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155话
        雨洛的身体一瞬间绷得死死的,耳边轰隆隆的,有那么一刹那,她好像什么都听见,什么都看不见,什么都无法思考,空气中,只剩下她急速的心跳声和伏在她身上的男人急促的呼吸声。
        夜修宸的呼吸声渐渐平复,可就在她抱住他的身体不让他离开她体内的那一刻,他所爆发出来的激动,久久不能平息。
        说不出是什么感觉,但是,当他在她体内完完全全释放的那一刻,他好像觉得,有什么东西,圆满了。
        他好像把她累坏了。
        夜修宸的手,那双沾满了鲜血属于夜门少主的手,以常人无法想象的温柔与小心翼翼,轻轻拨开身下女孩额头上、脸颊上汗湿的头发,俯下身,在她满是汗水的脸颊上印下一个个绵密的吻。
        手上传来的触感光滑、细腻,她的右脸颊,恢复了往常的白皙。
        他爱怜地吻上她早已被他折磨得红肿的嘴唇,直到睡梦中,她不安分地皱起了眉头,他才恋恋不舍地离开,翻身,滑下她的身体,从背后,双臂占优势地将她拥进怀里。
        深邃的黑眸溢满餍足与兴奋,怀里是她的存在带来的充实感,夜修宸薄唇勾起一个迷人的弧度,缓缓闭上双眼,身体紧紧贴着她的,睡了过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黑暗中,男人的怀里,原本熟睡的女孩,缓缓睁开了双眼。
        纤细的十指,紧紧拽着身下的床单,她感到,他注入她体内的东西满满的存在,微微一动,便顺着大腿根处流淌下来。
        雨洛的脑子一片空白,就在他问她想不想要一个他的孩子的时候,她竟然鬼使神差地阻止了他离开她的身体。然而,她知道,她并不是因为想要他的孩子。
        颤抖的手轻轻抚摸着自己的右脸颊,那里,已经不再痛,也不再灼热,更不再有通红丑陋的疤痕。
        情蛊,唯一的解药,便是雄蛊携带者,毫毫无保留地在雌蛊携带者体内释放。
        她告诉自己,她不是想要他的孩子,只不过,想要一个解药罢了……
        “洛洛,怎么这么早就醒了?”
        雨洛心里一怔,这才发现,她竟然,一夜没有合眼。
        夜修宸搁在她腰间开始缓缓移动,往下,从她睡衣的下摆探了进去。
        “不,不要——”
        她以为他是想再度要她,急忙伸出手想要阻止他,他却反握住她的手,带着她,慢慢贴上她平坦的小腹。
        “洛洛,你说,这里面,会不会已经有了我们的宝宝?”
        雨洛的脑子,无法思考,身后的男人将下颚嵌入她的肩,大掌握住她的,着迷地在那个特殊的部位来回摩挲,不知疲倦。
        听不到她的回答,他握住她的双肩,将她掰转过来看着自己。
        “怎么不说话?累了?”
        雨洛下意识点了点头,事实上,这个男人的精力太过旺盛,昨晚仿佛很是兴奋,不知餍足地要了她一次又一次,加上她一夜没合眼,此刻,早已经是筋疲力尽。
        夜修宸的视线,落在她眼下新形成的暗影,语气有些懊恼。
        “对不起,洛洛,昨晚把你累坏了,乖,再睡一会儿,我听人说,孕妇需要足够的睡觉,肚子里的宝宝才能健康发育。”
        雨洛的脸色苍白,他突然变得絮絮叨叨,俨然认定了她肚子里会有他的宝宝,可是,她从来,都没有想过,要留下这个可能存在的胚胎。
        不想再听他嘴里说出她不想接受的字眼,她闭上双眼,轻轻说道。
        “我累了。”
        夜修宸果然不说话了,大手一伸,拉过被子替她掖好。
        “好,再睡一会儿。”
        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接近中午的时间了。
        房间里除了自己以外,没有别人。
        雨洛下意识伸出手,探了探身边的位置,上面还残留着他的体温,大概,是刚刚离开。
        一夜放纵的代价,便是全身散架一般的疼痛,雨洛挣扎着下了床,残留在她体内的液体立刻顺着大腿流了出来,让她的脑袋再度一片茫然。
        她抿了抿唇,拿起一旁换洗的衣物,进了浴室。
        温热的水柱哗啦啦打在身上,她使劲搓洗着,她不想要,不想要他在她体内留下任何的东西。
        浴室的墙上,镶嵌的镜子清晰地映照出雨洛的脸,右脸颊,没有丝毫的瑕疵。
        她达到了目的不是吗?
        手控制不住抚上自己平坦的小腹,既然已经达到了目的,其余的,她不会让它发生。
        因为已经接近中午,李嫂在厨房做饭,阵阵食物特有的香气飘散出来,很是诱人。
        李嫂看到雨洛出来,暧昧地冲她眨了眨眼。
        “昨晚累坏了吧?先喝点银耳汤?”
