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6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保镖停止了踢打,狐疑地看着地上狼狈肮脏的女人,啐了一口。
        “你在开玩笑吧,莫先生会看上你这种女人?也不去撒泡尿照照自己的鬼德行!”
        “求你,我说的,是真的,求你告诉他,我真的怀了他的孩子……”
        苏允儿艰难哀求着,肺里一阵郁结,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保镖根本不相信她,脚一踢,便将她的身体甩了出去,拳打脚踢够了,又锁上了监狱门,带着嘲讽离去。
        苏允儿无力地躺在地上,她痛得全身无法动弹,心里,渐渐涌起浓浓的绝望。
        不知道过了多久,那只怪物突然起身,朝她这边走来。
        苏允儿困难地睁开眼睛,看了他一眼,突然自嘲地笑了起来。
        “看什么?我这样子,难道,你还有兴趣不成?好啊,反正迟早都是死,你要做,就赶快,趁着我还有一口气在。”
        “你怀了,莫司的孩子?”
        沙哑破碎的声音如沙砾摩擦硬纸壳的声音,一个字一个字刮过人的心房,引起一片鸡皮疙瘩。
        这是苏允儿被关进来以后,第一次听到这只怪物开口讲话,她曾经一度以为,他是个哑巴。
        “是又如何?”
        那只怪物没有说话,黑暗中,苏允儿注意到,他的眼睛里,闪过一道不易察觉的精光,带着难以克制的兴奋。
        这让她身体本能地一阵寒凉,毛骨悚然。
        “想逃出去?”
        良久,破碎的声音,又是一阵鸡皮疙瘩,怪物的视线落在她的声音,居高临下,好像在看一个失败的小丑。
        “你知道怎么出去?”
        他怎么会认识莫司?
        苏允儿戒备地看着他,不知道他在玩什么阴谋,他被关在这里这么多年,要是能逃出去,他怎么没有早逃出去?
        怪物没有回答她,嘴巴一咧,露出两颗堪比獠牙的牙齿,阴森森一笑,转过身,回到了原来的地方。
        “时机还没到……”
        什么时机?什么还没到?
        苏允儿想要问,却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去思考,整个人因为过度的疼痛而昏死过去……
        半山,夜宅。
        奢华低调的黑色兰博基尼内,夜修宸心情很好地开着车,薄唇弯弯,时不时看一眼副驾驶座上把自己缩成一个小乌龟的女人。
        雨洛的头埋得低低的,活像要把自己缩进乌龟壳里,透过后车镜,还能隐隐约约看到自己身上皱巴巴的衣服和凌乱的头发。
        最让人脸红心跳的是,到现在,身下那里,都还是粘腻一片,随着车子的每一次颠簸,那里,都好像有粘稠的液体流出来。
        真是,恨不得挖个地洞钻进去算了。
        这个男人的需求真是旺盛,体力惊人得可怕,而她,居然任由他在山顶,对她做出那种事情来。虽然山顶上没人,但却实实在在是打了一回“野战”。不,不只一回,她到现在,总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做一夜N次。
        正恨得牙痒痒之时,身旁开车的夜修宸,故意将车子开过一个水坑,雨洛惊呼一声,只觉得屁股地下一阵,那感觉,就跟来月事的时候侧漏一样,那感觉——
        死了算了!
        “你——”
        雨洛哀怨地瞪了他一眼,想要开口让他好好开车,他却一副正经的样子,仿佛她是在无理取闹。
        谁来告诉她,这个男人,怎么说变就变,还变得这么无赖?
        “洛洛生气了?”
        车子驶进夜宅的地下车库,夜修宸好笑地看着身边的女孩。
        “好啦,我逗你玩的。昨晚我累坏你了,我已经打电话让张妈替你方浩洗澡水了,赶快去泡个热水澡吧。”
        雨洛气结,心里的满腔怒气想要发作却又发作不出来,在她睡着的时候,他已经打电话回家让张妈替她放好了洗澡水,面对这样体贴的他,她突然就没有了怒气,只剩下莫名其妙的感动。
        她点了点头,确实,很累了,只想洗个澡,好好睡一觉。
        雨洛跟在夜修宸身后进了别墅,只见张妈迎了上来。
        “少爷,小姐。”她顿了顿,“少爷,有位先生找您,一早就到了,我打不通您的电话,他又执意不肯离去,所以我让他等您回来。”
        夜修宸眉毛一挑,有什么人会来夜宅找他?
        “他现在在哪里?”
