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197话
        这座城市,繁华,热闹,有着在世界上都能产生重要影响的企业、金融中心,也生活着国内乃至国际上都占据着举足轻重地位的大人物。
        然而,繁华热闹的外表底下,黑道的位置,也同样不可忽视。自古黑白两道势不两立,却也是有白必有黑。
        同样,在这个发展得如日中天的城市某个角落,有着常人无法想象的恐怖地带。
        城市,郊外。
        这是一座仿意大利文艺复兴时期建筑风格的别墅,从外观看上去不大,甚至是陈旧的。这座城市的郊外,有钱人家的别墅多得去了,各式各样建筑风格的都有。因而,这座看上去不太显眼旧别墅,自然而然容易被看到的人归为有钱人家废弃之地或者偶尔消遣度假的场所。
        走近了,如若仔细观察了,才发现,看上去破败废弃的别墅,实则在安排了门卫守着,眼尖的人,也许会发现,在暗处,有不少的保镖守着,呆上一天,还能看到他们在特定的时间换岗,二十四小时,不分白昼,都有人严密把守。
        这座别墅,看上去与别的别墅没有太大差别,里面有着奢华的客厅、卧室、花园等,只是,从外表看不透的地方,是它的底层。
        地狱分为十八层,越往下,表示所犯的罪孽越是深重。
        夜门的永久地牢,虽然没有十八层那么壮观,却也分为了三层。第一层关押正在接受审问的敌对者,第二层,关押这个组织的背叛者,第三层关押的人,没有人知道,他们犯了什么错,也没有人说得清,他们在这里,被关押了多少年了,生生死死,年复一年。
        永久地牢的第三层,潮湿,阴森,没有人气。
        而这一切,都被一个女人的到来,打破了,一一眼望不到边的黑洞里,一双双远离人烟太久的眼睛,因为这个人的到来,而迸发出了几不可见的精光。
        “放开我,放开,我不要进去,不要——”
        苏允儿疯狂的大吼大叫,激动地想要挣脱胳膊上的束缚。
        静谧了太久的永久地牢第三层,一进去,便迎面扑来一股腐朽的气息。
        负责将苏允儿押到这里的两个保镖皱了皱眉,对这里明显有些厌恶与恶心,要不是上面下了命令,谁也不愿意踏足这个永远不见天日的地方,就算是这样,也是保镖之间采取了自己的方式最终选派出了他们两个倒霉鬼来办这件事。
        倒霉,真是倒霉!
        “啊——放开我啊——你们是疯子,疯子——”
        此时的苏允儿,身上华丽的衣裳已经肮脏,酒红色的**浪卷发已然凌乱,面色,早已经进入地牢口的时候就失去了血色,心脏因为害怕而剧烈跳动着。
        “吼什么吼?!”
        保镖不耐烦地啐了一口,压着濒临疯狂的苏允儿一路,沿着漆黑的走廊往地牢深处走去。
        夜门的永久地牢,每一层,都被隔成了一个个独立的监狱房,有的关押了人,有的,并没有。
        这第三层,从来都是没有灯光的,只能凭着自己的眼睛对黑暗的适应,走进了,才能勉强辨别方向与监狱房门所在。
        “夜,救命啊——我错了,放我出去,出去——”
        苏允儿还在疯狂挣扎着吼叫着,可是没有人理会她。
        猛然间,全身一阵剧烈的颤抖,苏允儿只觉得头皮发麻,黑暗中,像是有无数道灼热恐怖的视线在盯着她,浑身上下,来来回回,贪婪,血腥。
        脚上名贵的高跟鞋不知道何时已经脱落,光露在外的脚背上,突然被什么东西爬过,冰冰凉凉,濡湿粘腻。
        “啊!”
        苏允儿惊恐地睁大了双眼,拼了命尖叫、挣扎。
        “别动!”
        保镖愤怒了,手上用了力,苏允儿呼痛,张着嘴唇发不出声音,只能闷哼着,喘气着。
        “有,有鬼——”
        她艰难地说道,喉咙哽咽,像是被什么人用手摁住,掐住,死死用力,连呼吸都变得困难。
        “闭嘴!”
        保镖立刻啐道,虽然如此,两个人,却不约而同地感觉到仿佛有一股森寒的气息,从脚底下慢慢窜了起来,一路晚上,只冲击得人的头皮发麻。
        这里太黑,关押的人太过恐怖,进来这么久,根本没有听到一丝的响动。
        这里,常年没有人进来,谁知道那些人到底是不是还活着,死了,这里看守严密,恐怕,连鬼混都飘不出去。
        既然飘不出去,那么,便只能在这个空间游荡。
        关于鬼怪的传说,一般人,都是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即便是经过专业技能训练的保镖,也不能免俗。
        “喂,你,有没有听到什么声音?”
