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192话
        “洛洛,开门!”
        夜修宸握着门把使劲转动,却怎么也打不开来,无论他怎么喊,浴室里的人,却始终没有回应。
        一股浓浓的不安冲上脑海,夜修宸脸色一凛,用尽全力撞向浴室的门。
        全自动的浴室门质量很好,不是人力一下两下能撞开的,时间每过一秒,黑眸里的惊慌就多一分。
        “洛洛!”
        终于,“嘭”的一声,浴室的门被撞开,夜修宸立刻冲了进去。
        偌大的浴室内,浴缸旁边,软榻之下,娇小的人儿躺在地上,冰冷的地砖上,纤细苍白的手腕上,赫然一道鲜血口子,嫣红的血液顺着那道口子汹涌而出,将雪白的地砖染红。
        “洛洛!”
        夜修宸的脑袋一瞬间仿佛失去了思考,黑眸被惊恐染红,他发了疯一样将她抱起来,冲出浴室。
        “快叫医生来!”
        张妈看到夜修宸怀里手腕不断涌出鲜血的雨洛,吓了一大跳,急忙惶恐地跑出去找医生。
        闵医师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夜宅,替雨洛做了止血和包扎,整个过程中,夜修宸的视线一直不敢离开床上的人,大掌,紧紧握住她的,一刻也不敢放松。
        “她怎么样?”
        闵医师摘下口罩:“幸好止血得及时,流血不算太多,不会有生命危险。”
        “她,怎么还昏迷着?”
        “小姐的身上原本就有伤口,加上这一次再度流了不少的血,身体会因此虚弱很多,才会陷入昏迷。”
        “她什么时候可以醒来?”
        闵医师想了想:“这一夜应该不会醒了,明天也许会醒过来,我会帮小姐注射营养剂,希望对她身体流失的营养和血液有所补充。”
        夜修宸松了一口气:“张妈,送闵医师出去。”
        “是,少爷。”
        闵医师跟在张妈身后走了出去,卧室里,夜修宸坐在床边,静静地看着躺在床上的雨洛。
        她紧闭着双眼,嘴唇苍白得可怕,修长浓密的睫毛三三两两黏在一起。
        她,一定哭过了吧。
        从来没有这么无力过,即便是十四年前年紧十三岁的他接任夜门,尔虞我诈,枪林弹雨,他也从来没有萌生过惧意,唯独她,他的洛洛,不过短短的半个月时间,让他的心狠狠纠紧,一刻也无法放松。
        她受了那样重的伤,中了两枪,就算是身体强壮的男人,也未必能活下来,可他的洛洛,忍着着难以言喻的痛苦,坚强地活下来了,看到她睁开眼睛的那一刻,他眼角胀痛,几乎快要流下男儿泪。可是,当他以为只要他坚持,只要他用自己的生命去补偿,她总有一天能原谅他的时候,她却,选择了自杀。
        没有人知道,看到她倒在冰凉的浴室地面上的时候,他在想什么。他什么也没有想,所有的思想,仿佛在那一瞬间停格,之后,便是毁天灭地的惊恐。
        如果她死了,他的洛洛从此消失在他的生命力,他,夜修宸,这一秒过后,要怎么活?
        雨洛比预料中昏迷的时间长,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的傍晚了,在这一天多的时间里,夜修宸不眠不休守在床边,甚至,连眼睛,都不愿意眨一下。
        昏迷的时候,她好像很痛苦,额头总是出汗,夜修宸便拧了热毛巾,不厌其烦地一遍一遍替她擦拭。
        “洛洛,为什么还不醒来?是不愿意,见到我吗?”
        她的手腕上包扎着厚厚的白纱布,每每看到,都刺痛了他的眼。
        也许是听到了他的心声,床上的人,终于缓缓睁开了眼睛。
        “洛洛——”
        夜修宸的声音,几欲哽咽。
        雨洛的视线缓缓转向他,平淡无波,片刻之后,别开头,望着窗外不知名的地方。
        这种漠视,与对他的恐惧还要来得让人心痛,他宁愿她恨他,她怕他,至少那样,她的眼里,还有他。
        “洛洛……”他紧紧抱着她,俯下身,埋首在她颈间。
        “洛洛,你是不是在恨我,恨我不顾你的死活,不顾孩子的死活?那样的情况下,我只能赌,赌赢了,我能救得了你,赌输了,我便,陪你死。孩子,我也没有预料到,对不起。可是,如果可以重来,我还是会选择那样做,只要你可以活着,其余的一切对我来说,都是不重要的,我可以付出一切代价,只为换你活下来。”
        即便,这代价,是你肚子里的孩子……
        “洛洛,我爱我们两个的孩子,可是,没有你,我要孩子有何用?”
        “就当我求你,求你,不要再做傻事了,好不好?
        夜修宸抬起头,黑眸染了红,他缓缓牵起她的手,握住,按压在自己的左胸口上。
        “这里,会痛。”
        此刻的夜修宸,就像是一个害怕失去自己心爱洋娃娃的孩子,担心、忧虑,只要她不离开他,他会愿意付出一切。
        雨洛的眼睛里,仍旧平静无波,他牵起她的手,她也不反抗,至始至终,眸光呆滞。
        夜修宸眼神一暗:“洛洛,我会等,只是,答应我,不要再做伤害自己了,好吗?”
        那之后,雨洛就像变了一个人,不说话,不笑,从她的眼睛里,看不到任何人或事物的存在,整日整日躺在床上,一动不动。
        “少爷。”
        张妈退出房间,夜修宸恰好走到门口。
        夜修宸看着张妈手里的饭菜,拧了眉。
        “还是不吃吗?”
        张妈叹了一口气:“小姐已经好几天没吃饭了。”
        即便是心肠再硬的人,看到一个女孩瘦成那样,都忍不住想要心疼,小姐,还只是一个十九岁的孩子啊。
        夜修宸推门进去,一眼,就看到了靠在床头的雨洛。
        他放缓了脚步,轻轻走过去,绕过床头,在她面前蹲了下来。
        “洛洛,你,瘦了。”
        他轻轻抚着她的脸颊,却不是真的触碰到,只能隔着一层空气,描绘她瘦削的小脸。
        沉默,沉默。
        “洛洛,最近公司好忙,我今天一共开了十九个会议,原来的秘书辞职了,新来的秘书对工作还不熟悉,很多事我都在自己做,嗯,我也还没吃晚饭呢,你陪我吃点,好不好?”
        沉默,依旧是沉默。
        夜修宸自言自语着,即便她不回应,他也将这一天发生的点点滴滴一字不漏地讲给她听。
        *
        我的妈妈咪呀,甜蜜啊,甜蜜,我在召唤你,赶快来哦~~~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