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162话
        好奇怪啊,明明是那样小小的宝宝,雨洛却感到,它好像在一点一点从她肚子里消失,那么缓慢的速度,让她恐慌,让她觉得,连肺里的空气都变得稀薄起来。
        她用双手护住小腹,大口大口呼吸着,身体却像是被一股未知的力量拉扯着,往下,坠入一团黑暗之中。
        醒来的时候,首先映入眼帘的是病房里雪白的天花板,忘了这是第几次醒来的时候躺在医院了。
        病房门口,聂少堂背对着她,穿着白大褂的医生一脸严肃认真。
        “你太太体质十分虚弱,才刚刚怀孕不到一个月,经不起折腾,这次要不是送来得及时,孩子恐怕也保不住了,以后绝对不能在发生这样的事情,否则,她肚子里的孩子随时都有流产的危险!”
        “医生。”雨洛轻轻地开口,“医生,你不要骂他了,不管他的事,孩子,不是他的。”
        聂少堂脸色一变,双手握成拳头,紧紧的。
        医生是个中年妇女,大概是有过怀宝宝的经验,听了这话以后,口气越发严厉。
        “不管是谁的,当了孩子的母亲就要有做母亲的意识和责任,如果不想要,我建议你趁早打掉!”
        雨洛嘴角紧抿,没有说话,低下头,看着自己的小腹处,眼里划过浓浓的内疚。
        她,不再是一个十九岁的小孩子了,她现在,是宝宝的妈妈了。
        不能再任性,也不能,做出任何会伤害宝宝的事情了。
        在听到医生说孩子没事的那一刻,她竟然有种想要落泪的冲动,还好,它还在。
        真是个坚强的宝宝呢。
        送走了医生,聂少堂走到床边坐了下来。
        “好点了吗?”
        “嗯。”
        雨洛点了点头,不知道为什么,她的视线,却下意识望向了开着门的病房门口,外面,有来来往往的脚步声传来,却没有那个人的。
        看着她也许是无意识流露出来的失落,聂少堂心里一阵揪疼,夜修宸那样对她,她为什么还要对他存有希冀?难道,有了孩子,当真会变得离不开给予她孩子的那个男人吗?
        “小雨洛,医生说,你身体太虚弱,打完这一瓶点滴,才可以出院。”
        “好。”
        面前的人儿,跟他说话的时候,并不看他,明媚的双眸一直傻傻地盯着她的肚子,那里,还什么都看不出来。
        “真的打算,留下它了吗?”
        “嗯。”。
        单音节的声音从她喉咙里发出来,异常坚定。
        “为什么不告诉他?”
        雨洛的手一顿,昏倒前的记忆如潮水般涌来。
        “少堂,从今天开始,我只是他的妹妹而已。孩子,只是我一个人的,我会努力让它好好健康发育的。”
        聂少堂看着她,她是那样地小,十九岁的年纪,抱在怀里,重量都可以忽略不计,他无法想象,这样的她,要怎样一个人去抚养一个孩子长大。
        “小雨洛!”
        他突然拉过她的手,紧紧握在手心,双眼里,隐藏着一如往日的深情。
        “离开他,跟我在一起,好不好?我会把你肚子里的宝宝,当做自己的孩子一样,我答应你,我一定不会嫌弃它的。”
        聂少堂说得急切,像是害怕她的拒绝一样,手上用了力,将她的双手握得紧紧的。
        雨洛脸色一白,她没有想到聂少堂会说这些话,一时间,不知道该回答些什么,他给的爱太沉重,她却,无法给予任何的回报。
        “还是,不行吗?”
