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204话
        车来人往的道路,因为雨洛的突然闯入,那些最前面的车不得不紧急刹住,后面的车没来得及看见,便直直撞了上来,一时间,整条马路上,一辆车撞一辆车,堵成了一条车河。
        “MD,走路不长眼睛啊?!”
        司机摇下车窗探出脑袋,粗鲁地骂着脏话。
        雨洛茫然地立在车流中,脑中一片空白,双腿像灌了铅,无法移动。
        “洛洛!”
        夜修宸匆忙推开面前的人,挤到马路中央,将雨洛拉离危险的境地,紧紧护在怀里。
        “MD,还愣在那里干什么?!别挡老子的道!”
        司机一个比一个粗鲁,夜修宸的黑眸冷冷地扫过去,身上散发出的寒凝,让那些欺软怕硬的司机一个个讪讪地住了口,将脑袋缩了回去。
        “洛洛,你没事吧?”
        雨洛摇着头,打了一个寒颤,眼泪就这么涌了出来,她扑进夜修宸的怀里,再也控制不住,放肆地大哭着。
        心里好难受,好难受,明明说好了不要去记起的,却偏偏忘不掉。
        “洛洛乖,不要哭了。”
        夜修宸生涩地拍着她的肩膀安慰着,心里把自己怨恨到了极点,为什么没有考虑周全,带她来了游乐园?早知道会让她触景伤情,他决计不会带她来的。
        怀里的女孩,不停抽泣着,泪水打湿了他的肩膀。
        “洛洛,别伤心了,我们先上车,好不好?”
        刚才的事情夜修宸还心有余悸,要是他来晚一点,要是她被车撞了,他不知道自己还能不能再承受一次这样的事情。
        上了车,雨洛的眼泪还是止不住,整个人无力地靠在夜修宸的怀里,肩膀不断竦动着。
        终于,哭得累了,雨洛窝在夜修宸的胸膛里,像一只被遗弃的小猫咪,脸上都是未风干的泪痕,看得他的心紧紧揪疼在一起。
        他细细用嘴唇吻****的眼泪,在心里微微叹了一口气。今天,是她的生日,十四年前,他终是没有实现他的诺言,而十四年后,他实现了当年的诺言,却让她再一次哭了。
        距离半夜十二点还有四个多小时,他要在这短短的四个小时里,给她一个难以忘怀的生日。
        引擎发动,车子启动,以平稳的速度行驶着,他调整了一下雨洛的身子,让她安安稳稳枕在自己的胸膛上,好好休息一下。
        等她醒过来,他会给她,一个惊喜……
        刚入夏的夜晚,凉风习习,透过车窗的缝隙,钻进车厢里,游走在吹弹可破的肌肤上,立刻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雨洛就是被一阵阵的凉意惊醒的,缓缓睁开眼睛,坐起身子,身上盖着的西装外套滑到了座位上,她捡起来,低头看了一眼,黑色的手工西装,是他的风格。
        她这才发现,自己是坐在车子里的,来时他骑着自行车载她,何时又变成了跑车?还有,他去了哪里?
        车窗外一片黑茫茫的,好在天空中悬挂着点点繁星,将一片的黑破开了少许,好让人的视线,也可以看清一些东西。
        雨洛下了车,凉风袭来,她犹豫了一下,将手中的西装披在了身上,接着星光,她依稀可以辨别出,这里,是一处山顶。
        可是,四周没有人,夜修宸他,去了哪里?
        她缓缓走到了山巅,不期然地发现,站在这里,俯瞰下去,这座城市的夜景便尽收眼底。
        高楼大厦,霓虹灯光,耳边,有蝈蝈的声音响起,没有最美,只有更美。
        雨洛深深吸了一口属于山顶也有的清新气息,张开双臂,好像就能拥抱整座城市,整个大自然。
        突然,身后传来一缕光芒,她疑惑地回过头,惊叹地说不出话来。
        面前,地面上,一只蜡烛被点燃,紧接着,第二根,第三根……
        短短十几秒的时间,几百根蜡烛被点燃,点点烛光萦绕在一起,围绕出一个大大的爱心,正中央,用蜡烛摆出了几个字——
        雨洛的眼睛被微热的烛光映照着朦胧起来,呼吸好像在这一刻停止了,那几个字,赫然是“夜love洛”。
        这样的情景,从来都是在偶像剧里看到过,或者,上大学时,那些胆子大的男孩子们用来向自己心爱的女生表白,而那,在她的眼里,是漂亮女孩子的专属。
        从不曾想到过,有那么一天,这样美好的事情,也会发生在她身上。
        摇曳的烛光中,这世界上最完美的男人,手里捧着一个蛋糕,缓缓而坚定地朝她走来。
        时间,好像过得好缓慢好缓慢。
        高大挺拔的男人,在她面前停了下来,富有磁性蛊惑的声音响起,黑眸专注地凝视着她的眼。
        “洛洛,生日快乐。”
        雨洛紧紧捂住自己的嘴唇,内心汹涌澎湃,无法掩饰自己的激动,傻傻的,不知所措。
        “夜修宸,我是在,做梦吗?”
