奶,甚至是讨厌的,可是,此刻温热的牛奶滑进食道,滑进胃里,连带着,整颗心,都是暖暖的。
        真是,奇怪。
        “小姐,我一定如实向少爷禀报,小姐很乖,吃完了早餐,喝完了一大杯牛奶……”
        “张妈!”
        雨洛气结,涨红了脸阻止张妈再说下去,旁边的女佣,早已经明目张胆笑成了一片。
        真是,气死人。
        正尴尬的时候,只见那些佣人脸上的笑容突然消失了,张妈打趣的表情也收敛了起来。
        “莫先生早。”
        因为莫司是追随夜修宸多年的心腹,所以夜宅的下人都尊称莫司为莫先生。
        雨洛回头,看到莫司出现在自己身后,依旧面无表情,没有理会下人的话,似乎正打算继续往外走。
        “莫司,你去哪儿啊?”
        雨洛叫住了他,好像从异国回来这么多天,这还是第一次见到莫司。
        莫司脚步一滞,不得不停下来,在没人看得到的衣服下面,身体已经紧绷起来。
        “小姐,找莫司有什么事?”
        莫司对待雨洛的态度一向是很恭敬的,可是现在,却多了几分不易察觉的疏离。
        雨洛眨了眨眼睛:“我好像很久没有见到你了,你去哪里了啊?”
        莫司手一紧,不敢去奢望她因为很久没有见到他而想念他了,却又自私地想要自己在她心目中也是存在了一点分量的,哪怕,只有一粒尘埃那样的重量。
        见对方没有回答,雨洛想起他一向是替夜修宸打理夜门的事情的,夜门是一个黑道组织,他可能不方便在下人面前说的。
        “我知道了,你应该是很忙吧,不然我也不会这么久没有见到你了。那你,现在要去哪里呢?”
        莫司低着头:“少主交代了一些事情,属下现在要去办。”
        雨洛点了点头,和莫司的交流永远是简简单单的只言片语,他不会笑,她不问,他几乎是不会主动开口的,就算在说话,语气里,也永远透着一种难以靠近的气息。
        她笑了笑:“那你赶快去吧。”
        “是,小姐。”
        莫司恭敬地行了一个礼,迈开腿往别墅外走去。
        雨洛本来打算上楼的,视线却不经意掠过了他的背影,顿时一惊,下意识再次叫住了他。
        “请问小姐,还有什么事?”
        雨洛几步跑过去,绕道他面前,指着他的左腿。
        “你的腿,怎么会这样?”
        莫司的身体一紧,眸光闪烁着,不敢去正视雨洛的眼睛。
        “小姐,莫司没事,不过是不小心崴到了。”
        “是吗?我帮你拿药。”
        说着就要上楼去拿药膏。
        “不用了,小姐!”
        莫司情急之下攫住了雨洛的手腕,等到回过神来,急忙惊恐地松开了她的手,而她,却没有在意这个小细节。
        “怎么了?崴到了不及时擦药,会很久都好不了的。”
        雨洛探究地看了他一眼。
        “而且,你有前科哦,上次你也受了伤,也跟我说没事,结果伤得那么重。”
        想到这里,雨洛若有所思,上一次,是夜修宸伤的他,那么,这一次,会不会……
        “小姐,”莫司猛地抬头看向雨洛,一个字一个字都在颤抖,“莫司只是一个下人,不值得小姐关心。”
        不值得你关心,你的关心,会让莫司放不下,会让莫司产生不该有的希望。
        雨洛的眉头,因为莫司的话皱了起来。
        “你怎么了?我从来没有把你当成下人啊——”
        “小姐!”
        莫司的声音突然提高。
        “对不起小姐,属下还有事要办,先走一步。”
        看着他一瘸一拐离去的背影,雨洛有些疑惑,莫司他,这是怎么了?
        夜门,永久地牢第三层。
        “好痛,好痛……”
        苏允儿蜷缩在监狱房里,身子弯曲在一起,在地上滚来滚去,双手紧紧抱着自己的肚子,脸上早已经汗水一片。
        这里的食物她吃不惯,常常一进肚子里就呕吐,加上上次被保镖殴打成了重伤,没有治疗,身子一天比一天虚弱。
        有脚步声传来,苏允儿艰难地跑到监狱房门口,紧紧拽住送食物的人的裤腿。
        “求求你,我好难受,让莫司来见我,求求你,我想见他……”
        “你这女人,听不懂人话吗?说了很多次了,莫先生是不会见你的,死了这条心吧。”
        苏允儿咬着牙,恨恨地说道。
        “为什么不见我?你知道我是谁吗?我要是能出去,一定不会放过去!让莫司那个混蛋来见我!”
        那人嘲讽地“呲”一声。
        “我管你是谁,进了这里,就别想再出去,真是异想天开!”
        手背被人无情踩在脚下,苏允儿发出一声惨叫,牵动了肚子,她颤抖着手探到身下一抹,一股粘腻。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