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177话
        偌大的屋子,空旷而又阴暗潮湿,空气中漂浮着发霉腐臭甚至血腥的气息,四面墙壁,有三面都不是水泥墙面而是铁栅栏,布满铁锈的黑色金属条,纵横交错,一眼看不到铁栅栏那边是什么。
        因为看不到,所以,才恐惧。
        突然,一声凄烈的声音从铁栅栏那边传来,雨洛的身体条件反射地紧绷起来,她收回视线,不敢再打量下去,这里,和夜修宸每次惩罚她关押的地牢差不多,却更阴森恐怖。
        她试图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不那么害怕。
        “请问,你是什么人?抓我来这里做什么?”
        光头的男人扯着嗓子怪怪地一笑,嘴唇裂开,连带着嘴里叼着的雪茄一颤一颤的,抖落了一大撮烟灰,被空气带动,呛人的气味钻进雨洛的鼻子里,很不舒服。
        男人笑够了,嘴角收敛起来,嘲讽地看向地上的女孩。
        “雨小姐真是有礼貌,只不过——”他故意停顿了一下,脖子一伸,凑到雨洛面前,“雨小姐难道不觉得我的样子,很眼熟吗?”
        面对他的靠近,雨洛的身体往后缩了缩,听了他的话,心里疑惑地打量着他的脸,稀疏的眉毛,小小的眼睛,鹰钩鼻子,厚厚的嘴唇,她似乎在哪里见到过,却又几乎能确定,面前这个男人,她不认识。
        “我不觉得我有认识你。”
        男人诡异一笑:“雨小姐可真是没有良心啊——”
        他伸出肥厚的大掌,在雨洛白皙的脖颈上来回游移。
        “你干什么?!”
        雨洛急忙往后退,他却停住了抓住她的手腕,另一只手,越加放肆地在她颈侧抚摸。
        “这样呢?雨小姐,记得了吗?”
        熟悉的恶心感涌了上来,伴随着熟悉的画面在脑中闪现。
        “你,你是——”
        雨洛难以置信地撑大了双眸,她之所以觉得眼熟,是因为,那次在苏允儿的宴会上,她差点被这个男人****!
        男人收回了手:“看来,雨小姐想起来了。”
        “你为什么会在这?为什么要抓我?”
        男人稀疏的眉毛挑起,重新抽出一支雪茄,指腹在上面来来回回摩挲着。
        “请雨小姐来,自然是因为,在下的弟弟寂寞了,希望雨小姐能与他做伴。”
        “你的弟弟?”
        雨洛心下一片茫然,只见面前的人对着唯一一面水泥墙面击了击掌,立刻就有人推门进来,手里捧着一个什么东西,上面用一层黑色的布盖住了。
        “雨小姐想不想见一见我的弟弟?我弟弟他,可是想念你好久了。”
        “你到底在说什么?我听不懂。”
        男人脸上带着诡异恐怖的笑,从走进来的那个人手中接过那样被黑布遮盖的东西,起身,在雨洛面前蹲了下来。
        “雨小姐,我弟弟,来了。”
        话音一落,肥厚的手掌突然拉住黑布的一角一扯,下面的东西顿时展现在雨洛面前。
        “啊——”
        突然出现在面前的黑白照片让雨洛惊叫了一声,心急速跳动着,捂着胸口,不敢看。
        “啧啧,雨小姐太让我弟弟伤心了,来,快跟他打个招呼。”
        男人一示意,立刻有一个彪形大汉上前,强硬掰转雨洛的脑袋,让她避无可避,视线直直对上男人手中的照片。
        那是一张遗照,照片里的人,竟然跟面前这个光头男人几乎一模一样!
        “你,是他哥哥?”雨洛不确定地问道,手指指着照片里的人,“那他,在哪里?”
        这个光头的男人,正是曾今在苏允儿举办的宴会上差点将雨洛****的男人金源的孪生哥哥,黑手党亚洲负责人,金坤。
        金坤的反应像是听到了这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末了,笑声停止,狭长细小的眼睛里迸发出一股子恨意。
        “难道雨小姐不知道这是遗照吗?!”
        雨洛当然知道那是遗照,只是——
        “我并不知道令弟去世了,请你,节哀。”
        “哈,害死我弟弟的凶手,居然叫我节哀?”
        雨洛心里一惊:“你什么意思?”
        金坤探究的眼神在雨洛脸上上下打量着,眼神越发阴狠。
        “雨小姐,你不会不知道,你的男人,杀死了我的弟弟吧?”
        又是一波震撼。
        雨洛摇着头:“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令弟的死,跟我有什么关系?”
