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洛洛,懒洛洛,起床了。”
        温馨的卧室里,中央宽大的床上,夜修宸两只胳膊紧了紧,怀里的柔软仍在,眼睛还未睁开,薄唇已先轻启,嗓音带着刚睡醒时候的沙哑。
        没有听到怀里人的回应,夜修宸挑了挑眉,抬起手想要去揉揉雨洛的脑袋,却发现手下的触感诡异的一片光滑。
        黑眸倏地睁开,低头一看,怀里哪里是自己心爱的女孩,分明就是一颗没有生命的枕头。
        视线急忙匆匆扫过四下,她不在,翻身下床,冲进浴室,却发现里面也是空空的。
        夜修宸心里一惊,站在卧室里,焦躁地扒了扒自己的黑发,突然有些不知所措。
        他是在做梦吗?梦见,她又从他身边消失了?
        “啊——”
        怔楞之间,卧室门口突然响起一声尖叫。
        夜修宸黑眸冷冷扫过去,年轻的女佣吓得急忙低下头,脸色通红一片,说话结结巴巴。
        “少,少爷……”
        她本来是打算来收拾屋子的,没想到会撞到这么让人血脉贲张的一幕。
        她的手指颤抖着指向夜修宸,他顺着她的视线一低头,嘴角忍不住抽了抽,此时此刻,他全身上下,竟然只穿着一条**,露出大片大片小麦色的健康肌肤,几乎完美的身材,任谁见了都忍不住脸红心跳,更何况是一个一直以来就崇拜自家少爷的小女佣。
        夜修宸握拳抵在下唇,轻咳了一声。
        “小姐呢?”
        “在,在楼下。”
        “没你事了,下去吧。”
        女佣对着自家少爷行了一个礼,急忙害羞地跑掉。
        夜修宸松了一口气,都是那个小女人,害得她昨晚失控,累得没来得及穿好睡衣便拥着她睡过去了,今早无端端在他怀里消失,害得他再一次失控,以至于忘记了身上没有穿什么衣服,还被下人看到。不过,明明该生她的气的,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心里,却荡漾着一股异样的暖流,仿佛这样为她而生的失控,是他心甘情愿甚至甘之如饴的。
        想到这里,他忍不住笑了笑,常年不变的冰山冷酷的脸庞上,也因此变得生动许多。
        知道她没事,也没有离开,就好好地在楼下等着他,夜修宸不紧不慢地取过衣服,站在落地镜前一一穿戴,镜子里,映射出他宽阔结实的肩膀,那上面,多出了几条红肿的痕迹,长长的,透着血丝。
        不用怀疑,这都是那个小女人的杰作。
        昨晚,她在他的一波强过一波的攻势下节节败退,受不住了,便用指甲在他身上四处挠抓,那个笨蛋不知道,那种时候,混合着这一点点痛,反而更加让男人兴奋。
        唔,不能再想了,在这么想下去,他会忍不住立刻冲到楼下把她抓上来扔到床上,狠狠的,再折磨她一次的。
        不过,他可不能任由自己心里的想法来,今天,可是一个特别的日子,他还有好多好多重要的事情要和她一起做。
        穿戴好之后,夜修宸推开门往楼下走去,他现在可是迫不及待想要见到她了。
        楼下,客厅里的佣人们在各司其职,黑眸在客厅里寻找着,却仍旧不见雨洛的影子。
        他正想开口问,却问道空气中漂浮着一股奇异的味道,好像是,有什么东西烧糊了?
        他示意下人不要说话,循着这股味道找过去,走到了客厅自带的小厨房门口。
        厨房里,雨洛正背对着他,腰间系着一条可爱的卡通图案的围裙,在手忙脚乱地弄着什么东西,背影忙碌着,一手拿着锅铲,一手端着盘子,好像有那么几秒钟不知道该做什么。
        夜修宸唇角微勾,双手环着胸,背斜靠在厨房门口,好整以暇地看着这个手忙脚乱的小女人下面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她好像在思考,嘴里喃喃着什么。
        然而,让夜修宸撑大眼眸的事情发生了,她突然放下右手的盘子,取下一只碗,身子前倾,拧开水龙头接了小半碗水,然后,对着面前的东西,毫不犹豫地将那小半碗水泼了进去。
        “啊!”
        短促而急切的尖叫声响起,雨洛吓得手里的锅铲滑落,急忙退后几步,却不小心踩到地上的什么东西,滑滑的,整个人重心不稳往后倒去。
        夜修宸这下再也看不下去了,急忙大步上前,搂住她下坠的身体。
        “你在做什么?!”
        没有预料中的疼痛,雨洛被一双大掌接住了身体,稳稳地放到一旁,她刚站稳,头顶便响起一声压抑的暴怒。
        她眉毛一跳,自知理亏,面前的男人,下颚绷得死死的,眸中燃烧着怒气,她的手腕处传来灼痛的感觉,她却不敢去处理,只能低着头不语,暗中在衣服上磨蹭着,希望能减轻一些痛意。
        汹涌的黑眸,在触及她红肿的手腕时,怒气一下子退散下去,
        他不由分说地拾起她纤细的手臂,避开她被灼伤的地方,轻轻握住,那只手恰是她用玻璃碎片割破手腕的手,看着残留着疤痕的那里红肿一片还夹杂着小油泡的样子,他的怒气又窜了上来。
        “你到底在做什么?!把自己弄成这样?!真不知道该说你是笨蛋还是傻瓜!”
        雨洛自知理亏,小声地说道:“对不起。”
        不过,笨蛋和傻瓜,不都是骂她白痴吗?
        她这副样子,活像是他夜修宸欺负了她似的。
        “好了,告诉我,你在做什么?”
        他取下厨房里常备的药膏,用湿毛巾替她擦拭后,涂抹上药膏,尽量让自己的语气放缓。
        他不问还好,他这一问,雨洛好像身子一僵,有些焦躁。
        夜修宸疑惑地看向那只关了火还在冒着烟的煎锅,视线落在地上刚才害得她差点摔倒的罪魁祸首,竟然是一只打碎了的鸡蛋,不止如此,顺着看过去,那只被她不小心踢到的垃圾桶里,也装着许多蛋壳,还有黑糊糊一团一团的东西。
        视线就这么凝住了,这样的场景,他再熟悉不过,因为曾经,他也做过。
        *
        夜夜说,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什么特别滴日子捏?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