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179话
        三天三夜不见天日,唯有凭靠挂钟的声响判断此时此刻到底是白天还是黑夜。
        每日三餐,金坤会派人将食物送到这面墙墙角底部一块正方形的洞子前,墙洞的尺寸,刚好只能容纳一个普通碗的大小。
        雨洛很饿,可是却一次也不敢伸手去拿。这里的饭菜,也许里面添加了她所不知道的东西,她担心自己吃了之后,便会像电视剧里演的那样,口吐白沫死去。
        她不吃,金坤派来的人也不勉强,照例按时送来这一顿的饭菜,撤走上一顿冰冷下来的饭菜。
        三天三夜,长时间没有食物入胃,没有水浸润,雨洛觉得全身酸软,无力地靠在墙角,整个人,像是踩在一团棉花上,使不上力,仿佛,随时随地都可能一脚踏空,落入万丈深渊。
        又是一个小时过去了,当墙上的挂钟敲响六下的时候,有铁锁划过的声音响了起来。
        雨洛条件反射地抬起头,戒备地望着声音的来源之处。
        水泥墙面上镶嵌的唯一一扇门开了一个口子,灯光骤然照射进来,雨洛下意识抬起手臂挡住自己的眼睛,好让自己慢慢适应过来。
        “把她给我拖出来!”
        金坤的声音夹杂着明显的暴怒,穿透门缝,钻进雨洛的耳朵里。
        下一秒,她还未反应过来,身子已经一轻,胳膊一紧,整个人被强制拖着往外走,
        柔嫩的肌肤与粗糙潮湿的水泥地面摩擦,产生一股**的疼痛,雨洛皱着眉头,咬着牙忍住了。
        身体被人像破布玩偶一样扔在地上,雨洛一声痛呼刚刚咽进喉咙里,下颚已经被人用力捏住,被迫着抬起头,对上一张充满怒气的脸庞。
        “雨小姐不愧是夜修宸的女人,三天三夜滴水未进,真是能忍啊。”
        金坤的一张脸,因为怒气而几乎扭曲,说话的语气,也像是从紧咬的牙缝中一个字一个字挤出来的。
        雨洛贝齿紧扣下嘴唇,撑大双眸瞪着他。
        “想不想知道,这三天,你的男人都在做些什么?”
        雨洛眸光一闪,小巧的嘴唇抿了抿,却仍旧没有说话。
        看出了她的不对劲,金坤松开她的下巴,看着她重新又跌倒在地上,摇了摇头,状似可惜地说道。
        “啧啧,看来,你的男人,一点都不重视你呢。这三天,他可是照常工作,对了,还有,和不同的女人出入高级会所呢。”
        “啪!”
        一摞厚厚的照片被甩到雨洛面前,鲜艳的照片上,女主角一个比一个**美艳,而男主角,只有一个。
        “怎么样?精彩吧?”
        雨洛只觉得心里某处,像是被狠狠撞了一下,她纠紧了胸口的衣服,缓缓从照片上收回视线,看向金坤。
        “你不用再浪费时间了,他是,不会来的。”
        “你什么意思?”
        有下属进来,在他耳边报告了些什么,金坤的脸色立刻冷了下来,腿一伸,用力揣向一旁的桌子,结实的木桌,顿时散架。
        “TMD,苏允儿竟敢骗老子!”
        苏允儿三个字成功引起了雨洛的注意,她错愕地看向一脸怒气满口脏话的金坤。
        金坤看着她迷茫的样子,突然冷笑起来,在她面前蹲了下来。
        “雨小姐还不知道吧,你之所以能落入我的手中,可都是苏允儿那个女人的功劳呢。”
        雨洛的脸唰地一下褪了血色。
        “夜修宸真是好命,全世界的女人都爱他,为了他什么都肯做。TMD,老子就不信奈何不理他!”
        又是一脚踹过去,剩下的椅子全部被他踹倒,断成一节一节的木头。
        金坤的话让雨洛陷入了沉默,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苏允儿她,居然会陷害她。她觉得自己对苏允儿已经够好了,可她,为什么想要置她于死地?
        这一切,都是因为,夜修宸吧。
        雨洛心里苦笑一声,苏允儿不知道,在那个人的心里,她不过是“可有可无的女人”,她怎么会将自己这样一个“可有可无的女人”当做眼中钉呢?
        “TMD!”