        “夜修宸对雨小姐真是上心,我弟弟不过在你身上摸了摸,他就要了我弟弟的命,你说,他的死,跟雨小姐,有没有关系呢?”
        雨洛的心,已经无法用震惊来形容了。
        夜修宸他,杀了金源?
        “你胡说,当时我明明看到他离开了!”
        她不信,夜修宸不可能就那样杀了金源的。
        “不信?”金坤重复着雨洛的话,此时,有人推门进来,走近金坤,俯身在他耳边说了些什么,只见他细眼微眯,嘴角缓缓浮现出一丝兴奋的笑容。
        “雨小姐看上去这么楚楚惹人怜爱,一定不相信你的男人有多么残忍吧。不如,我们来看一看,他现在,在做什么。”
        金坤接过手下递来的电话,按下一串号码,摁下了拨通键……
        魅色,1号包厢。
        **的红衣女郎唇瓣之内含了一口红酒,弯下腰,大露肌肤,正缓缓低下头,靠近面前这个完美男人的薄唇。
        莫司的拳头几乎要撑爆,他终于忍不住想要冲上前,然而,突然之间,那**女郎眉头一皱,口中的红酒喷了出去,整个人弯下腰,捂住自己的肚子。
        她不知道怎么回事,肚子像是被人用小石子打了一下,一阵疼痛,等到疼痛缓和过来,她才猛然间醒悟自己犯下了怎样的错误。
        “夜先生,对不起,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
        夜修宸名贵的手工西装上,是被她喷出来的红酒沾污的痕迹,女人吓得脸色发白,急忙一边用纸在他身上擦拭,一边不断地道歉。
        被弄脏了衣服的男人,眼里划过一道不易察觉的厌恶,对面正玩得尽兴的梁氏总裁被惊动了,有些紧张地看了一眼夜修宸,然后转向那个闯了祸的女人。
        “你是怎么做事的?新来的吗?还不快滚出去!”
        女人吓得身体剧烈颤抖,口中连连求饶。
        夜修宸摆了摆手,女人立刻惊恐地让开,他站了起来,丝毫不在意身上沾染的污渍,薄唇轻扬。
        “梁总裁何必为了这点小事动怒,待会儿,我们还要谈合作的事。”
        夜修宸的话成功让梁氏总裁的下巴快要掉到地上去了,如此天大的好事,他自然乐得合不拢嘴,连连点头。
        “是,是,夜先生说得是。”
        “那我先去一趟洗手间,梁总裁慢慢玩。”
        夜修宸转身,黑眸骤然扫向包厢门口,包厢的房门不高,上面有一个透明的方格,里面的人可以通过方格看到外面的情况。
        此时,有一道黑影,迅速掠过那方格,很明显,刚才,有人在偷听。
        夜修宸露出一个笃定的笑容,一只手斜斜地插进裤兜,果然,指尖刚刚碰触到精致的手机外壳,立刻便有一串铃声响起。
        “喂。”
        待铃声响了足足有半分钟,夜修宸才优雅地拿起电话,不紧不慢地接起,放在耳边,薄唇缓缓吐出淡淡的字眼。
        电话那头,传来一阵笑声,金坤将电话开通了扬声器,夜修宸特有的低沉嗓音,便清晰地传入雨洛的耳朵里,伴随着的,还有包厢内的“靡靡之音”。
        “喂,夜先生呐,好久不见。”
        金坤扯着怪异的嗓子,又是一阵哈哈大笑。
        “原来的是金先生。不知道金先生特地打电话给我,有什么指教?”
        “哟,指教不敢当,只不过,夜先生有一样东西遗失了,恰好被我捡到了而已。”
        夜修宸面色不变,黑眸的视线随意落在包厢墙壁的一幅画上。
        “是吗?可是我,不记得,有丢过东西?”
        语气舒缓,波澜不惊,唯有隐藏在黑色手工西裤下,紧紧握在一起的五指,泄露了主人此时正在承受多么大的隐忍。
        金坤的细眼因为夜修宸清淡的语气而眯在了一起,视线落在了雨洛身上。
        “夜先生难道连自己的女人走丢了都不知晓?”
        早在电话接通,夜修宸说第一个字的时候,雨洛的身体已经不由自主绷紧了,他淡然的语气让她心里莫名有些失落,他知道自己被抓了吗?
        此刻,金坤的话,让她脑中的神经一根一根拉紧了起来。
        电话那头暂时没了声音,不过,片刻之后,好听低沉的声音再次响起。
        “哦?我的女人太多,不知道金先生口中的,是哪一位?”
