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193话
        一周的时间过去,雨洛的情况并没有得到好转,一日三餐不进食,便只好闵医师每天来夜宅一次为她注射营养剂,以此维持身体的正常运转。
        但是,这样长久下去也不是办法,她的身体一天比一天消瘦下去,不过短短七天的时间,便已经比回国之时瘦了一圈,本就清瘦的小脸上,以往明媚的大眼深深陷了下去,下颚的尖细轮廓越加凸显。
        书房里,夜修宸坐在宽大的书桌前整理着从公司带回来的资料,回国以后,花了一天的时间将夜氏之前积累下来的事情处理好,这一周来,他没有去公司,秘书每天会将最重要的文件送到夜宅来让他签字、处理,剩下的日常事务,都交给了公司的各个高层员工打理。雨洛的情况,他放心不下,上次自杀事件还让他心有余悸,无论如何,他是几乎寸步不离地守在她身边。
        “少主,黑手党那边放出了向夜门示好的消息。”
        “怎么说?”
        夜修宸放下笔,揉了揉发胀的太阳**,英挺的脸上隐隐透着疲惫,抬头的时候,习惯性看了一眼书房墙上亮着的宽大电子屏幕,屏幕里,是他心牵念放不下的女孩,此刻,正依靠在床边,只看得到她的背影,如此而已,却让他的嘴角不自觉地牵出一抹弧度。
        “我们杀了金坤,原本以为黑手党总部那边不会善罢甘休,事实却相反,他们组织内目前当家作主的人早就看金坤不顺眼了,我们这次,在某种程度上来说,是顺了总部那边的意。另一方面,总部那边的人并不像金坤一样自不量力,对夜门到底是有几分忌惮的,不然也不会在道上的人都准备坐收黑手党和夜门争斗之后的渔翁之利时,主动放出示好的消息。”
        “嗯。”
        夜修宸点了点头,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如果黑手党总部真的要为了给金坤报仇而向夜门发起挑衅,他真的没有办法全身心投入,现在的他,只希望时时刻刻都留在她的身边。
        莫司报告完了之后,欲言又止,似乎还有话说。
        夜修宸看了他一眼:“没事的话,先下去吧。”
        “是,少主。”
        莫司转过身,书房内只开了壁灯,昏黄的灯光照在他离去的身影上,颠颠簸簸,黑眸里的视线不起然撞上,瞳孔一缩。
        “莫司。”夜修宸开口,眸光落在他走路时明显慢了半拍的左腿上。
        莫司脚步一滞,恭敬地问道:“少主还有什么吩咐?”
        “为什么?”
        只三个字,一个问题,莫司却了然夜修宸话里问的是什么。
        “少主,是莫司心甘情愿。”莫司的头深深埋下,“莫司知道,就算是莫司害得小姐被金坤抓走,少主开枪,也是手下留情了的。莫司之所以没有接受治疗,是想这一辈子,都记住莫司曾经犯下的错,请少主成全。”
        他腿上的枪伤,完全可以康复,康复之后,与中枪之前的情况无异,而他,却放弃了这个机会,从此,左腿残废。
        骨节分明的五指紧缩,金属制的钢笔在掌中几欲扭曲。
        “下去。”
        夜修宸的声音低沉,夹杂了一种复杂的语气。
        “是,少主。”
        莫司声音哽咽,转过身,颠簸着身体走了出去。
        “啪!”
        极硬的钢笔在掌中断裂成两截,夜修宸望着莫司离去的背影,心中隐隐作痛。一个是跟了他十四年的得力属下,一个,却是他这一辈子都不会放手的女人。他早就做出决定了不是吗?从此以后,无论是谁,只要涉及到她,他绝对不会再手下留情。
        正值多雨的夏季,天空中瞟着蒙蒙细雨,雨洛坐在轮椅上,靠在窗前,斜飘着的小雨很调皮,偶尔透过窗户窜进来。
        雨洛怕冷,却是很喜欢雨的,她的名字,第一个字,便是“雨”,母亲说,她出生在一个夏季的雨天里,天空中,大概也是这样,飘着稀稀疏疏的小雨吧。
        这一周以来,每日大部分时间都在床上休息,加上营养剂的输送,伤口已经愈合了差不多了,勉强能做一些动作。她伸出手,苍白纤细的手指探出窗外,那些调皮贪玩的小雨滴,便掉进她的手心里,和她嬉戏。
        酥酥麻麻的感觉从手心荡漾起,雨洛的脸上,不由自主绽放出一个微笑。
        夜修宸推开门进来的时候,看到的,恰恰是她绽放微笑的侧脸,那样的笑,美得惊心动魄,他情不自禁放轻了脚步,不忍惊扰走了她脸上的笑。
        然而,即便是再轻微的响动,也还是惊动了窗前的女孩。
        雨洛抽回手,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夜修宸的眼里划过一抹失落,随意笑了笑,绕道她面前蹲下,他的身材很高大,蹲在坐在轮椅上的雨洛面前,仍旧能与她平视。
        “原来,洛洛喜欢下雨天吗?”