        金坤烦躁地骂着脏话,在屋子里来来回回地踱步。
        末了,他猛地看向地上的雨洛。
        “来人,准备一些丰盛的食物!”
        “是,老大。”
        立刻有人去准备食物,金坤的暴躁压制了下去,桌椅被他踹倒,早有属下替他搬来了一张新的椅子,他后退几步,在椅子上坐了下来。
        脑中回想起夜修宸挂断电话时候最后说的那句话——“金先生应该知道,货物如果受到了损害,便,一文不值。”
        自那以后,三天三夜过去了,夜修宸丝毫没有要主动联系他的意思,他的生活,一如往日,甚至,开始与不同的女明星传绯闻。
        怒气平复之后,金坤的脑子变得理智起来,急速运转之间,一个念头闪过。夜修宸这么做,故意不主动联系,很有可能,就是为了让他自乱阵脚。
        既然如此,他又怎会让他如愿!
        不过,这个女人,是他用来要挟夜修宸的筹码,她要是出了事,他岂不是竹篮打水一场空?
        食物很快便准备好了,放在重新搬来的桌子上,满满的一桌,多半是大鱼大肉荤腥之食,潮湿发霉的空气中,立刻注入了食物特有的香气,几种气味夹杂在一起,很是让人作呕。
        雨洛长时间没有进食,闻到夹杂了潮湿发霉气味的食物味道,胃部立刻条件反射痉挛,翻江倒海,一阵恶心的感觉涌了上来。
        “来人,伺候雨小姐用餐!”
        话音一落,雨洛的身体便被人压在了地上,下颚被捏住,嘴巴被强行打开,那些人用大汤勺舀了满满的一勺油腻腻的食物,猛地灌入雨洛的嘴里。
        胃部强烈收缩,雨洛根本无法咽进去,灌入的食物连喉咙都进入不了。
        “雨小姐如此不合作,要是到时候夜先生责怪我没有好好款待你可怎么办?”
        金坤一个眼神使过去,又是一勺食物强制地顶入雨洛的嘴里。
        雨洛是平躺在地上的,这样的姿势让食物的汤汁很容易钻进鼻腔,呛得她眼泪直直滑落。
        胃部一阵比一阵剧烈地痉挛,**突然传来一阵剧痛,雨洛的脸色瞬间苍白。
        那里,有着一个小小的生命,她这么多天没有吃下任何的东西,宝宝会不会饿到,会不会收到什么伤害?
        思及此,她不在反抗,任由食物一勺接一勺灌入她的喉咙,她强迫自己艰难地咽下一些,剩下的,顺着她的脸颊她的脖子流到了地面上。
        “唔——不要了——放开我——”
        那些人一刻不停,像是要将桌上的食物全部都灌到雨洛的嘴里去,她终于支撑不住,浓烈的呕意冲了上来,身体一阵颤抖,先前好不容易吃下去的东西全部吐了出来。
        “呕——”
        好难受……
        一阵接一阵的呕吐,雨洛觉得,五脏六腑都像是要被自己呕吐出来,四肢开始发冷,脑子变得昏昏沉沉,身体因为痉挛而不断颤抖着,双眸难受地撑大,嘴里,还在不断吐着。
        “住手!”
        金坤终于发现雨洛的不对劲,心里一惊,急忙制止属下继续往她嘴里灌东西,而雨洛,早已昏死过去。
        “来人,立刻去请医生!”
        金坤慌了,要是雨洛出了什么事,他的计划,将会全部覆灭……
        雨洛醒来的时候,**还在隐隐作痛,耳边传来电话交谈的声音,她猛地睁开了双眼,只见金坤正坐在她对面的沙发上,手里拿着电话。
        “夜先生,是我。”
        夜宅,夜修宸接起电话,神经立刻紧绷起来,语气却仍旧平静。
        “金先生这么晚还打来,不知道有什么事?”
        金坤低低地笑着:“夜先生是大忙人,我这么晚打来,自然是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跟夜先生讲。”
        “请。”
        金坤看了一眼床上坐起身子的雨洛。
        “夜先生,我改变主意了,我不要十亿了,我要你,夜门的少主之位。”
        夜修宸黑眸危险地眯在了一起:“金先生是在开玩笑吗?”
