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170话
        “夜,好棒,嗯,唔——”
        “啊!”
        雨洛惊呼一声,猛地从梦中醒来,额头两边的发丝被汗水浸透,粘湿在脸颊上。回到苏允儿的房间之后,她怎么也睡不着,脑中不断回放在自己卧室里见到的那一幕,男人、女人,剧烈纠缠。
        身子发冷,迷迷糊糊中她躺在床上开始做恶梦,却陷入了梦靥无法自拔,四周充斥着急促的喘息声,耳边满是猛烈的撞几声,空气中漂浮着暧昧旖旎的气息。
        她怎么也没有想到,夜修宸他,居然和苏允儿,在自己的房间……
        手紧紧拽着身下的床单,胸口一阵阵收缩,伴随着闷闷的痛。
        他口口声声说自己和苏允儿没有关系,可是,她凌晨时候看到的画面,要怎么解释?她真傻,一次次想要相信他的话,却一次次被骗。
        “少爷,你回来啦。要吃早餐吗?”
        此时正是早上八点,夜修宸昨夜十二点离开之后,并没有留在夜宅,而是再次回到了夜门,处理一些白天没有处理完的事情。
        想起苏允儿说是雨洛同意跟她换房间的,心里就一阵烦躁,他在苏允儿的房间找到了雨洛,那时她正在熟睡中,一张小脸一片安恬。
        为了让自己不要冲动之下伤了那个小女人,他拼命压制住自己的怒气,最好的方法便是暂时离开夜宅。
        经过一个晚上的时间,事情处理得差不多了,怒气也退散了不少,毕竟,苏允儿的话,没有丝毫的可信度。
        “嗯。”
        他淡淡地应了一声张妈的话,抬头看了看二楼。
        “小姐呢?”
        “回少爷,小姐还没起床。”
        夜修宸看了看表,再过半个小时,他还得去公司,于是说道。
        “叫小姐下来,吃早餐。”
        只不过是一晚没有见到她,他已经开始想念了,这种感觉,这么多年来,很少有,大概是对她的感情不必再压抑了,一切思念与冲动都喷薄而出,变得理所当然。
        “是,少爷。”
        雨洛此时所在的房间离一楼客厅并不远,夜修宸和张妈的对话清晰地传入她的耳朵。
        她一惊,心里居然开始害怕,经过了那样的事情,她害怕去面对他。
        “小姐?”
        张妈以为她在自己的卧室,于是敲响了那个房间的门。
        雨洛深吸了一口气,她知道逃避不是办法,她总归是要面对他的。
        “张妈,我在这里。”
        她打开房门走了出去,张妈看到她,眼神有些疑惑,大概是奇怪她为什么会从苏允儿的房间出来吧,不过倒没有说什么。
        “小姐,少爷让您下去用早餐。”
        “知道了。”
        雨洛轻轻点了点头,跟在张妈的身后下了楼。
        一楼餐桌上,夜修宸坐在首位,听到下楼的脚步声,抬起头,黑眸看了过来。
        熟悉的小脸映入眼帘么,仿佛一整夜的疲惫与怒气都化为虚无,嘴角情不自禁弯起一个惑人的弧度。
        “洛洛,过来吃早餐。”
        他温柔的眸光和嘴角的笑容,在雨洛看来,却如冬日的雨,一点一滴,都像在零下几十摄氏度,被冻结成冰锥子,深深刺入她的毛孔。
        在他和苏允儿做了那样的事情以后,他怎么还可以这么自然地对着她笑,跟她打招呼?
        “洛洛?”
        雨洛的双手背在身后,十指紧紧绞在一起,他语气越是温柔,她的心便越痛。
        为了不让他察觉自己的不对劲,雨洛抿了抿唇,在心里压制住自己的惊慌,在餐桌前选了一个位置坐下来,却是最远离首位夜修宸的那一个。
        夜修宸眉毛一挑,明显对于雨洛的举动有些不悦。
        原本消退下去的怒气又要冲上来,他刚想发火,却触及她眼底浓浓的黑。
        这个丫头,果然又没睡好!
        夜修宸在心里叹了一口气,吩咐张妈替她准备好早餐。
        餐桌上的气氛很安静,雨洛低着头,脑袋几乎快要埋进餐盘里了,手里握着刀叉,盘子里的土司被她切割得乱七八糟。
        “洛洛,昨晚,肚子有没有痛?”
        夜修宸看了一眼餐桌那一个角落的人儿,轻轻的问道。
        “呲”的一声,是刀叉划过瓷盘的声音。
        “怎么了?土司太硬吗?”
