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205话
        “哒哒哒”的声音响起,是皮鞋与水泥地面撞击发出的响动。
        蜷缩在监狱房角落的苏允儿,神经突然紧绷起来,灵敏地竖起了耳朵,只听那“哒哒哒”的声音越来越靠近走廊的尽头。
        “嘭!”
        一个金属制的盆子被粗鲁地放到监狱房门口,然后很快,“哒哒哒”的声音便远去了。
        又到了每天定时送食物的时间,负责给永久地牢第三层送食物的保镖以极快的速度进来,给每一个监狱房分发一盆食物,然后又在最短的时间内离开。
        呆在这里不知道是第几天了,苏允儿总算明白过来,这里暗无天日,整日整日一片死寂,看守这里的保镖也视这里为蛇鼠集聚地,巴不得远离一点,再远离一点。
        这里,连只苍蝇都飞不出去,更遑论,一个活生生的人,要怎么避开所有保镖的眼线,逃出去。
        身后,照例的有了动静,那只身体里大概流淌着半只怪物血液的男人站起了身,缓缓像监狱房门口走去,他的身材很是魁梧,块头几乎是普通成年男子的两三倍,每走一步,这里的地面都好像在震动。
        几乎比人大腿还粗壮的胳膊伸出铁栅栏,将装着食物的铁盆拿了进来,回到原来的地方,不一会儿,就响起了食物在口腔里咀嚼的声音。
        黑暗中,苏允儿下意识咽了咽口水,双眼带着希冀,望着那个怪物的方向。一开始,她嫌弃这里的食物,每每一闻到空气中漂浮的腥臭味就想吐,根本吃不下去东西。然而,这只怪物不分昼夜对她的身体需索无度,没有食物的摄取,她的体力渐渐不支,意识也因为长时间过度的饥饿而有些不清醒。
        等到她愿意饥不择食的时候,却发现,那只怪物总是先她一步取完食物,然后独自一人想用,她不敢根本上前,常常只能捡他剩下的食物残渣下咽,可是,他的食量惊人,根本不会剩下什么东西,渐渐的,她已经快撑不下去了。
        除此之外,她还发现了一件很诡异的事情。
        正思考着,隔壁的监狱房,苏允儿正对着的位置,又想起了手掌击打铁条的声音。紧接着,那只怪物起身,走到了那个位置,然后,她听到了铁盆撞击铁条的声音。
        长时间生活在这片黑暗中,苏允儿的眼睛渐渐适应了下来,经过好几次的观察,她发现,每一次保镖送食物进来之后,隔壁的监狱房都会响起手掌拍打铁条的声音,之后,便是铁盆撞击铁条的声音,依稀能看到隔壁监狱房有人影在晃动。
        几次下来,她终于想通了,那只怪物,恐怕,是这永久地牢第三层的首领,那群人,每一餐的食物,都要分出一份拿来孝敬他。
        有了这个认知,苏允儿的脑子里开始急速思考着,可是,因为饥饿而越来越薄弱的意识让她无法继续思考下去,整个人,无力的瘫靠在墙角,肚子,早已经蔫瘪一片。
        恍恍惚惚之间,有一个巨大的黑影在她面前晃动着,然后,干燥的嘴唇边,传来一阵濡湿的感觉。
        饥饿让苏允儿本能地张开嘴,清冽甘甜的液体经由她的口腔,顺着干涩的喉咙流入胃里,润泽了她的全身每一个细胞,顿时觉得,好受许多。
        下一秒,一块坚硬的东西递到她的唇边,隐隐约约能闻出是面包的味道,苏允儿的胃一阵条件反射地痉挛,急忙别开头,支撑着墙壁,干呕起来。
        这一呕吐,便呕得昏天动地,好像要将胃里的最后一滴苦水都要刮出来,难受,双眼被冲击,眼泪夺眶而出。
        伴随着呕吐,苏允儿的脑中,闪过一个可怕的念头,顿时,全身汗毛竖立,心底,一片冰凉。
        终于停止了干呕,她颤抖着双手抚摸上自己饿得可以摸出骨头的小腹,双眼无神,空洞地盯着不知名的地方。
        距离……已经一个多月了……难道……
        这对苏允儿来说,是一个最可怕的事情,她如今身在夜门的永久地牢,如果这是真的,她无法,接受。
        那只怪物对她突如其来的呕吐并没有什么反应,随手将那块面包放到她的脚边,便回到了属于自己的角落里,靠着墙,养精蓄锐。
        苏允儿的双手,控制不住地颤抖着,她拿起那块硬邦邦的面包,咬了一口,强迫自己咽下去。
        如果,她的肚子里……那么,她绝对不能死,绝对要活着出去!
