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196话
        薄唇再度覆上她的,以一种常人无法承受的灼热熨贴着她红肿的唇瓣。
        含住,吸吮,撬开,汲取……
        她的味道,他永远也尝不够,不想停下来,也停不下来了。
        夜修宸终于离开了她的唇瓣,薄唇犹不知餍足地黏在她的脸颊上,从她光洁的额头,到不安颤动着的睫毛,到绯红的脸颊,再到巧翘的小鼻梁,最后是尖细的下颚,一点一点地磨,一点一点地吻,直到小女人承受不住他这样的折磨,两只小手紧紧拽着身下的床单,身体随着他每一次吻的落下而颤栗,一双眼眸,像是含了水,蒙上了一层雾气,氤氲着,迷蒙地望进他的黑眸,带着小小的哀求,无形中撩拨着他的心。
        “洛洛,你真美。”
        男人最愿意看到的,是自己的女人动情时刻为自己绽放的美丽,这种美,独一无二,只是他的专属;这种美,惊心动魄,只有他一个人能体会,也只能让他看到。
        “答应我,以后,不准让别的男人碰你,哪怕,一根手指头,都不行。”
        夜修宸的手指很漂亮,修长,带着健康的小麦色,缓缓抚摸着身下这个他爱死了的女孩,小麦色的手指贴上雨洛白皙透腻的肌肤,鲜明的视觉冲击,让他体内的渴望来得更浓更深更具有毁灭性。
        很快,男人再度俯下身子,嘴唇贴了上去,紧紧追随着手指的步伐,一步一步,直到,手指将她身体的每一寸肌肤抚摸遍,嘴唇,将她身体的每一个角落吻遍。
        “不,不要了……”
        雨洛的眉毛因为慌乱而紧紧皱在了一起,他的吻那么慢那么绵,却又那么具有侵略性,她越是反抗,越是哀求,他回应的,便是越加霸道越加邪肆进犯。
        雨洛的身体颤栗着,这种感觉,让她即使看不到,也能强烈地感受到,更无法忽略,嘴唇带来的濡湿感觉,就像一支饱蘸墨水的画笔,她的身体,被当做了一张画布,他的唇,在那上面涂涂抹抹,直到,洁白的画布,被完完全全染上了他的气息。
        “洛洛,舒服吗?”
        夜修宸逼近雨洛的脸,冷峻的脸庞上,此刻因为隐忍而溢出了些许薄汗,黑眸一动不动地锁住她的,要将她每一个表情变化看得清清楚楚,刻进自己的心底。
        雨洛死死咬着牙,不让自己发出羞人的声音,身下,属于女孩子最秘密的地方,被男人修长的手指占据,一下一下,时重时轻地动作着。
        说没有感觉是骗人的,初始被异物侵入的不适之感,随着他颇有技巧的撩动而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种熟悉却又陌生的感觉,萦绕在心尖上,酥酥麻麻,上也不是,下也不是。
        “洛洛,如果舒服,就说出来,别憋着自己。”
        夜修宸心疼地看着她被牙齿折磨着的下唇瓣,忍不住伸出手指掰开她的牙齿,修长的手指进入她的嘴里,翻搅着,她温暖的口腔将他的手指团团裹住,一种前所未有的冲击蓦地窜上他的身下。
        “嗯!”
        夜修宸控制不住,闷哼一声,继而懊恼地看着她,发泄般地突然将埋在她身下的手指一顶。
        “啊——”
        他突然加快的速度与深度让雨洛再也承受不住,一声吟语就这么冲破防线。
        夜修宸满意地重新放缓了手指的速度,看着她微张着嘴唇无声地喘着气,心情大好,他是一个男人,没理由他的女人都没开始叫,他反倒忍不住闷哼出声,这是一件很让他懊恼的事情,非得让她在他的折磨与取悦下也出声不可。
        身下的小女人,已然双眼迷离,身体明显动了情,脑子里一片茫然,全身上下都化作了一个点,几种在他手指造反的地方。
        这样的她,这样让人心动的她,让他,身下的某个部位,已经胀痛到不行,夜修宸眼眸一沉,越加逼近雨洛。
        “洛洛,我忍不住了……”
        暗示性的话语让雨洛猛地从迷离中清醒过来,他黑眸暗沉地可怕,里面隐藏着她再熟悉不过的东西。
        “不要——”
        雨洛瞳孔一缩,身体条件反射地翻身要往床头躲,手脚并用地往前爬去。
        “洛洛,你要逃到哪里去?”
