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203话
        “夜修宸,你没事吧?”
        看着他吐得停不住的样子,雨洛有些担忧,走到他面前,轻轻地问道。
        “没——呕——”
        一句话还说了一个字,脑袋里、胃里一起翻滚,连肚子里的苦水都吐得一滴不剩。
        雨洛心里有些着急,跺了跺脚,突然跑开了,不一会儿,她又折了回来,手里拿着一瓶矿泉水。
        “漱漱口,喝点水,会好点。”
        轻柔的声音,如上好丝绸般柔滑,奇异地平复了夜修宸的眩晕和呕意,他接过她递过来的矿泉水,黑眸深深地看了她一眼,她眼中没有掩饰的担忧让他的眸光变得炙热。
        她,在关心他吗?
        漱了口,又喝了点水,胃里果然好受了一些,但是夜修宸的脸色却是更加难看了。
        气氛有些尴尬,雨洛想笑,她没见过哪个大男人会晕这些小孩子玩的游乐设施,更何况,这个晕云霄飞车的人,还是堂堂夜氏的总裁、夜门的少主。
        可是她又不能笑,她怕她一笑,他会气得扭头走掉,她还有好多想玩的没有玩呢。
        于是,她试探着安慰道。
        “那个,第一次坐,难免会出点差错的,第二次就好了。”
        夜修宸拧了眉,不看她,也不回答她的话。
        雨洛有些挫败,握紧了手,挺了挺小**说道。
        “真的,我第一次坐的时候也像你一样,不,我比你吐得还厉害,但是,我第二次坐的时候,就完全没有感觉了。”
        这一回,对面的人终于有了反应,黑眸探究地落在了她的身上。
        “你确定?”
        雨洛使劲点了点头,晕云霄飞车这种事情,一定伤害了他的男人自尊心,她要给他肯定的安慰。
        夜修宸的眉毛挑了起来,深邃的眸子里隐隐含着笑意。
        “洛洛,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三分钟前,你跟售票的工作人员说,你是第一次坐云霄飞车。”
        “咳咳——”
        雨洛被自己的口水呛到,心虚地看了一眼夜修宸,剧烈咳嗽着。
        “我的傻洛洛。”
        夜修宸眼里都是笑意,他的女孩,连安慰人都不会,可是,她却是真正地想要他好受一些。这样善良的她,让他怎么能够放手?
        “还没玩够吧?我帮你买通票,这样你就可以把你想玩的都玩一遍。”
        雨洛拿着夜修宸替她买来的通票,疑惑地问道。
        “你不跟我一起玩吗?”
        夜修宸嘴角一勾,笑得邪魅极了。
        “洛洛,你就这么想你的未来老公英年早逝?”
        “你——”
        雨洛瞪大了眼睛,偏偏无力还击,只能无奈地跺跺脚,半是害羞半是气氛地跑掉了。
        第一次来游乐园玩的人总是对一切都好奇的,恨不得将所有的项目都尝试一遍,雨洛也毫不例外,地上空中,水上陆地,隧道滑梯,被她以极快的速度一个一个攻下,常常是刚刚下了摩天轮,又跑去水上乐园,盯着被水沾湿的衣服,又去钻火车隧道。
        从旭日东升,到夕阳西下,十九岁的女孩儿,玩得不知疲惫。
        夜修宸坐在一旁的长木椅上,悠闲地将手放在扶手上,轻轻敲击着,眸光不曾让那个玩得忘我的女孩儿离开自己的视线一秒。
        雨洛终于累地走不动了,从旋转木马上下来,小脑袋晕乎乎的,眼前好像在冒着小星星,她急忙扶住一旁的圆柱子,大口大口喘着气。
        “累了?”
        夜修宸起身走了过去,递给她一瓶温热的水,看着她额头上淋漓的大汗,抽出纸巾心疼地替她擦拭着,动作轻柔的不可思议。
        因为他的这一举动,雨洛下意识绷直了身体,屏住呼吸,他和她之间靠得好近好近,她的鼻息之间缭绕着来自他身上的好闻的男性气息,而她的身上,一定是臭烘烘的汗味。
        想到这里,雨洛有些尴尬地退后一步。
        “那个,我自己来。”
        夜修宸哪里看不出她的小心思,他怎会让她如愿从他面前逃走,大手一伸,便霸道地勾住她的腰,将她捞回自己的怀里,俯下身,便在她满是汗水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埋首在她颈侧,深深吸了一口气。
        “洛洛,你,好香。”
        “胡,胡说。”
        她身上明明都是汗臭,连她自己都闻得到了,他居然说很香。
        “我哪有胡说?”他恶意地张开嘴,一口咬住她敏感的耳肉,“你的身上,哪一处地方我没有闻过?我怎么觉得,你的每一寸肌肤,都是香的,嗯?”