        “NONONO。”金坤轻浮地摇着头,“一个女人值十亿,但是,如果一个女人,再加上另外一样东西,恐怕,就要让夜先生拿夜门来换。”
        雨洛心里一惊,她回想起昏死过去的前一刻,听到金坤让他的属下叫医生,那么……
        “不要!”
        她惊恐地跳下床,想要从金坤手里抢过电话,却被他轻易避开来,故意将电话靠近她,说道。
        “雨小姐现在身体可是重要得很,千万别上串下跳的,小心造成不可挽回的后果。”
        金坤的话听起来不只是表面的意思,夜修宸浓眉深蹙,电话那头,雨洛的声音有些沙哑,他似乎能透过电话线,想象到她此刻的脸色,是多么苍白。
        心蓦地一疼,只听电话那头,金坤继续说道。
        “我再给夜先生最后一天时间,如果夜先生还不来带走你的女人,和,另外一样宝贵的东西,我保证,夜先生将会后悔莫及。”
        这一次,电话是被金坤挂断的。
        夜修宸凝视着被挂上的电话,金坤的语气,和上次相比明显有了变化,他刚才说的话,仿佛他的手里,有自己非重视不可的东西。
        他不知道,除了雨洛以外,还有什么,会是他在意的。
        他不知道金坤的话到底是什么意思,但是心里,总觉得有什么地方被他忽略了,隐隐不安。
        只有一天的时间了,他几乎,快要坚持不下去。
        挂断电话,金坤从沙发上起身,嘴唇勾起一个玩味的笑容。
        “雨小姐,想不到,你居然有了夜修宸的种。”
        雨洛身体一晃,他真的,知道了。
        “看来,夜修宸还不知道你怀了他的种吧。真是天助我也,哈哈!”
        金坤大笑一声。
        “来人啊,好好照顾雨小姐。”
        金坤大笑着离开房间,雨洛颓然地跌倒在床上,手轻轻抚上仍旧平坦的小腹。
        这个孩子本来就脆弱,她已经好几次害得它差点流掉,这一回,她却再一次把它置于危险之中,她不知道金坤会怎么对付她和肚子里的小生命,初为人母的她,却是绝对不能再让孩子受到半分的伤害。
        只是,凭她一个人微薄的力量,又怎么可能从金坤的监视下逃出去。
        她轻轻地将小手覆盖在腹部,眸子,幽幽地望着窗外。
        夜修宸,你会来救我,还有,孩子吗?
        一天的时间,很快便接近尾声。
        翌日清晨,雨洛刚迷迷糊糊闭上双眼,她一夜睡不着,刚躺下,房门便被人从外面“嘭”地一声踢开,她惊得从床上坐了起来,戒备地看着怒气冲冲冲进来的金坤。
        “MD!”金坤大手一伸,便将雨洛从床上拖了下来,“夜修宸竟然敢不来!”
        金坤怒极,一脚踢向雨洛的小腹,她惊恐地撑大双眸,急忙用手护住,巨大的冲力袭来,她整个人被踢飞了出去,撞到墙上,又跌落下来。
        金坤仍不解气:“TMD,我真是高估了你在夜修宸心里的地位,他宁愿看着你死,也不肯来救你!”
        雨洛瘦削的脸因为疼痛而皱在一起,喉咙涌上一股腥甜,被她咽了下去,腹部,被金坤一脚踢来,虽然即使护住了,可她的身体,哪里吃得消,巨大的后力让她整个人支撑不住,跪倒在地上。
        眼看着,金坤还要上前,对雨洛拳打脚踢。
        这时候,金坤的属下敲了敲门。
        “有屁快放!”
        金坤明显已经暴怒,脑子里一团暴躁。
        “老大,夜修宸来了。”
        “你说什么?!”
        金坤立刻转过头看着那人。
        “老,老大,夜修宸已经在别墅外面了。”
        金坤一怔,一张油腻的脸上,随意爬上得逞的笑意,他缓缓看向地上痛苦地蜷缩在一起的雨洛。
        “雨小姐,想不到你果然对夜修宸来说是特别的,你的男人来救你了,你像不像见他,啊?”
        雨洛身子一僵,所有的疼痛都化作鼻息之间的酸楚,眼眶,热热的。
        他,终究还是来了。
        “来人,把她给我看好!”金坤看了一眼雨洛,“雨小姐,你乖乖在这里等着,我先去会会你的男人。”
        *
        夜夜来了,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事?会顺利吗……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