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190话
        雨洛被这突如其来的状况震慑住了,夜修宸的身上散发着浓浓的怒气,抓着她手腕的大掌像是恨不得要捏碎她的腕骨。
        这是这半个月以来,她第一次见到他。以往的夜修宸,总是一袭笔挺的黑色手工西装,低调而奢华,头发利落干净,五官极尽完美,下颚线条冷硬。薄唇偶尔微勾,带着俯视天下的王者般霸气。然而,此时此刻,站在她面前的男人,头发不知道何时已经有了微长的刘海,凌乱的样子明显没有经过整理,冷硬的五官,也仿佛在这半个月之内染上了一层疲惫,黑眸失去了光彩,下颚青青胡渣一片。
        颓废。
        这样的夜修宸,让雨洛的脑海中立刻跳出这两个字来。
        “雨洛,你是笨蛋是不是?我到底要说多少次,你才能不让总是让自己受伤?!”
        夜修宸是真的怒了,一反往日叫她“洛洛”,这一次,直接吼了她的名字。
        雨洛一怔,继而挣扎着刚想要抽回手,然而,一股湿热的触感就蓦地传来,她惊愕地睁大双眸,眼睁睁地看着夜修宸吻上她微微有些红肿的手腕,紧接着,将她沾了白粥的手指,放进嘴里,包裹住。
        身体猛地一震,刚才被自己打翻的白粥根本就只是温热,不烫,她的肌肤很是敏感,所以泛起了淡淡的红肿,并没有太大的痛楚,但是,此刻被他湿热的薄唇包裹住,感受到他的舌尖裹着她的手指蠕动着,那被他碰触吸吮过的地方,立刻像是被灼伤了一般。
        雨洛惊慌失措地抽回了被他含住的手指,眸光闪烁,找不到落下眸光的地方,只好别开头。
        夜修宸呆呆地望着自己空落落的手,半晌,轻轻地开口,语气颓然而失落。
        “对不起,我太冲动了。”
        到如今,他又有什么资格,关心她?
        雨洛张了张苍白的嘴唇:“请你,出去。”
        “好。”
        夜修宸艰难地吐出一个“好”字,转过身,一步一步走向房门外。
        就像当初在岛上一样,无论她怎样哀求,他都始终不曾看她一眼,这一次,不过是她和他的角色掉转了而已。
        “小姐,少主他——”
        “莫司,你也出去吧,我困了,想休息一下。”
        雨洛打断了莫司的话,勉强露出一个苍白的笑容。
        莫司欲言又止,终究没再说什么,同样转过身,离开了病房。
        偌大的病房内瞬间安静下来,雨洛躺在床上,缓缓闭上双眼。
        她不要去多想,却偏偏无法忘记他刚才的一举一动。
        既然,她在他的眼里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女人,看到她被白粥烫到,她又何必在她面前惺惺作态、故作担忧?
        他青涩的胡渣,他疲惫的神情,他落寞的背影……每一个,都让她迷惑,她想不通,他到底为什么会变成这样?是为了她吗?雨洛苦涩都笑了笑,如果是,那么,这将是她这辈子听到的最好笑的笑话。
        这个笑话太好笑,以至于,笑到晶莹的泪水濡湿了她苍白的整张小脸。
        意识渐渐模糊,雨洛只觉得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轻,最后,陷入了一片黑暗。
        她又开始做梦,梦里,她置身于黑黢黢的山洞里,伸手触碰不到任何东西,她张了张嘴,也发不出任何的声音。蓦地,四周的黑暗陡然间变成了血红一片,婴儿的啼哭声传来,一声高过一声,侵蚀着她的耳膜,她痛苦地捂住自己的耳朵,却是徒劳,那些啼哭,就像魔咒,她逃不掉,想要追上去寻找,却看到,那个熟悉的男人,高高举起襁褓中的婴儿,重重摔倒在地上,嘴角,带着一抹残忍的笑容。
        “不要——”
        她终于发出了声音,四周的血暗猛然间一震,化作无数的玻璃碎片,瞬间坍塌。
        睁开眼睛,身上已经是汗湿一片。
        天空中泛着鱼肚白,清晨的第一道阳光有了出现的前兆。
        雨洛大口大口喘着气,原来,这是一场梦。
        梦醒过后,剩下的,便又是无边无尽的失落。
        她的双手,死死拽住床单,就连看自己腹部一眼的勇气都没有了。
        突然之间,病房门外,爆发出一声婴儿的啼哭。
        雨洛身体一僵,抬头看向房门外的走廊,那里,一个护士,正抱着一个婴儿走过,这个角度,只能看到孩子搂在小毯子外面的脚。
        像发了疯一样,雨洛用尽全身力气下了床,跌跌撞撞跑出病房。
        “孩子,孩子——”
        她依着门框,吃力地支撑着自己的身体,眸光渴望地凝聚在护士的背影之上。
        也许是感受到到了雨洛灼热渴求的视线,护士脚步一滞,转过身,疑惑地看向她。
        “这位小姐,有什么需要帮忙的吗?”
        雨洛眸色一喜:“孩子,孩子——”
        护士了然地抱着孩子走到她面前。
        “这是楼上一位妈妈前几天诞下的宝宝,我带他去做一下检查。”
        近距离的观察,雨洛终于看清楚了护士怀里的宝宝,到底是什么样子。洗漱微黄的头发,红红的小脸,紧闭的双眼,小巧的鼻头,两片薄薄的唇瓣之间,探出了小小的舌尖。
        原来,小孩子,就是长这样子么?
        “小姐很喜欢孩子吗?”护士笑了笑,“要抱一下吗?”
        “我,可以吗?”
        雨洛试探着问道,护士点了点头,将怀里的宝宝递给她。
        雨洛的手在颤抖,小心翼翼地将孩子抱了过来。
        好轻啊,她几乎感受不到他的重量,他的身上,散发着一股淡淡的奶香,闻起来,很是舒服。
        她轻轻地笑了,然而,怀里的孩子,却突然哇哇大哭起来,无论雨洛怎么哄都哄不住。
        “小姐,你给我吧,你抱他的姿势可能让他不舒服了?”
        护士好心地提醒道,伸出手想要抱回孩子,雨洛却下意识瑟缩着身体往后退了一步,无措地调整着姿势,然而,孩子不但没有停止哭泣,然而愈演愈烈。
        “小姐,你快给我,你这样,会吵到别的病人的。”
        护士不顾雨洛的挣扎,强行将孩子抱了过来,转身往走廊尽头走去。
        “不要——把孩子还给我——”
        雨洛痛苦地哀求着,身体再也支撑不住,整个人,往地上倒去。
        *
        下一章,该回国了~~~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