        夜修宸嘴唇邪魅地勾起,没有立刻阻止他,而是慢条斯理地褪掉自己身上的阻碍,好整以暇地环抱着双臂,看着她逃脱的傻样。
        “啊——”
        雨洛心里一惊,自己的双手和双腿,仿佛不再受自己控制,刚一动,整个身体便瘫倒下去,手软,脚软,惊异地使不出一点力气。
        脸颊朝下,趴在大床上,雨洛难受地喘着气,全身上下,酸软得不可思议,身体里,像是被一道热流控制,熏得软软的、热热的,像是很舒服,舒服到,一点也不想动,一点也动不了。
        好可怕!
        “洛洛,怎么不逃了?”夜修宸戏谑地笑着,靠近她的身后,俯下身子,在她耳边问道,“这么快就累了,嗯?”
        “你……不要说……”
        他怎么可以,说这么露骨的话,这么,嘲讽。
        “洛洛,我可以认为你这是在害羞吗?”
        她的双颊绯红,像熟透的苹果,煞是好看。
        “又或者,你是觉得,我还不够努力,没有让你累到?”
        夜修宸歪着脑袋,一副思考的样子,雨洛又羞又气,他分明,就是在耍她!
        这个男人,太懂得怎么撩动女孩子的身体,刚才,她亲身领略过他娴熟高超的技巧。不知道为什么,脑海中,突然浮现出那一夜,自己的卧室里,墙壁角落,他和苏允儿……
        这样对他,是不是也曾在床上如此对待过苏允儿,对待过别的女人?
        想到这里,雨洛只觉得鼻子一酸,眼眶胀热,有雾气在上涌,在蒸腾。
        他说,她不过是他可有可无的女人……他说,他不在乎她,更不在乎她肚子里的孩子……可他,却又说,他所做的这一切都不后悔,只要,她还活着……他还说,他,爱她……
        彼时的他,此时的他,到底哪一个,才是真正的他?到底,她该相信,他的哪句话?
        “洛洛,真害羞了?”
        雨洛的身体是背对着夜修宸的,他没有发现她情绪的变化,一双黑眸,完全被他眼前所看到的景象所吸引。
        她的后背上,有着漂亮的蝴蝶骨,整个身子,向他呈现一种美好可人的弧度,肌肤奶白,像是刚从牛奶中沐浴而出的婴儿,阵阵奶香,不断刺激着他的感官,他的身体。
        夜修宸再也忍不住,身体,沿着她的后背完完全全覆盖上去。
        “洛洛,我会轻一点……”
        他再也无法隐忍,也不想隐忍,放任自己,以这种最原始的姿势,进入了她。
        她的体内,温热,致紧,忘了快多久没有要她,夜修宸哪里还控制得住,眸色通红,动作越加迅速野狂。
        “啊——好痛——”
        他的手,箍在她的后腰处,他的动作太猛太激烈,牵动了她的伤口,穿透疤痕,直直撞进她的骨髓里。
        痛,钻心刺骨的痛!
        眼泪,几乎是立刻就上涌出来,她哭着,身体再也支撑不住,趴在枕头上,抽泣着。
        男人食髓知味,所有的听觉视觉都被体内汹涌咆哮的对她身体的渴望所淹没,他看不到她的眼泪,听不到他的哀求与哭泣,只顾,疯狂的感受自己在她体内的那种魂销骨蚀。
        “不要了,好痛,好难受……”
        雨洛觉得,自己的身体,在他激烈的撞动下,像是要从腰部断裂开来,她苦苦哀求着,伸出手够到身后,想要掰开他带着滚烫温度的手,却在下一秒,被他有一个迅猛的动作冲击得撞向床头。
        好,难受……
        雨洛的心里,渐渐的,浮现出一抹心酸,越来越浓,越来越浓。
        自己于他,是不是,就是一个用来发泄的工具罢了,想要,便随时可以要,不顾她的挣扎,不顾她的反抗,也不顾,她是不是痛,是不是难受,是不是,就快死掉……
        她不在反抗,任由他在她身体里动作着,缓缓闭上双眼,只求他快点结束。
        夜修宸太久没有要她,哪里知道满足,这一要,便是一整夜过去了,等到终于到达最高点,理智渐渐回笼,他才惊慌地发现身下的人儿早已经昏死过去。
        “洛洛?”
        他急忙从她身体里退出,扶住她的双肩将她掰转过来,她的脸色苍白,头发被汗水浸湿,黏在小脸儿上。腰部,也被他的手指掐出一道道五指印。
        夜修宸又是惊慌又是懊恼,急忙起身拧了热毛巾,仔仔细细替她擦拭着身体。
        “洛洛,对不起,我只是,太想你了……”
        在她额头轻轻落下一个吻,夜修宸让她枕在自己的胸膛上,心满意足安睡过去。
        他并没有发现,怀里的人儿,眼角,无声地滑落一滴晶莹的泪珠……
        *
        这是传说中的那啥,因为是和谐时代,所以前戏写得比较多,动作也写得比较隐晦,亲们将就看吧~~~串串叹气,爬走,继续码字~~~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