        不等她回答,他有继续说道。
        “让我来猜猜,是因为,洛洛的名字里,有一个‘雨’字吗?”
        面前的男人,黑眸微微深远,像是陷入了回忆之中。
        “不知道洛洛还记不记得,我第一次见到你的时候,也是一个下雨天,我很不喜欢下雨天,不过那天,之后上午下了雨,午后,便放晴了,我正打算出去,却在走下楼梯的最后一格时——”夜修宸转过头,眸中满是深情和笑意,“看到了你。”
        雨洛眸光几不可见地一动,而这一动,很庆幸,被黑眸捕捉到了,心里涌起无法言语的热流,一路上窜到眼眶,热热的。
        夜修宸皱起眉头,故意压制住涨得酸疼酸疼的眼眸。
        “洛洛,吃点东西好不好?”
        夜修宸起身,走了出去,很快又走了回来,手里多出了一个精致小巧的水晶盘子。张妈也跟在身后,手里拿着托盘,端着一些热气腾腾的饭菜。
        “洛洛,你看。”
        小巧的水晶盘子被一只大掌递到了雨洛的面前,里面,躺着一枚煎蛋,化为两圈,外面是纯白的蛋清,里面,是凝固的蛋黄,形状,是爱心。
        雨洛的视线情不自禁被盘子里的东西吸引,脑中闪现着过往零零碎碎的片段,什么时候,他的煎蛋,已经做得这样好了?
        “小姐,这是少爷亲自下厨为小姐做的,花了整整一个上午的时间,少爷都快把冰箱里储存的鸡蛋用完了,才——”
        “张妈。”
        夜修宸打断了张妈的话,阻止她继续说下去,张妈讪讪地住了口,卧室里,空气凝结,气氛有些尴尬。
        “洛洛,趁热吃点,好吗?”
        夜修宸用刀叉切下一块,递到雨洛的唇边。
        她的视线,不由自主在他的手上流转着,像是要寻找出什么,终于,视线停留在了他拖着水晶盘子的那只手上,几乎快被盘子完完全全遮挡住的手腕上,赫然几个豆大的水泡,有的,已经破皮,就连举着叉子的这一只手上,也隐隐约约可以看到被滚烫的油蘸到皮肤上留下的斑斑点点的痕迹。
        视线,就这么僵硬住了,脑子里一片空白,却听到了心里某处紧绷已久的防线,它坍塌的声音。
        雨洛的毫无反应,让夜修宸的心里再度涌上一些失落,还是不行吗?
        “张妈,把饭菜端过来吧。”
        夜修宸看向张妈说道,举着银质叉子的手一顿,缓缓收回。
        然而,下一秒,手腕一紧,有一种轻轻的,柔柔的触感传来。
        夜修宸身体一僵,不敢回头,害怕此时的触感,是一种幻觉。
        直到,张妈的惊呼声传来。
        “少爷,小姐她——”
        他回过头,紧紧地盯着自己的手腕,那上面,轻柔地覆盖上了白玉般的五指。
        再往上,雨洛缓缓地低下头,苍白的嘴唇轻轻张开,含住了叉子顶端的那一块煎蛋。
        夜修宸的心,是难以言喻的心潮澎湃,直到雨洛咀嚼完了那一块煎蛋,他才恍然回过神来,倏地起身,来来回回在卧室里走着。
        “洛洛,你要喝水吗?”
        “还是,要吃点别的什么?”
        “热吗?”
        “冷不冷?”
        语无伦次的自言自语,没有人想到,会是从叱咤风云的夜门少主、夜氏国际财阀总裁的口中说出来。
        此时的夜修宸,就像一个不知所措的小孩,在说着一些乱七八糟的话,来平复内心压抑不住的激动。
        张妈别过头,一双老眼里,也经不住留下了热泪,她来夜宅,也不过短短两个月的时间,如果说刚开始是害怕,后来,是阿谀奉承、见风转舵,那么,现在,看着自家少爷和小姐这样,她是真心实意想要看到小姐能够原谅少爷。
        “洛洛,谢谢你。”
        夜修宸缓缓在雨洛面前蹲了下来,单膝下跪,紧紧地,抱住了她。
        “我爱你,洛洛。”
        轮椅上的人儿,身体被他紧紧拥住,几乎快呼吸不过来,那惊心动魄的三个字,就那么撞进了她的耳膜。
        我爱你……
        他,爱她?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