        “傻瓜。”面前的男人,轻轻叹了一口气,牵起她的手,放到自己的侧脸上,来回摩挲,“感受到我的存在了吗?这不是梦。”
        “夜修宸,为什么要,对我这么好?”
        雨洛看着她,眼泪伴随着无声的抽泣溢出眼眶。
        夜修宸笑了笑:“我也想不明白,你这么傻,为什么我偏偏就是舍不得。”
        雨洛的心猛地一震,无数的暖流在体内蔓延流淌,十九年来,这是第一次,有人说,他舍不得她。
        不是没有人说过类似的话,聂少堂也曾对她说出那三个字,可是,为什么,同一个意思,从面前这个男人的嘴里说出来,她却,有种想要流泪的冲动,心灵的震撼,连她都措手不及。
        一直以来,她都以为,自己是恨这个男人的,可是,为什么,一次又一次拒绝不了他只是偶尔流露出的温柔,一遍又一遍地受伤却还是那么轻易将他原谅?
        如果,如果没有爱,那样痛的伤害,又怎会,轻易原谅?
        她,爱他?
        雨洛被自己突然升腾起来的念头吓到了,脑子里嗡嗡作响。
        “洛洛,你就这么感动?”
        夜修宸低沉的笑声响起,惊醒了雨洛的“胡思乱想”。
        她看着他手里捧着的蛋糕。
        “今天,是我的生日?”
        “傻瓜,你见过有谁能把自己的生日都忘了的?”
        十四年前的事情,两个人都很有默契地不再去提。
        “来,快点许生日愿望吧。”
        夜修宸将蛋糕放在干净的地上,拉着雨洛蹲了下来。
        “嘘,闭上眼睛。”
        雨洛听话地闭上了眼睛,双手合十放在自己的胸前,开始许下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的生日愿望。
        良久,她睁开了眼睛,眸子亮晶晶的。
        “好了。”
        “许了什么愿望?”
        夜修宸试探着问道,黑眸里有着暗藏的急切。
        “许了——”雨洛狡黠地一笑,语气故意一顿,“不告诉你。”
        “你确定?”
        男人的声音充满危险。
        “确定。”
        女孩子调皮地眨了眨眼睛,吐了吐舌头。
        “那就别后悔。”
        “啊——”
        雨洛惊呼一声,从地上跳了起来,尖叫着逃跑,夜修宸挑起一抹奶油,跟在她的后面追了上去。
        “洛洛,你逃不掉的。”
        低沉笃定的声音,像是别有深意,这一辈子,她都逃不掉。
        两个人,就像回到了十四年前初见时,像两个孩子,没有痛苦,没有烦恼,追逐嬉戏。
        不想被粘腻的奶油抹在自己的脸上,雨洛使出了吃奶的劲跑啊跑,可是,最后,还是逃不掉被夜修宸抓住,男人臂力惊人,箍住了她不放,本来以为自己的一张脸逃不掉被抹上奶油,雨洛急忙用手捂住自己的双颊,却没料到,嘴唇上突然传来一阵冰凉的触感——
        爱上了哺喂的男人啊。
        车厢里,车顶被打开,雨洛被夜修宸拥在怀里,枕在他的胸膛上,一起望着天空看星星。
        一片,静谧。
        “洛洛。”夜修宸的声音在她头顶响起,“答应我,以后,不要再伤心了,好吗?如果实在难受,一定要告诉我。”
        雨洛的身体微微颤抖,良久,她在他的怀里,点了点头。
        夜修宸搂住她腰间的手一紧:“洛洛,我答应你,以后,我们一定还会有自己的孩子,不只是一个,也许,会有两个,三个,很多很多。”
        明媚的双眸闪耀着激动的光芒:“可以吗?”
        “嗯。”
        短短一个字,夹杂着一辈子的承诺,沉重并甜蜜着。
        车上的表,指针指向十一点。
        “还记得我说过,今天,我是你的吗?”
        夜修宸的黑眸里精光一闪,轻轻在她耳边说着,分明在算计着怀里的女孩。
        雨洛有些尴尬,他的身子已经下滑到与她平行。
        “不想行使自己的权力吗?嗯?”
        “什,什么权力?”
        “比如——”
        夜修宸邪魅一笑,一偏头,便吻上了她的嘴。
        “唔——不要——”
        “乖,小声点,今天,我是你的,好好享受你的福利吧。”
        夜,一片旖旎……
        而远在城市的另一端,夜门,永久地牢的第三层,一场阴谋,才刚刚开始……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