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152话
        镶嵌着鹅卵石的林荫小道上,行驶着一辆黑色高贵的房车。宽敞的车厢内,灯光被调暗,后座上,一个五官几近完美的男人,冷凝的黑眸,此时染上了一层温柔,他低着头,静静地注视着怀里的人。
        被男人抱在怀里的人儿身材娇小,身上裹了一张软软的毛毯,只露出她的脑袋,巴掌大的小脸上此刻带着恬静的睡容,就连浓密卷翘的睫毛都是安恬的,静静地盖住她明媚的双眸。
        “莫司,还有多久到。”
        “回少主,大概还有半个小时。”
        “嗯。”
        男人淡淡地点了点头,从始至终,视线都不曾离开怀里熟睡的女孩。
        要去的目的地很远,为了不吵醒她,昨晚在她睡前喝的牛奶里下了轻微的安眠药,希望等到她一觉醒来,就能给她一个惊喜。
        想来,药效也快过了,她也该,醒来了。
        安眠药是经过特殊加工的,可以严格控制药效发作的有效时间,果然,几分钟后,怀里的人儿有了动静,睫毛缓缓颤动着,然后,睁了开来。
        眼前的视线有些模糊,像是不断有阴影从自己脸上打过,她伸手揉了揉自己的眼睛,感觉到四周的空间有些陌生,而整个人,也像是在运动着的。
        “醒了?”
        一声低低的笑从头顶传来,雨洛一下子睁大了双眼,这才发现,自己居然是被他抱在怀里的,而两个人,都在车上,车,还是行进着的。
        “这是,哪里?”
        她满是疑问地开口。
        “困不困?再睡一会儿,马上,就知道了。”
        雨洛心里有些不安,她想起昨晚他说,今天要带她去一个地方,只是去哪里,他并没有说,她也不知道。
        她有些好奇地看向车窗外,快是接近晌午的时间了,不算宽广的林荫道上,人烟车辆稀少,道路两旁的高达梧桐树不断往后倒退。
        随着车辆的行驶,前方的路也越来越狭窄。
        大约过了半个小时,前方的路突然变得豁然开朗,不再是林荫小道,取而代之的,是宽阔的碎石子路,石子路两旁,是大片大片的农田,里面没有种庄稼,反而是,一大片一大片的水果,各种各样的,应有尽有。
        雨洛惊愕地微张着嘴唇,空气中漂浮着土壤清新的味道,混合着水果特有的清甜,很是舒服,她忍不住趴在车窗前,贪婪地呼吸着。
        “这里,是哪里啊?”
        夜修宸没有回答她,因为车子已经停靠了下来。
        莫司打开车门,夜修宸拉着雨洛的手下了车,双脚踏上碎石子路,放眼望去,绿油油一片,甚是赏心悦目。
        雨洛被这突然冒出来的景象惊呆了,好美。
        怔楞之间,一行人已经迎了上来,他们身上穿着朴素的衣服,男男男女女,皮肤清一色的古铜,脸上带着热情的笑容。
        “夜先生,欢迎,我没想到夜先生回来。”
        为首的是一个大约三十岁的年轻人,手掌在衣服上反复擦拭了好几下,这才伸出手,想要跟夜修宸握手。
        夜修宸对他点了点头,回握住了他的手,然后,回过头,看向身后还沉浸在美丽景色诱惑中的女孩。
        “洛洛,过来。”
        那年轻人一愣,顺着夜修宸的视线看过去,脸上的表情变得激动起来。
        “夜先生,这一定是,洛洛小姐吧?”
        雨洛迷惑地望着眼前的年轻人,陌生的面孔上似乎带着似曾相识的五官,可她几乎能确定,她没有见过他。
        “我是雨洛,请问您是?”
        那人大概是太过激动,不知道说什么才好,求助地看向夜修宸。
        夜修宸伸手拉过雨洛,揉了揉她的头发,然后指着那年轻人。
        “洛洛,这是,李叔的儿子。”
        “洛洛小姐,我常常听我父亲提起你,很高兴见到你。”
        雨洛脸色瞬间苍白,她难以置信地看着夜修宸,他对她点了点头,她缓缓转过身子,眸子里闪动着复杂的情绪。
        “你是,李叔的儿子?”