        雨洛的脸,几乎是立刻就变得通红,乡下的瓦房本来就不隔音,她下意识舔了舔自己的唇瓣,就算那里被她咬得死死的,他剧烈的动作还是让她发出了羞人的呻吟。
        好在李嫂没有接下去询问,不然,她真的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
        坐在厨房里的饭桌前一口一口抿着银耳汤,雨洛状似随意地问道。
        “李嫂,这里附近有诊所或者药房吗?”
        李嫂回头看她:“洛洛小姐不舒服吗?要不要等夜先生回来带你去看看?”
        “不过刚才,我家那位带夜先生去视察果园了。夜先生人真好,我们家之所以有今天,全靠夜先生帮忙。”
        看着雨洛茫然的样子,李嫂继续说道。
        “洛洛小姐不知道吗?我们家那位以前只知道吃喝滥赌,是夜先生给了他一笔钱,让他好好做生意的,这才有了这片果园……”
        雨洛手一颤,碗里的银耳汤便洒落在了手背上。
        “对了,洛洛小姐,你哪里不舒服?我带你去吧。”
        雨洛回过神来,对李嫂笑了笑。
        “不用了,你告诉我哪里可以买药,我自己去好了。”
        “嗯,出门往右走五百米左右到了马路,再顺着马路往左走一两百米,路边就有一个诊所,凡凡的药就是在那里买的。”
        “好,谢谢你,李嫂。”
        雨洛放下碗站了起来,走了几步,又回过头,对李嫂说道。
        “李嫂,我,不想要他担心,所以,我去买药的事……”
        李嫂了然地笑了笑:“知道了知道了,你跟夜先生真是恩爱,他出门的时候还特地嘱咐我不要吵醒你呢。”
        雨洛没有说话,勉强笑了笑,往屋外走去。
        诊所和屋子之间的距离并不远,十几分钟的时间,雨洛便买好了药回来。夜修宸和李叔的儿子还没有回来,她松了一口气,手心紧了紧口袋里买的药。
        “洛洛小姐。”
        要进屋子的时候,李嫂从她的房间里走了出来,叫住了雨洛。
        “有什么事吗,李嫂?”
        “洛洛小姐,这是替我公公整理遗物的时候遗漏下来的一些东西,我现在把它交给你,也算是了了他的心愿。”
        雨洛点了点头,接过李嫂手中的袋子。
        李嫂转身进了厨房继续准备午餐,雨洛推开房门走了进去。
        袋子很小,里面都是一些李叔贴身的东西,还有,几页泛黄的纸。
        雨洛认出,那几页泛黄的纸,跟李叔的日记上的纸张一模一样,她疑惑地拿了起来,上面记录的日期,竟然是李叔出车祸的前一天晚上。
        雨洛惊愕地翻开第一页,与之前的笔迹不同,字迹,明显还是比较新的。她拿了起来,一行一行字开始阅读。
        她的脸色随着一个字一个字的阅读而越来越苍白,捏住纸张的手也快要因为太过震惊而拿不稳。
        她压抑住自己凌乱的情绪往下读,直到,最后一个字,脑子里已经乱成了一团。
        她忘了自己是怎么把这几页纸放回袋子里的,整个人颓然跌坐在床上……
        “老婆子,我回来了。”
        李叔的儿子豪迈的声音在屋外响起,伴随着细碎的脚步声,而其中一个脚步声,渐渐往这边房间靠近。
        雨洛心里一惊,急忙伸手擦去脸上的泪水,手里的袋子掉落在地,她急忙弯下腰捡起来收好,可是,弯腰的时候,口袋里装的药瓶不小心滑落出来,打在水泥地上,发出一声闷响。
        “洛洛,醒了吗?”
        她伸手想要捡,却只来得及捡起来其中一个,剩下的一个药瓶还没来得及捡起来,房门已经被人推了开来,夜修宸的声音在背后响起。
        “洛洛,你在做什么?”
        雨洛慌乱地想要将地上剩下的一个药瓶捡起来,然而,一道黑影闪过,一只大手已经先她一步捡起了地上的药瓶。
        “你在吃什么?!”
        夜修宸的声音变得冰冷,黑眸死死地盯着面前的女孩,她脸色苍白,身体微微颤抖,紧张的视线一动不动地盯着被他捏在手里的瓶子。
        心,控制不住地愤怒。
        手上用了力,塑料做的药瓶几乎快要在他手中变形。
        *
        今天更新完毕,明天见哦~~~
        PS:串串①屋满了,亲们加串串②屋146557489或者串串VIP群144240713吧,群号在左边的作家简介里有写~~加入串串②屋请务必备注你喜欢的主角名,加入串串VIP群请务必备注你在小说阅读网的用户名~~~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