        一次次呕吐,又一次次逼迫自己吃下难以下咽的食物,只有这样,她才能有精力去思考,到底,要怎么逃出去。
        那只怪物对她的掠夺,并没有因为她的体力不支而网开一面,只要他吃饱了喝足,便会毫不留情地在她身体里留下他的气味。
        “轻,轻点,求你……”
        苏允儿死死咬着牙,护住自己的肚子,未知的恐惧让她不得不开口哀求,可是,这都是徒劳。
        怪物发泄完毕,苏允儿瘫软在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恶心的虫鼠毫不避讳地从她身上爬过,俨然把她当成了一只死物。
        猛然间,一枚散发着金黄色光泽的东西闯入眼帘,苏允儿艰难地伸出手,摩挲着将那个东西拽进手心里,拿到面前一看,这才发现,原来,是一枚黄金徽章,很是眼熟。
        她仔细回想着,突然想起,那日,将她关押进来的那两个保镖,两个人的胸前,都别着这样的徽章。
        她心里一动,眼睛里满是欣喜,紧紧地将这枚徽章拽在手里,也许,这就是她活着逃出去的一个很重要的筹码。
        苏允儿的想法果然没有错,这枚徽章,对于那些保镖来说,应该是身份和荣誉的象征,他们迟早会发现丢失了,然后回到这里来找的。
        沉重的铁门被推了起来,整层地牢都开始隐隐透着兴奋。
        苏允儿激动地抓着那枚金黄色的徽章,耳边听着急切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怎么没有?你快帮我找找啊!”
        其中一个保镖催促道,语气有些着急和烦躁。
        “你确定是掉在这里了?”
        另一个保镖问道,这里阴森森的,要不是同伴一定要拉着他来,他是绝对不会进来的。
        “我不确定,可是我到处都找遍了,要是再找不到,被上面知道了,我就完蛋了。”
        那个丢失了徽章的保镖几急死了,这是夜门中人的标志,要是丢了,不仅意味着他不再是夜门的人,而且,像他们这种人,一旦无缘无故脱离了夜门,必定会招来其余黑道组织的杀身之祸。所以,那枚徽章,说成是他们的命根子也不为过。
        “怎么会这样,到底掉在了哪里?”
        那保镖的语气已经开始惶恐,苏允儿嘴角一勾,觉得时机已经成熟,于是从黑暗的角落里走出来。
        “请问,你们,是在找这个吗?”
        那保镖一听到苏允儿的声音,忘了过去,苏允儿伸出手,摊开手心,立刻有金黄色的光芒闪耀开来。
        “果然在这!”
        他兴奋地冲了过来,眼看着就要伸手来抓过去,苏允儿却及时地往后闪退了一步,抽回了手。
        “你干什么?!还给我!”
        保镖气愤地吼道,手伸进铁栅栏里想要抓住苏允儿。
        后者笑了笑:“想要我还给你也可以,不过请你答应我一件事。”
        “笑话,我凭什么要答应你?”
        保镖嘲讽地说道,掏出钥匙,就要打开监狱的门。
        “不要过来,否则,我会毁掉它!”
        苏允儿将那枚徽章放到嘴里,作势要咬断它。
        保镖慌了:“什么事?”
        “我要见你们的少主。”
        苏允儿坚定地说道,一想到那个男人和那个女人的名字,她便恨不得杀了他们两个。
        保镖为难道:“少主不是说能见就能见的,我们一年到头也见不到一次的。”
        “我不管,如果我见不到夜修宸,我就毁掉这枚徽章!”
        苏允儿冷硬地说道,身体因为愤怒和激动而颤抖着,双眼通红,根本没有注意到,趁着她和这个保镖说话的间隙,另一个保镖已经绕道她的身后,劈手对着她的后脑勺打了下去。
        “啊——”
        苏允儿闷哼一声,整个人倒了下去。
        “MD,贱女人,敢威胁我!老子打死你!”
        那两个保镖发了疯一样对着苏允儿拳打脚踢,紧握的五指被坚硬的皮鞋踩在脚下,逼迫着她摊开手心,交出那枚徽章。
        唯一的筹码被人夺去,苏允儿心里一阵绝望,残破的身体蜷缩在一起,接受着对方使了蛮力的踢打。
        肚子一阵阵抽痛,苏允儿觉得好难受,求救般地看向黑暗中的那只怪物。
        “救,救我……”
        没有人理她。
        再这样下去,她一定会被活活打死的。
        “不要打了,求求你……”
        她死死抱住其中一个人的脚。
        “我不见你们少主了,求你,求你告诉莫司,告诉他,我有了他的孩子,求你告诉他,让他来见我一面,就当是,看在他的孩子的份上,求求你……”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