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159话
        医生开了药方,对着聂少堂又是一顿训斥,雨洛想要开口解释,却被他阻止了。
        出了医生的办公室,她跟在聂少堂身后,他去前台帮她拿药,背影看上去有些落寞。
        走廊的长凳上,雨洛呆呆地坐在那里,这层楼是妇产科,坐在长凳上等待诊断的人,大多数都是怀孕的,有的肚子已经很明显了,而有的,跟她一样,平坦依旧。
        “小姐,你也是来检查的吗?几个月了啊?”
        身边坐的是一位年轻的女孩,脸上带着兴奋的笑容,身后站着的应该是她的老公,两个人都很年轻。
        “我,十五天了。”
        雨洛茫然地报着医生说的时间,这样算来,在李叔老家的那一夜,就怀孕了。
        “哇!”那女孩惊叹一声,视线落在雨洛的小腹上,“才十五天啊,那一定才这么丁点儿大。”
        她眯着眼睛用拇指和食指做了一个动作,示意十五天的胚胎有多么小,一边比划还一边转过头去征求自己老公的意见,后者宠溺地对她点了点头。
        十五天的宝宝,有多大呢?不,还不成称之为宝宝吧,一定,比一个细胞大不了多少的。
        雨洛突然觉得好神奇,一个人的生命还未结束,另一个人的生命就在她身体里延续,好微妙的联系,却又,好紧密。
        “小姐,你的丈夫呢?没有陪你来吗?”
        丈夫?
        雨洛的眼神有些恍惚,这个字眼对她来说无疑是陌生的。孩子是夜修宸的,可是,他却不是,她的丈夫。
        她和夜修宸到底是怎样的关系,她想不通,也不想去思考。
        大概是意识到自己说错话了,那女孩吐了吐舌头,有些尴尬。
        “小雨洛,好点了吗?”
        一直干燥的大掌贴上了她冰凉的额头,雨洛抬起头,走廊尽头,阳光透进来,面前站立着的男人,脸上的笑意,越发让人觉得温暖。
        胳膊被人撞了一下,那女孩望着聂少堂,双眼发光。
        “你老公,好帅!”
        雨洛直觉想要说些什么,却看到聂少堂对那女孩礼貌地笑了笑。
        “你也很漂亮。”
        那女孩立刻倒吸一口凉气,引来她身后自家老公的不满,恰好护士叫到了她的号,于是她吃醋了的老公强行拉着她走掉了。
        聂少堂在她旁边坐了下来,递给她不知道什么时候买来的面包和牛奶。
        雨洛接了过来,低下头,声音有些哽咽。
        “谢谢你,聂少堂。”
        聂少堂眼里划过一丝苦涩:“小雨洛,我们之间,不需要说这三个字,我所做的一切,都是我自愿的,你不用有什么负担。”
        “对不起。”
        除了谢谢你和对不起,雨洛不知道自己还能说什么,手中的面包被她捏得变形,有太多太多的事情不在她的预料之中,她也曾想过要和聂少堂生活一辈子,可是,如今,她的肚子里,却孕育着夜修宸的孩子。
        聂少堂没有说什么,两个人静静地坐在医院的走廊,前来检查的夫妇来来往往,偶尔还有几声新生儿的哭泣传来。
        良久,雨洛听到身边的男人开口。
        “他,知道吗?”
        雨洛一怔,继而摇了摇头,就连她,也是今天才知道的。
        聂少堂看向她:“打算什么时候,告诉他?”
        “我,不知道。”
        她是真的不知道,从来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不是没有想过会没有吃避孕药的后果,只是,没想到事情来得这么突然,突然到让她措手不及。
        她和夜修宸之间的关系太复杂,这个时候有了宝宝,她不知道,是不是一件不该发生的事情。
        “小雨洛。”聂少堂掰过她的双肩,让她抬起头看着他,“你,爱他吗?”
        雨洛身体一僵,不可思议地看着聂少堂,他的脸上,带着前所未有的认真。
        这个问题,犹如晴天霹雳,对于雨洛来说,她紧紧抿着唇,久久没有回答。
        “走!”
        聂少堂突然起身,拉起她的手,往来时的医生办公室走去。
        “你要带我去哪?”
        他头也不回,冰冷的字眼传入她的耳朵。
        “把孩子拿掉!”
        “不!”雨洛瞳孔一缩,猛地挣扎,将手从他的大掌中挣脱出来。
        聂少堂望着她苍白惊恐的小脸,被她甩掉的手僵硬在半空中,心里,像是被针扎了一样。
        “雨洛,既然不爱他,为什么还要留下他的孩子?”
        雨洛的身体一晃,脚下站立不稳,往后退了几步,他想要上前扶她,被她躲了开来。
        既然不爱他,为什么,还要留下他的孩子……
        是啊,为什么……
        雨洛的思绪一片混乱,她不断问自己,为什么要把避孕药丢掉?情蛊明明已经解除,她为什么还是抗拒不了他的占有,为什么要任由他一次次在他体内释放?