        “夜先生。”
        张妈还未回答,一道沉稳的声音已经在他身后响起。
        雨洛回过头,只见来人是个约莫中年的男子,头发微微有些花白,五官死板严肃,带着不苟言笑的严厉,身上穿着一套黑色的日本传统和服,脚上踏着木屐,双手负在身后,站在客厅里,语气不带任何的温度。
        这个人雨洛是见过的,上一次在苏允儿举办的宴会上见到过,好像是苏允儿的父亲,叫做,三口青木。
        “什么风把三口先生吹来了?”
        夜修宸眼里浮现一丝冷意,面上却礼貌地笑着说道。
        “夜先生跟我的女儿已经订婚了,应该尊称我一声伯父才是,怎么如此生疏?”
        三口青木的脸上没有任何的笑意,冰冷严肃的视线在雨洛的身上扫了一眼。
        “你们中国人有句古话,无事不登三宝殿。我今天来,自然是思女情切,想见我女儿一面。”
        夜修宸面色不改,走近三口青木,不动声色地将雨洛护在自己的身后。
        “三口先生说笑了,既然三口先生这么思念令千金,怎么不直接去看望她,反而跑到我夜宅来呢?”
        三口青木脸色一沉。
        “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三口青木的女儿跟你夜修宸订了婚,难道夜先生想说,允儿没有跟你住在一起吗?”
        夜修宸摊了摊手:“事实确实如此。”
        雨洛心里一惊,她明明记得,苏允儿跟夜修宸订婚之后,是住进了夜宅的。从异国回来之后,一直有太多的事萦绕在她脑海中,以至于,苏允儿没有出现在夜宅了,她也没有注意。现在想来,从异国回来之后,就没见到过她。不过,夜修宸为什么要说,苏允儿没有来过夜宅?
        “夜先生,你不要跟我打太极,我今天来,就是为了要见我女儿一面,还请夜先生叫允儿出来。”
        三口青木的语气变得冷硬起来。
        夜修宸双眼微眯,黑眸中寒凝在积聚。
        “我只说一次,令千金,不在我这。”
        “啪!”
        三口青木猛地一拍面前的茶几,站了起来,他身后跟来的保镖也戒备地摸着腰间,那里,隐藏着武器。
        夜修宸脸色一凛,回头对吩咐张妈。
        “带小姐上楼,没有我的允许,不准下来。”
        “是,少爷。”
        他看向一旁满脸疑惑的雨洛,脸色缓了缓,带着一抹笑。
        “洛洛,先上楼去洗个澡,我待会儿上去找你。”
        雨洛心里虽然有疑问,但也明白现在不是开口问的时候,于是点了点头,跟在张妈身后上了楼。
        等雨洛的背影消失在楼梯拐角处之后,夜修宸脸上的笑容骤然消失,看着三口青木,冷冷地说道:“从来没有外人能进我夜宅佩戴枪支,三口先生也不例外。”
        夜修宸话音一落,隐藏在夜宅各个角落的暗卫便立刻出现在客厅里,将三口青木及其手下团团包围住。
        三口青木脸色一变,抬了抬手,他身后跟着的保镖立刻放下了武器。
        “夜先生何必这么认真,”三口青木笑了笑,“三口家族和夜家都快成为正式的亲家了,我的手下佩戴枪支,不过是为了防身而已。”
        “是吗?”夜修宸语气冷淡,“谁告诉你,三口家族和夜家会正式联姻?”
        “你,什么意思?”
        “三口族长是聪明人,我不想说第二遍。”
        “夜修宸,你不要欺人太甚!”
        “三口族长,”男人眉毛一挑,“在动手之前,也要看清自己,到底有几分胜算。”
        三口青木并不是好对付的角色,只是,他面前的这个男人,比他危险不知道多少倍,更何况他现在身在他的地盘,如果硬碰硬,他占不了丝毫的优势。
        “既然夜先生都说允儿不在这里,那么,我姑且相信夜先生一回,我们走。”
        他挥手示意,保镖便尾随他身后往别墅外走去,走到门口的时候,他停了下来,转身看向夜修宸。
        “夜先生,我三口家族也不是能任由他人欺负的,如果我知道允儿在你手上,我会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带回我的女儿。”
        “那要看,三口家族,有没有这个本事。”
        “你!”三口青木气得脸色发紫,“夜修宸,我们走着瞧!”
        夜修宸看着带着怒气离开的三口青木等人,敛了眸,若有所思,看来,有些事,他必须赶快做出决定,从今往后,他不再是一个人,他不愿意,让她,跟着他一起冒险。
        “叫莫司到书房见我。”
        他随口对一个手下命令道。
        “是,少主。”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