        “是,洛洛小姐,我是。”
        “李叔他,对不起……”
        雨洛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鼻子一酸,眼泪就流了下来。
        李叔的儿子慌了,急忙开口安慰。
        “洛洛小姐,不关你的事,那是场意外,我们谁都不想发生,怪只怪,父亲他,这一生,太苦……”
        说到这里,跟在李叔的儿子身后的那些人,也个个神情黯然,大概,都是李叔的亲戚,谁也没想到,李叔那么多年没回老家,这一别,便是生死之隔。
        “洛洛,别哭了,我们,去看看李叔。”
        雨洛抚开了夜修宸伸过来的手,她没忘记,李叔的死,跟这个人有多么大的关系,她无法说服自己原谅他。
        夜修宸举在半空中的手一僵,黑眸里满是隐忍。
        李叔的儿子见状,恢复了热情的笑容,毕竟,夜修宸和雨洛过门是客,他不能怠慢。
        “夜先生,洛洛小姐,快晌午了,如果不嫌弃的话,先到我家用餐,吃过饭,我带你们去父亲的坟前。”
        雨洛点了点头,跟在李叔儿子一行人往村子里走去。
        没错,这里,是偏僻的乡下,李叔的老家,便是在这里。
        一路上,李叔的儿子一一向她介绍了跟着来的那些人,她在他们的脸上,仿佛看到了李叔的影子,深埋在心底的悲恸涌上心来,她拼命压制住自己,不要流泪。
        “我可以,先去,看看李叔吗?”
        她忍不住,李叔临走前的最后一面,她都没能看见。
        李叔的儿子看了一眼雨洛身边的夜修宸,半晌,点了点头。
        “洛洛小姐,我带你去。”
        李叔的儿子对剩下的人说了些什么,然后领着雨洛和夜修宸去了李叔的坟前。
        乡下人的坟墓,总是简陋的,不过才半个月多的时间,水泥堆砌的坟前,已经长齐了杂草。
        雨洛缓缓地靠近,每一步,都像是有千斤重,压得她喘不过起来。
        简陋的石碑上,刻着李叔的名字,她的手轻轻地抚过,陌生的名字,她甚至,不知道他的全名,十四年来,却是在他的照顾下一天天长大的。
        母亲去世之后,一夜之间,她好像被这个世界抛弃了一样,而李叔,将她当成自己的亲生女儿,安慰她,呵护她,不让她被下人们欺负,也不让她收到别人的伤害。
        而如今,这世上唯一对她好的人,却被这冰凉的泥土永永远远埋葬。
        雨洛突然觉得,这个世界上,再也没有人关心她,从此,她真的,只剩下自己一个人了。
        “洛洛小姐,父亲生前,最放不下的人就是洛洛小姐,他说过,每每看到洛洛小姐笑,他都觉得很高兴。父亲没有女儿,我不孝,之前做了好多对不起父亲的事,父亲一直将洛洛小姐当做自己的女儿对待,所以,他一定不希望看到洛洛小姐为他伤心。”
        雨洛的眉头因为忍着泪水而紧紧皱在一起,她不能哭,她答应过李叔的,无论遇到什么困难,她都,不能哭。
        “洛洛,地上凉,起来吧。”
        夜修宸上前,俯下身,将跪在地上的雨洛扶了起来,看着她通红的眼眸,有些心疼。
        “回去吧。”
        他握着她的手,从手心传来的温度冰冰凉凉,感受到她的挣扎,他紧了紧,不松手。
        雨洛不再挣扎,缓缓地抬头看着他。
        “你为什么要带我来?”
        这个问题,夜修宸也问过自己,他明明知道,她对他的误解有多深,她执着地认为李叔的死,是他造成的,明明知道,带她来李叔的坟前祭拜,无疑是在提醒她对他的恨,可是,昨天,看到她为了下人搬走李叔的东西而流泪,他竟然,不忍心。
        他不忍心看着她流泪,不忍心看着她因为思念李叔而憔悴,所以,他带她来了。
        可是,他没有解释,因为他知道,她不会相信,更不会在乎。
        他没有回答她的话,雨洛也不再追问,无论他是什么动机,她都不想再去思考。至少,见到了李叔的坟墓,至少,她知道,他去了哪里……
        李叔儿子的家是标准的小青瓦房,一共有三间,最前面是一块空旷的院子,里面种上了一些花草还有果树。
        远远的,一个小小的黑影扑了过来,雨洛毫无防备,只觉得小腿一紧,整个人,差点被突如其来的冲力扑倒。
        “姐姐好。”
        奶声奶气的声音传来,雨洛低下头,居然,是一个粉嫩粉嫩的小男孩,短手短腿,拽住了雨洛的裙摆不放。
        “凡凡,放开姐姐!”
        李叔的儿子大吼一声,小男孩不但不害怕,反而拽得更紧了。
        雨洛对李叔的儿子摇了摇头,表示没有关系,她在小男孩面前蹲了下来。
        “宝宝,你叫什么名字啊?”
        “饭——饭——”
        几岁大的孩子,牙齿都没长全,个别字眼说起来有些不清不楚。
        “姐姐叫洛洛,你可以叫我洛洛姐姐。”
        凡凡有一双明亮的大眼睛,天真地在雨洛的脸上打量着,末了,突然疑惑地伸出小手,指着她的右脸颊。
        “姐姐的脸,怎么这么红啊?”
        *
        亲们周末快乐,端午节快乐,要吃粽子哦~~~今天大家希望串串更新多少?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