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夜宅,书房。
        夜修宸站在落地窗前,背对着门口。
        莫司推门进来,虽然一条腿颠簸着,身体看上去却仍旧笔直挺拔。
        “少主,你找我?”
        夜修宸点了点头。
        “夜门那边,怎么样了?”
        “夜门的运转一切正常,自上次黑手党的事件过后,那些原本对夜门蠢蠢欲动的组织已经实相地收了手。”
        “嗯。”夜修宸从落地窗前转过身,“苏允儿有什么动静?”
        “苏允儿”三个字,对于莫司来说,几乎是这一生最大的耻辱,不想提,不愿记。
        “据夜门那边的保镖传达的消息,苏允儿被关进了永久地牢的第三层,之后,便没有什么消息了。”
        夜门的人心里都明白,被关进了永久地牢,几乎不可能有被放出来的一天,更何况,是暗无天日的第三层。
        可是,即便如此,夜修宸的心里仍旧有些不放心,苏允儿比他想象中心狠手辣,而她,是三口家族最受宠的小辈,一旦被三口青木知道她被关押在夜门的永久地牢,三口家族必定会倾尽一切力量也要将她就出来。
        他并不将三口家族放在眼里,只是,夜门的永久地牢,关押着太多这个世界上本该不存在或者早已经对外宣称“死亡”了的人,而那些人,因为某些特殊甚至不为人知的原因,又并不是能简单与结束他们的生命来解决的,所以,只能暂时关押在夜门的永久地牢,一旦被放出来,后果,不堪设想。
        “莫司,如果是你,你想怎么做?”
        莫司知道夜修宸问的是什么,他略微沉吟了一下,说道。
        “属下认为,斩草要除根,如果她还留在这个世界上一天,那么,一旦让她抓住了一丝机会,她便会作出更加伤害别人的事情。”
        而他,绝对不允许自己再让他所在乎的人受到伤害,即便,那个女人,是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与他有肌肤之亲的女人。
        夜修宸淡淡点了点头,这十四年来,在他手上的杀戮不计其数,有时候,并不是天生嗜杀,而是,逼不得已。夜门稳定之后,他渐渐将夜氏家族的生意漂白,当初之所以没有立刻杀了苏允儿,也是因为,有了雨洛以后,他想减少自己的杀戮,好让自己的生命可以更长久一些,至少,要陪伴着她过完这一生。如若不是他的杀戮太重,他也不会失去他和她的第一个孩子。医生说,她以后怀孕的机会会很渺茫,他想要,停止杀戮,希望,因为,他手上的鲜血可以被洗涤,就当是,为了他和她以后,能够再度拥有两人孕育出的小生命。
        可是,如今,如果苏允儿不死,那么,雨洛的安全,就总是受到暗藏的威胁,而就算这样的几率几乎是渺茫的,哪怕是亿万分之一,他也绝对不允许发生。
        想到这里,夜修宸不再犹豫。
        “这件事,我要你亲自去办。”
        “是,少主。”
        莫司转身离开,静谧的书房内,夜修宸凝视着落地窗外的夜色,垂在身体两侧的拳头,紧紧握在一起……
        卧室内,雨洛舒舒服服泡了一个热水澡,又长又直的黑发湿哒哒地垂在胸前,有点难受。
        她爱长直发,从国小的时候就一直蓄着头发,到现在完完全全放下来的话,已经齐腰了,可是,长头发也有长头发的难处,每一次洗完澡,单单是弄干都要花好长的时间,又不能用吹风机,因为很伤头发,这点让她很是烦恼。
        穿好衣服,取下一条干燥的毛巾,雨洛一边低着脑袋擦着湿哒哒的头发,一边往卧室里走。
        蓦地,一只温热的大掌伸了过来,取走她手里的毛巾,连带着,身子也被圈禁一个宽阔温暖的怀抱。
        “洛洛,我帮你。”
        夜修宸一手将雨洛抱到了自己的腿上,摊开毛巾,帮她细细擦去头发上的水滴。
        被他像一个小孩子一样抱在他的腿上,雨洛很不自在,因为刚洗完澡的缘故,她身上就只穿着一件单薄的睡衣,隔着一层薄薄的布料,她都能感觉得到来自他身体的温度,灼热、滚烫。
        冰凉的手指,穿过她还冒着热气的头皮,引来她身体一阵微微的颤抖,他略带薄茧的手掌,不知道是有意还是无意,老是擦过她的脸颊,她越是躲避,他越是追随。
        心跳再度加速,雨洛不安地扭动着身体。
        “别动。”
        他俯身在她耳边沉着声警告,短短的两个字,像是从牙缝中挤出来的一样,夹杂着浓浓的隐忍。
        “放,放我下去……”
        雨洛的身体越发不自在,扭动得更加厉害,因为,她明显地感到,屁股下面,有一个硬硬的东西抵着她的臀肉。
        “真是个不乖的小东西!”
        夜修宸抱住她的纤腰,一个翻身,便将她压在了自己的身下,大手抚上了她柔嫩的脸颊。
        “洛洛,你真不乖。”
        夜修宸低笑着,声音沙哑蛊惑,俯下身作势要亲她。
        雨洛吓得不清,急忙别开脑袋。
        “不要了,我好累!”
        天知道她全身都要散架了,哪里经得起他的折腾?
        一声低低的促狭声传来,雨洛懊恼地瞪着身上的男人,原来他就是想逗她玩。
        “洛洛,来,别气了,让我抱抱。”
        夜修宸放任自己的身体松懈下来,将全身的重量都压在雨洛的身上,这样,全身交付给她的感觉,让他觉得很特别很好。
        卧室的壁灯温暖宜人,宽大的床上,男人趴在自己最爱的小女人身上,这些年来积累下来的疲惫与紧绷,这一刻,在她面前,他愿意卸下来。
        “夜修宸?”
        良久,雨洛看着身上的男人,轻轻地试探道。
        “嗯?”
        男人的声音慵懒极了,像上好的巧克力,丝滑润肺。
        “我有个问题想问你。”
        *
        谢谢亲们每天送的礼物和红包,大么么~~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