        出口的话,显示着刚才的停顿不过是真的在思索罢了。
        冰冷无情的话语将雨洛脑中紧绷的神经硬生生一根一根扯断。
        “夜先生真是冰冷无情啊,啧啧,雨小姐的皮肤真是好滑嫩。”
        金坤伸出手,摸上了雨洛的脸颊。
        “你要干什么?放开我!”
        雨洛拍开他的手,身体往后缩,却被身后的彪形大汉钳制住双肩,动惮不得,恶心肥厚的大掌贴上了她的脸颊,一阵恶心感涌了上来。
        在心里思念了千百万遍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夜修宸的五指骨节泛白,几欲暴突开来。
        “这样的可人儿,夜先生怎么会忘记呢?不如,我让雨小姐来跟夜先生说说话,看夜先生会不会想起来。”
        金坤将手中的电话强制递到雨洛的面前,眸色阴狠毒辣。
        “雨小姐,说说话。”
        雨洛紧抿着嘴唇,瞪着金坤,不发一言。
        金坤眼里燃起一团怒火,一扬手,雨洛身后的大汉便以掌为刀劈在了雨洛的肩膀上。
        “啊——”
        剧烈的疼痛传来,雨洛单薄的身体承受不住,整个人倒在了地上,大口大口喘着气。
        痛苦的声音和急促的喘气声犹如尖锐的利刃,直直插进夜修宸的耳膜,可是他知道,他绝对不能有任何的心软。
        “怎么样夜先生,这样的可人儿,值十个亿吗?”
        沉默,长时间的沉默。
        “十个亿?金先生觉得,一个可有可无的女人,会值十个亿吗?”
        一个可有可无的女人,一个可有可无的女人……
        雨洛无力地倒在地上,脑中像是被扔了一颗威力无比的炸弹,整个脑袋里,一片白雾茫茫。
        原来,在他的眼中,她是,一个可有可无的女人吗……
        泪水悄然滑落,她不想哭,可是不知道为什么,听到电话那头他那样不在乎的语气和字眼,她竟然觉得,前所未有的委屈。
        “少主!”莫司忍不住了,冲上前去,“小姐在他们手上,你赶快救小姐啊!”
        夜修宸脸色一沉,电话那头,金坤得逞地哈哈大笑起来。
        “看来,有人比夜先生怜香惜玉多了。”
        “夜先生,十个亿,换你的女人,怎么样?”
        良久,夜修宸不说话,金坤也不着急,只是细眼玩味地观察着雨洛的表情,时不时嘲讽一番。
        “十个亿,不是小数目,让我考虑一下,可好?”
        金坤没想到夜修宸还要考虑,于是冷声问道。
        “要考虑多久。”
        “五天,如何?”
        “五天?”金坤倏地起身,“夜先生对自己的女人就这么不在乎,十个亿,也要考虑五天?”
        “金先生,我只强调最后一次,女人,对我来说,不过是,可有可无的东西。”
        金坤的眉毛拧了起来,若有所思,半晌,说道。
        “五天就五天,希望夜先生尽快给我答复,否则,这五天之内,我不知道自己会对夜先生的女人做出什么事情来。”
        夜修宸眼里闪过一丝狠厉,但很快消失不见。
        “金先生应该知道,货物如果受到了损害,便,一文不值。”
        淡淡的语气,却透着让人无法忽视的威严。
        不等对方有所反应,夜修宸已经断然挂了电话,黑眸一凝,片刻之后,重新回到位置上,坐了下来。
        莫司对夜修宸的行为完全不理解,看着他知道雨洛被金坤抓走以后,还能那样淡然,甚至继续留在这里玩乐,他再也忍不住,转身出了包厢。夜修宸眸光一闪,接过女人递过来的酒,并未阻止莫司的离开。
        天色暗了下来,“魅色”酒吧门口,老板亲自将夜修宸和梁氏总裁送了出来,殷勤一番才肯离去,而梁氏总裁搂着**的女人去了酒店。
        等所有的人都散去,夜修宸脸上的笑意终于一点一点褪去,取而代之的,是一抹深深的担忧,还有狠厉。
        “出来吧。”
        莫司没有走远。
        “属下想不通,为什么少主不肯救小姐,反而还要那样说?”
        夜修宸凝视着前方黑暗的夜色,眸光有些悠远。
        “知道为什么选在‘魅色’吗?”
        “属下不知。”
        夜修宸转身,上了车,清冷的声音飘来。
        “因为,‘魅色’的幕后老板,是金坤。”
        莫司狠狠一震,蓦然抬起头,夜修宸的背影很快消失在自己面前。
        他默默低下头,为自己的鲁莽而感到后悔。
        少主,对不起。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