        什么时候,开始变得这么犹豫了?是知道李叔的死与他无关吗?是知道母亲犯下的错让她无法恨他吗?还是,从知道那个不顾性命救她的人是他开始,她就,无法对他真的恨了?
        “雨洛,其实,你是不恨他的吧。”
        聂少堂看着她不断变化的复杂神情,半晌,缓缓地说道。
        “一个人,是无法替一个自己恨的人心甘情愿生下孩子的。小雨洛,至少,你对他所谓的恨,是不存在的。”
        聂少堂的双眼,一瞬间变得暗淡无光。
        “走吧,我送你回去。”
        再次回到夜宅,已经是三个小时以后了,远远超过了夜修宸所同意的一个小时。雨洛让聂少堂将车停在了山脚。
        雨洛低下头,想要解开身上的安全带,一直手,已经先她一步替她解了开来。
        “聂少堂。”她突然叫住了他,“你可以,替我保密吗?”
        “为什么?”
        雨洛眸光闪了闪,这个问题,她一如既往的不知道,只是,单纯的,在弄清她和夜修宸之间的关系之前,她不想告诉让任何人知道。
        “好。”
        还未等她回答,聂少堂已经点了点头,只要是她想要的,他都会满足。
        “谢谢你。”
        雨洛不再看他,多看一眼,便是多一份愧疚。
        “小雨洛。”聂少堂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如果可以,答应我,不要,爱上他。”
        小雨洛,即使,他爱你,你也不要,轻易,爱上他。他那样的人,爱上了,便是注定要受伤。而我,舍不得你,受伤。
        车子缓缓启动,曾经挨得那样近的两个人,距离渐渐拉远,越来越远……
        刚踏进夜宅,雨洛便察觉到了一股浓浓的低气压。
        还没到下班的时间,而此刻,原本应该在公司的男人,却出现在了夜宅的客厅。
        修长有力的双腿交叠,夜修宸坐在橘色的站皮沙发上,一只手,搁在沙发扶手上,指尖轻点,状似闲适,唯有那双深不见底的黑眸,泄露了他此刻的紧张与压抑的愤怒。
        “去哪里了?”
        低沉冰冷的声音传来,夜修宸看向她,松了一口气的同时却又无法不生气。
        “去百货大楼逛了一下。”
        “呵。”夜修宸起身,瞬间便逼近她,下一秒,瘦削的下颚落入他强劲的虎口。
        “洛洛,什么时候,学会说谎了?”
        她不知道,当他刚才看到她坐着聂少堂的车回来之时,他要用多大的自制力,才能控制住他继续坐在沙发上,等待她进来。
        然而,这一等,又是半个小时。从山下到半山,平常只需要十几分钟的路程,她居然花了半个小时,让他如何不去想她和他到底在车里做了些什么!
        “既然不相信,为什么要问我?”
        雨洛毫不避讳地回看着他,脑海中是在广场上见到的一幕,他和苏允儿,在西餐厅里,面对面坐着,一冲动,不该说的话便脱口而出。
        她知道,她这样的回答,一定会惹怒他。
        果然,夜修宸的双眸危险地眯了起来,手上用了力,她的下颚渐渐变形,痛意袭来,他却丝毫没有要松开她的意思。
        “你今天那样求我让你出去,就是为了,去见他?”
        莫须有的事情,到了夜修宸的眼里,变成了蓄谋已久的背叛。
        雨洛错愕地望着他,不知道该说什么,也不知道能说些什么,只要他愿意,他能将她和聂少堂想象得更不堪一些。
        “说话!”
        她的沉默无疑激怒了夜修宸,声音提高了一个分贝,近在咫尺的距离,她能看到他黑眸中越来越浓的怒气。
        理智告诉她应该解释,可是,脑海中一个念头闪过,她只是看着他,不打算解释。
        夜修宸再也控制不知,她娇小的身体被他扔在了沙发上。
        他压了上去,她身上的衣服在他手中化为碎片,他发泄般地咬着她的唇,舌头狂肆地掠夺她口中的美好。
        身下一痛,他毫无预警地进入了她,接着,便是一次重过一次的撞击。
        如果说,前一秒,还想不通她和夜修宸之间,是什么关系,那么,从他贯穿她的这一秒,她觉得,她对他,只不过是一件随时随地可以发泄怒气与欲。望的东西,或者工具罢了。
        身上的男人,动作激烈而快速,紧紧抵住她的身体,发了狠般地撞击。
        身体被他顶撞地一次次撞向沙发的扶手,身下干涩的甬道被剧烈的摩擦产生的疼痛折磨着,渐渐的,小腹处也升起一阵痛意。
        雨洛情不自禁地抚上自己的小腹,那里被他男性的象征顶了起来,而那里,也孕育着一个,小小的生命。
        抚摸着腹部的手腕一紧,被他狠狠抓住,压在头上。
        雨洛缓缓闭上双眼,没有挣扎,也没有反抗,她给自己下了一个赌注。
        如果,这个生命,就这么在他的撞击下消失,那该,多好……
        *
        今天更新完毕,亲们明天见~~~
        大好放假时间坐在电脑前码字的小串串,表示压力很大,想泪奔~~~亲们节日快乐哦~~~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