        聂少堂喃喃地问着,其实,她早就已经给了他答案,可是他却不肯死心。在医院走廊山,夜修宸答应过他的事情没有做到,他后悔了,他后悔选择退出。可是,到今时今日,他才彻底明白,这段感情,主导者从来都不是他,就算他全心全意就如何,有些人有些事,错过了,便是一辈子的事。他从未想要错过她,而她,却在半路上,改变了方向。
        然而,那个诱使她改变方向的人,如今,却和别的女人结婚,当着全世界的人宣布,她,只是他的妹妹而已。宴会厅上,夜修宸对她的态度,足以让全世界的媒体相信,她,不过是他夜修宸一个不受宠的妹妹而已,即便是受了伤,也丝毫不会耽误他订婚的行程。
        “对不起,聂少堂,一切都是我的错,我无法说服自己再和你在一起。孩子,我会用自己的生命去保护它,从现在开始,它只是我一个人的宝宝而已。”
        病床边悬挂的点滴已经到了尽头,护士来取下了瓶子和雨洛手腕上扎入的枕头,告诉她可以出院了。
        雨洛对护士感激地笑了笑,掀开身上的床单起身下床。
        “请问刚才那位医生在哪里?我想问她一点事情。”
        护士礼貌地领着她去了刚才那位医生的办公室。
        聂少堂站在门口,静静地看着她坐在医生的对面,手里拿着一张纸,仔仔细细记下医生给她的建议和注意事项,突然觉得,她和他之间的距离,在不知不觉中,原来,已经这么遥远了。
        从医院出来,雨洛心里很兴奋,刚才听医生说了一些怀孕的事情,原来,宝宝在四五个月大的时候,会在妈妈的肚子里动来动去,她好期待那一天的到来。
        聂少堂默默跟在她的后面,替她挡住行人的冲撞,看着她激动的样子,心里情不自禁地想,要是,她肚子里的那个孩子是他的,那该有多好。
        “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打车回去,今天麻烦你了,聂少堂。”
        聂少堂身体一僵,开着车门的手停在半空中,她已经招手拦住了一辆计程车,对着他挥了挥手,坐了上去。
        她甚至,连最后的机会,都不肯给他。
        雨洛,我们,真的不可能了吗……
        “师父,麻烦到凌山的半山腰停。”
        坐上了计程车,雨洛脸上的笑容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眉头紧锁。
        回到夜宅,张妈迎了上来,像是没有预料到雨洛会突然回来。
        “张妈,你去忙你自己事吧,我先上楼了。”
        “好的,小姐。”
        回到房间,雨洛坐在床上。既然他已经和允儿订婚了,那么,她应该可以离开了吧。
        想到这里,雨洛起身,开始在自己的房间四处翻找着什么东西,不一会儿,就找出几个动物形状的储蓄罐。
        她重新回到床上,将那些储蓄罐一个一个打开来,将里面的东西全部倒在床上,“叮叮当当”的硬币声音传来,还有许许多多的零钱,整整在她面前堆积成了一座小山。
        这是她从小到大一点一点打工赚来的积蓄,为了不让自己随便花掉,她分别装在了不同的储蓄罐里,藏在她一眼看不见的房间角落里。
        看着面前堆积成小山的钱,虽然都是零钱,可是加起来,应该还是能维持一段时间的生活的。她可以找个安静美丽的地方住下来,陪着宝宝一天一天长大。唔,她可以去罗马,那里,是她最向往的地方。
        罗马……雨洛的神情有些恍惚,那是她最想去最向往的地方,她的愿望是有一天能和自己爱也爱她的男人一起在那里生活一段时间,哪怕只有一天,她也会觉得很幸福的。
        没关系。医生说,怀孕的人要保持愉悦的心情,雨洛尽量让自己露出一个笑容。有宝宝陪她就好。
        打定了主意,雨洛开始收拾东西,她的衣服并不多,十几年来用自己的钱买的衣服,还没有夜修宸这半个月来替她买的多。
        她不打算将那些衣服带走,只挑了一些自己喜欢的常穿的,统统抱出来,放到床上。
        “少爷,你回来啦。”
        有低沉的脚步声传来,雨洛手一僵,地上的衣服便落到了地上,她急忙蹲下去捡,一双修长有力的腿却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你在做什么?”
        夜修宸的声音隐藏着压抑的愤怒,视线落在她地上散落的衣服、床边放着的行李箱,还有床上那堆零钱,脸色变得很是难看。
        “说话!”
        手腕被他紧紧抓住,夜修宸怒视着她。
        “痛——”
        眸光扫过她手腕上一抹青紫色的针孔,她贫血,皮肤又很是敏感,每次打了点滴,都会留下很浓的印记,要好几天才会消散开去。
        不知道为什么,心里的怒气一下子便退了下去。
        夜修宸松了松手上的力气,轻轻地问道。
        “打点滴了吗?哪里不舒服?医生怎么说?”
        雨洛一怔,难以置信地看着面前的男人,他眸中浮现的温柔那样真实,让她觉得措手不及。
        “你,还会关心我吗?”
        “傻洛洛,怎么这么问?”
        记者不在,他已经没有必要故意对她冷淡,天知道,看到她摔倒在地,他有多么想第一时间冲上去将她狠狠揉在怀里,还好,她没有事。
        雨洛的嘴唇颤抖着,她无法理解夜修宸的态度,转变得那样快,让她几乎快要以为,在酒店的那一幕,是她一个人在做梦。
        她傻傻的样子让夜修宸心里一动,大手一伸,将她捞进怀里,低下头,吻上了她的唇。
        雨洛惊愕地撑大了双眸,想要挣扎,他却臂力惊人,炙热的吻,辗转吸吮,让她不由自主地沦陷进去,缓缓闭上了双眼。
        “夜,我的行李放在哪里?”
        苏允儿的声音从门口传来,雨洛心里一惊,蓦地推开了面前的男人。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