        雨洛的身上,每一根汗毛,拜夜修宸所赐,全部竖立起来。
        她惊愕地打量着面前的男人,末了,鬼使神差地伸出手,探到了他的额头上。
        “夜修宸,你今天,怎么了?”
        怎么跟吃错了药一样?以前的夜修宸,霸道,冷酷,残忍,而今天的他,好像成了一个十足十的痞子,无赖,还有,涩狼。
        夜修宸顺势取下她的小手,放在唇边吻了吻,眼神有些哀怨。
        “这样,不好吗?”
        满意地,又看到这个小女人红了脸。
        他真是爱死了这样逗她,没想到,她这么害羞。如果能天天看到她为他脸红的样子,试着改变一下自己,好像,也是一个不错的注意。
        “不,不是。”
        雨洛说不上这样的夜修宸,到底给她什么样的感觉,只是有一点,她可以确定,似乎,这样的他,没有以前那么难以接近了。
        而她,并不讨厌这种感觉。
        看着她眸子里一刹那划过的温柔,夜修宸心里一动,更加握紧了她的手。
        不知不觉,两人已经在游乐园呆了一整天了,现在已经临近傍晚,天色逐渐暗沉下来。
        突然的,空气中响起一道突兀的声音,雨洛欲盖弥彰地捂住了自己的小肚子。
        夜修宸好笑地看着她:“洛洛,饿了?”
        雨洛不好意思地点了点头,今天只顾着玩了,没怎么吃东西,热量都被体力消耗了。
        “那我们走吧,我现在带你去吃饭。”
        “好。”
        如来时一样,他的手,依然牵着她的,而她,没有了初始的不自在,任由他的手牵着,往游乐园门口走去。
        “哥哥,你的女朋友姐姐好漂亮,给她买个气球吧。”
        可爱的小男孩手里吃力地拽着一大把氢气球,夜修宸的眉毛下意识拧了起来,他担忧地看着身边的人儿,手紧了紧,他怎么忘记了这点,现在,任何一个小孩子出现在她面前,都有可能让她情绪失控。
        “洛洛——”
        他刚想开口,雨洛却出乎意料地在那小男孩面前蹲了下来,露出一个温柔的笑容。
        “小朋友,多少钱一只啊?”
        小男孩伸出五根手指头:“姐姐,只要五块钱。”
        雨洛心疼地看着面前的小男孩,这样五块钱一只的气球,就算卖一整天,也赚不了多少钱吧。
        雨洛的沉思在小男孩看来却是犹豫,他着急地拉住她的裙摆。
        “姐姐,五块钱很便宜了,你买一只吧,今天还没有哥哥姐姐买我的气球,没有钱,我就买不了文具了。”
        小男孩咬了咬牙。
        “姐姐,如果你嫌贵了,我给你算四块五毛钱一只好不好?”
        很小很小的孩子,幼稚的眼眸里带着气球,小手儿心急地拽着她的裙摆,雨洛只觉得鼻子一酸,眼眶像是被热气熏烤着,想要流泪。
        “这些气球,姐姐都要了,你赶快回家,明天还要上学呢。”
        “真的吗?”
        小男孩撑大了双眸,以为自己听错了。
        “姐姐没有骗你。”
        身旁的夜修宸掏出钱夹,抽了几张钞票塞到小男孩的衣兜里,伸手接过他手里的气球。
        “快回去吧。”
        夜修宸摸了摸小男孩的脑袋,拉着雨洛离开了。
        小男孩从兜里掏出夜修宸给的钱,发现是那些气球价格的好几倍,于是急忙想要追上去,可是,自己的胳膊腿儿太短,才跑了几步,他们已经消失在门口了。
        他默默地将钱捏在手里,轻轻地说道,谢谢哥哥,谢谢姐姐。
        “洛洛,你在这里等我,我去取车。”
        雨洛从沉思中回过神来:“好。”
        夜修宸将手中的气球递给她:“站在这里不要动,我很快就回来。”
        雨洛恍惚地点了点头,心底深处,想要刻意去忘记的事情,再一次被唤醒。如果,如果她肚子里的小生命还在,已经三个月多大了吧,也许,再过半年,就会生下来了,再过几年,大概,就像刚才那个小男孩一样大了吧。
        想起刚才那个卖气球的小男孩,那么小,却出来卖气球换自己买文具的钱,他的爸爸妈妈呢?如果是她的宝宝,她一定会用自己的生命去呵护,不让他受苦。只是,没有如果了。
        浓浓的惆怅蔓延在心头,一点一点,侵蚀着她整个思绪,身体里的力气像是被人抽空,手一软,气球便腾空飞了出去。
        雨洛一惊,回过神来,气球已经飞到对面去了,她本能地追了出去,却没有想到,这是在车水马龙的街道边。
        “洛洛!”
        夜修宸惊恐地下了车,冲向马路中央失了神的女孩,一时之间,刹车声、碰撞声、咒骂声,腾空迭起。
        *
        串串的话:甜蜜写得差不多了~~~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