        其中一个保镖压低了声音,用手肘撞了一下另一个保镖。
        “没,没有,好,好像,又有……”
        另一个保镖明显害怕了,说话都开始结结巴巴。
        “那,那我们赶快出去吧,这里怪阴森诡异的,还是外面好。”
        “好,好……”
        长长的走廊已经走到了尽头,还是没有找到哪一间监狱房是空着的,确切来说,这里太黑,根本看不清哪些监狱房里关了人,甚至,连人在哪里都不知道。
        “不管了,就这间吧。”
        胆子大一点的那个保镖咬咬牙下了决定。
        “进去!”
        他掏出钥匙,按照顺序找到了最近的一间监狱房的钥匙,哆哆嗦嗦地打开了,往苏允儿后背推了一把,她便踉踉跄跄撞了进去,跌倒在地。
        “哐当——”
        牢房门被重新关闭,上锁。
        “你们要干什么?放我出去!你们要去哪?你们知不知道我是谁?放我出去,出去——”
        苏允儿发了疯一样使劲摇晃着监狱房门,却怎么也推不开来。
        两个保镖恍若未闻,加快了脚步往外走去,反正能进这里的人就别想要有出去的一天,他怕什么?
        巨大的关门声传来,永久地牢的第三层,再度陷入了一片死静。
        “啊——”
        不知道过了过久,苏允儿喊累了,嗓子沙哑了,身体顺着牢房门滑落,双眸空洞,心里一片绝望,嘴里无意识地喃喃着。
        “放我出去,出去……”
        然而,蓦地,死水一片的空气中,突然被搅动,苏允儿身后,响起了镣铐与水泥地面摩擦的声音。
        “哐——哐——哐——”
        一下重,一下轻,与地面摩擦的声音营造出一种恐怖的氛围,越来越近,越来越近。
        苏允儿身体猛地一僵,呼吸一滞,抓住牢房门铁条的手在颤抖,嘴唇哆哆嗦嗦,不敢回头,也不敢动弹。
        那声音,又陡然消失了,就像响起时候的突兀一样,惊悚,诡异。
        苏允儿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身体刚要松懈下来,下一秒,却被另一种窸窸窣窣的响动震慑地差点咬断自己的舌头。
        有人,或者,有鬼魂,在她的身后蹲了下来。
        “哈——”
        那个东西,哈了一口气,“嘶嘶”的声音,让苏允儿想起了可怕的蟒蛇。
        握着铁条的手指骨节泛白,蓦地,颈侧传来一种痒痒的感觉,紧接着,巨大的腥臭气息传来,一股恶心的粘湿的触感从颈侧的肌肤传来。
        “啊——”
        苏允儿再也承受不住这样的惊恐和折磨,整个人从地上弹跳起来,像一只无头苍蝇,在密闭的牢笼里逃窜。
        那个东西没有追上来,苏允儿却不敢停下,跌跌撞撞,终于透支了体力,倒在墙角,大口大口喘着气,视线,戒备地在四周逡巡着。
        猛然间,眸子,几欲撑裂。
        苏允儿忘记了呼吸,面前站着一团黑影,一步步逼近自己,近了,近到,她看到了这一辈子见过的最恶心的一张脸。
        堆积如山的污垢,破如朽布的衣服,腥臭的体味,油腻肮脏的头发胡子,这,根本称不上是一张脸,五官,完全被污垢掩盖,模糊一片。
        “不要过来,不要过来……”
        苏允儿害怕,前所未有的害怕,人害怕到了顶点,手脚冰冷,四肢发抖,动也动不得。
        然而,那个怪物,并没有因为她的讨饶她的哀求而停止脚步,依稀可以辨别出来的浑浊眼睛里,迸发出了奇异的精光。
        就好像,一只吸血鬼,太久太久没有见到新鲜的血液,突然见到时,连眸光都是精彩兴奋的。
        “救命啊——”
        苏允儿用尽全身力气往外跑,大腿却被一只油腻的手掌抓住。
        “呲啦——”
        本就残破的衣服被瞬间撕裂,破布翻飞,凉意混合着恐惧之意像**爆发的能量般迅猛涌上心头。
        苏允儿的喉咙,再也发不出任何声音,因为,身体,属于她最珍贵的地方,被一个又粗又硬的东西,刺了进去。
        心里,再也没有了希望,绝望,铺天盖顶,将苏允儿完完全全笼罩。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一天,也许是两天,也许……
        那个怪物终于满足了,像扔破布娃娃一样将苏允儿扔在地上,她的身下,一片狼藉,嘴角,泛着白沫。
        唯有一双眼睛,里面,汹涌的恨意集聚、再集聚。
        夜修宸,雨洛,我恨你,你们最好求神拜佛别让我苏允儿有出去的一天……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