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186话
        雨洛说不出话,看着夜修宸,眼泪无声地滑落,嘴唇张开,拼命地想要说些什么,却只能发出模模糊糊的喉音。
        “洛洛,不要说了,我都知道,我都知道……”
        夜修宸再也控制不住,将她揉进自己的怀里,她那么柔弱,他不敢用力,黑眸里波涛翻滚着,她动惮不得,只能无声地反抗他的怀抱。
        晶莹的泪水从她脸颊滑落,打湿了他的肩膀,越来越汹涌的湿意让夜修宸无法控制地想要把她抱得紧一点,再紧一点。
        “洛洛,答应我,不要再想了,一切都会好的,相信我。”
        他埋首在她脖颈之间,轻轻在她耳边安慰着,然而,怀里的人儿,却突然变得激动起来,她艰难地张开唇,一口咬在他的肩膀上,隔着一层薄薄的衬衣,她仿佛用尽了全身的力气。
        夜修宸不动,任由她的牙齿咬进他的肉里,她不知道,这点痛,对他来说根本算不了什么,他心里,又何尝比她好受?
        他不但不阻止她咬他,反而抱着她的双臂更加用力,雨洛越来越激动,不顾身上插满的管子和针尖,拼了命地扭动着。吼间发出的模糊声音,显示着她此时的痛苦与反抗。
        手腕上封住的打点滴的针尖被挤掉,尖锐的针头将她苍白的肌肤划出长长的一道口子,细细密密的血珠立刻渗透出来。
        夜修宸脸色一变,立刻抓住她的手,阻止她在进一步伤害自己。
        他攫住她的肩膀,让她看着他。
        “洛洛,乖一点,不要再动了。”
        他宠溺的语气就像是在对待一件自己最心爱的物品。
        雨洛一怔,想起他对金坤说的那些话,她不过是个可有可无的女人,他为什么不让她就这样死去,又何必要让她活下来?
        眼睛里的泪水越发汹涌,雨洛死死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别开头,不去看他。
        心一阵阵抽疼,纠紧,每一次呼吸,仿佛都牵动了腰部和腹部的伤口,像是被撕裂了一般,剧烈的疼痛传来,雨洛张开唇,躺在床上,大口大口地呼吸着,四周的空气变得稀薄,她的脸因为呼吸不了而被憋得通红。
        夜修宸心里一惊,视线触及盖在她腰腹部的白色床单,那上面,纯白的颜色不知道何时已经被染成了血红。
        “洛洛!”
        他倏地起身,冲向病房外。
        医生很快赶了过来,替雨洛戴上了氧气罩,她的情绪太过激烈,只好替她打了一针镇静剂,没有神采的双眸缓缓闭上,再度昏死过去。
        “夜先生,雨小姐的情绪很不稳定,她的身体还很虚弱,经受不了刺激,如果情绪太过激动,会导致伤口恶化。”
        医生一边吩咐助理替雨洛检查伤口,而他自己,回避地转过身子,一边很认真地对着夜修宸说道。
        助理是位女士,她小心翼翼地掀开盖在雨洛身上的被子。
        夜修宸的心,再一次被狠狠撞击。
        白色床单覆盖下的身体不着寸缕,苍白的肌肤几乎透明,骨头凸显出来。
        什么时候,他的洛洛,已经瘦成这样了?
        腰部以下的位置,被一层层厚厚的纱布覆盖,插上了各种塑料营养管子。
        然而,此时,那厚厚的白纱布上,居然渗透出了鲜红的血液,刚才她的挣扎,让刚刚包扎好还未愈合的伤口硬生生再次被撕裂开来。
        助理小心翼翼地替雨洛拆掉纱布,又重新换好,整个过程,夜修宸的心似乎快要停止跳动。
        他的洛洛,不过是个十九岁的孩子,而他,却让她承受这么大的痛楚。
        助理对医生报告了情况,医生点了点头,看向夜修宸。
        “夜先生,照雨小姐的情况看来,不宜再受刺激,最好让她独自一人冷静一段时间,任何会让她情绪失控的人或事物,最好不好出现在她面前。”
        夜修宸嘴角滑过一丝苦涩,恐怕,他,便是她情绪失控的源泉。
        知道她被金坤抓走的那一刻,他恨不得立刻将赶到金坤所在的地方,将他碎尸万段。然而,他知道,金坤为人阴狠毒辣,更何况,他杀了他的孪生弟弟。她一旦落在他的手里,后果,将不堪设想。也正是如此,他每做一个决定,都觉得那样艰难。
        黑手党向来以神秘著称,他们在亚洲的秘密基地一直以来只能查出一个大概的位置,为了不让自己陷入被动,他只能把握少有的几次电话联络来让金坤相信,她于他,不过是可有可无的货物而已,他知道金坤不会轻易相信,但这就够了,在没有完全相信之前,以金坤的性格,绝对不会对她动手,这也是他的目的,拖延时间。
        在海滩,见到她的那一刻,所有的隐忍都化作了对他的思念,叫嚣着要喷薄而出,然,他的一举一动都在金坤和他的手下监视之内,他不能让之前的努力都化作白费。他早就计划好了,只要动作足够迅速,他会抢下一把****挟持住金坤。然而,一切都在他的掌握之中,唯有,他不知道,她肚子里怀着他的孩子,让他再也无法掩饰自己的情绪。这微小的情绪波动被金坤看出来了,于是注定了要展开一场赌博,金坤堵他会在关键时刻投降,而他,被迫,不得不参与这个赌局。不是没想到会出现这样的局面,只是,他笃定金坤的手下不会开枪,即便是开枪,也不会一枪致命,这便是人的心理,洛洛是他们控制自己的把柄,一旦失去,便都得死。
        他自以为这一场赌局,他胜券在握,他有信心救出她,只要,她足够信任他。
        最后,他赢了这场赌局,金坤死在了他的手上,他救出了她,却赔上了她和他的孩子,赔上了她的半条命,也赔上了她对他最后的一丝希冀。
        早在看到她浑身满是鲜血躺在地上的那一刻,他便,后悔了,他知道,这一辈子,她都不会再原谅他了……
        “我知道了,医生。”
        夜修宸淡淡地说道。
        医生似乎还有话要说,犹豫着不知道该不该开口。
        “有什么话,直说无妨。”
        医生看了一眼床上被注射了镇定剂而昏睡过去的女孩,叹了一口气。
        “夜先生,请跟我来。”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