        “没,没有。”
        雨洛急忙摇头,索性不去切割土司,慌乱之中抓起手边的牛奶杯子,喝了一大口。
        “呕——”
        喝得太急,她本来胃口就小,纯牛奶带着一股天然的腥气,一喝,便让她觉得一阵呕意翻涌,她急忙将脑袋朝餐桌旁一偏,干呕起来。
        干呕过后,刚喝下肚子的牛奶返了上来,呛得在她的喉咙里,逼得她剧烈咳嗽。
        “咳咳——”
        雨洛的一张小脸憋得通红,呕意与咳嗽交加,让她难受地眼泪都流了出来,
        夜修宸眉头一皱,倏地一下起身,几步就来到了她的身后。
        “洛洛,怎么了,怎么会呕吐?”
        大手在她背上帮她舒缓着,动作生涩,只能放缓放柔,希望她好受一些。
        夜修宸的到来让雨洛的心猛地一紧,紧绷的情绪让她的呕吐和咳嗽来得更加猛烈,胃里翻江倒海,可是,她绝对不能让他知道自己怀孕了。
        “张妈!”
        夜修宸心里也跟着紧张,凌厉的眸光射向一旁的张妈,后者急忙上前,替雨洛顺着气。
        张妈的动作很到位,片刻之后,雨洛觉得好受许多,平静下来,大口大口喘着气。
        “小姐,喝点水。”
        夜修宸接过张妈递过来的水,送到雨洛的嘴边。
        “乖,喝点水。”
        雨洛眸光一闪,下意识想要闪躲,可是喉咙实在干涩得紧,于是就着他递过来的杯子,喝了一口。
        “张妈,这是怎么回事?怎么会喝了一点牛奶就呕吐?”
        张妈目光有些闪烁地看向雨洛,后者脸色唰地一下苍白,虽然她没说,可是张妈是过来人,早就看出她怀孕的事情。
        雨洛神经紧绷,紧张地看向张妈。
        “回,回少爷,可能是小姐刚刚起床,胃里还不适应。”
        张妈没说出她怀孕的事情,雨洛松了一口气。
        “是吗?”
        面前的人儿,脸色通红,小巧的唇瓣却很是苍白,嘴角沾了牛奶和水滴,他伸手取了一张纸,轻轻地替她擦去。
        “不,不用!”
        雨洛蓦地别开头,躲开了他的手。
        太过剧烈与突然的动作,让夜修宸的手僵硬在半空中,浓眉紧拧,搞不清楚面前的小女人到底在闹什么别扭。
        黑眸一沉,声音也冷了下来。
        “你到底在闹什么脾气?”
        雨洛身体一僵,她没有闹脾气,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排斥他的靠近。
        只要一想到昨晚见到的画面,她便觉得,脑海中一片茫然。
        当他的手指触碰到她脸颊的那一瞬间,她只觉得,他那只手,昨晚,就那样死死扣在苏允儿的身体上,抚遍了苏允儿身体的每一处地方。
        这样想着,她觉得,好脏。
        他的手,曾经,也抚摸过她的脸,她的身体,她无法去想象,那样的一双手,已经沾染了苏允儿的气息。
        她不敢再想下去,她不知道,自己,竟然也是介意的。
        明知道他和苏允儿已经订婚,他喜欢的人是苏允儿,可是,当真的看到他和苏允儿做着这世界上男女之间最亲密的事情,她也会,难受,很难受。
        “我在问你话!”
        她的沉默让夜修宸的耐心尽失,柔软的餐巾纸在他手中化为碎屑,大手钳制住她瘦削的下颚,强迫她对上他的眸。
        “一大早,你在闹什么脾气?!”
        痛意传来,雨洛忍不住皱了皱眉头,眸光在触及面前那双黑眸的时候,下意识闪躲开来,而这无疑,是夜修宸怒气的催化剂。
        “我没有。”
        “洛洛,你做的事,我都还没生气,你倒先闹起了脾气。”
        雨洛错愕地看向他。
        “你在说什么?”
        “昨晚,你为什么不在自己的房间?”
        面对夜修宸的质问,雨洛无言,是她自愿留在苏允儿的房间里的,只是,她没想到,半夜醒来,苏允儿却和他……
        难道,这一切,都是她自找的。她亲手将他推给了苏允儿。那么,她又有什么资格伤心。
        这一切,都是她自己造成的。
        “对不起。”
        雨洛低着头,轻轻地说道。
        夜修宸松开她的下颚,改为用指腹轻轻擦去她嘴角沾染的牛奶污渍。
        她只不过简简单单说了对不起三个字,他便忍不住想要原谅她。
        他总是忘了,她只是一个十九岁的女孩,他不应该,逼得她太紧。
        “好了,洛洛,昨晚的事情,我们都不要再提了,我现在去公司,你好好在家里休息,知道了吗?”
        昨晚的事情,我们都不要再提……
        雨洛的眼里划过一丝不起眼的苦涩,那样的事情,怎么是能说忘记就忘记的?
        夜修宸,既然你爱的是允儿,那么,为什么,还要将我留在身边?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