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1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151话
        雨洛小腿上的枪伤已经基本痊愈,夜修宸没再勉强她去公司上班。
        夜修宸的书房里,除了落地窗以外的三面墙,全都是书架,书架上整整齐齐摆放了各种各样的书籍,但大多数都是精装的外文原著,还有商场上的书籍。
        他没有骗她,琳琅满目的书籍中,确实有比较相对比较浅显易懂的英文原著,只不过,对她来说,一时半会儿要流畅地阅读,还是有些困难。
        不过,她的原意,本就不是在此,只是,整间书房的书加起来少说也有好几千本,她不知道,莫司口中所说的真相,到底,是什么。又或许,根本,不是书。
        最初拿到书房钥匙的时候,雨洛不敢轻举妄动,她怕被夜修宸看穿她真正的目的,于是每天在他回夜宅之前,都回拿出那几本她稍微看得懂一些的英文书籍,认真阅读,并用笔圈出不动的地方,向他请教。
        夜修宸很耐心,他的声音低沉,带着特有的好听的磁性,晦涩的英文单词到了他的嘴里,都变成了动听的音符,就连释义,也变得浅显易懂起来,可是,雨洛却听不进去。
        夜晚,是雨洛最恐惧的时刻,每晚,夜修宸都会狠狠地占有她,每一次他在她身上肆意掠夺,她都会觉得,右脸颊散发着巨大的灼热与刺痛,这种感觉,随着他的占有一次比一次强烈,甚至,夺去了她的意识,让她的身体不由自主被他蛊惑,被他引导。
        她隐隐觉得,身体的这种反应,一定,和她右脸颊的红斑有关。
        从二楼的窗户望下去,夜修宸的车已经往山下开去,雨洛不敢浪费一分一毫的时间,手心里紧紧拽着他给的钥匙,打开门,往书房走去。
        在走廊上遇到了莫司,雨洛身子一僵,莫司并没有说什么,仍是那样的面无表情,恭敬地叫她“小姐”,可雨洛总觉得,她对不起他。
        书房里的光线很昏暗,空气中漂浮着一种书籍散发出的特有的古老气息,
        雨洛小心翼翼地反锁上房门,前几天已经将两面墙的书架都查看了一遍,现在,只剩下东面的最后一个书架。
        视线一一扫过上面每本书的名字,找寻可能隐藏着真相的书籍,然而,却仍旧如大海捞针一般困难。
        拿出一本古老的食谱,翻过了每一页,却没有找到想要的答案,于是失望地放回原来的位置。
        雨洛个子本就不高,书架却足足比她高出了有大半米,她踮起脚尖吃力地将食谱推回原来的缝隙,却不小心将旁边的书全部刮落在地。
        十几本厚厚的书一下子掉在地上,雨洛心里已经,急忙蹲下身去捡,她不能把书籍摆放的顺序弄乱,否则,有可能会引起夜修宸的注意。
        凭着记忆把这十几本书一一叠放好,还剩下最后一本,泛黄的书页被压在最下面,因为掉落在地,里面夹着的东西露出了一个角落,是一张,同样泛黄的照片。
        雨洛好奇地打开了那本书,露出那张照片来,照片里的人是一个大约只有四五岁的女孩,全身脏兮兮的,一张小脸上透着恐惧的神情,怯生生地看向前方,而前方,大概有什么东西,因为她的眼睛里,溢满了浓浓的错愕。
        心,猛地跳动了一下,那照片上的女孩,分明就是她自己。
        古老泛黄的照片勾起了雨洛十四年前的回忆,冬日的午后,她和母亲,被夜宅的下人领着,进了这座奢华的别墅,周遭的一切对于她来说都是陌生的,她紧紧靠在母亲的脚边,站在玄关处。一个带着慈祥笑容的中年男人跟她打招呼,她不敢有所回应,想同样对着他笑却又怕这样是不对的,纠结无助的时候,有轻微的脚步声传来,她抬头,冬日暖暖的阳光照射在楼梯上,一丝一缕,那一瞬间,她以为,自己,看到了天使。
        就是这错愕的一瞬,被捕捉到了,幻化成了这张照片,记忆,停格在十四年前。
        雨洛不敢继续去想,这个家,属于她的少得可怜的记忆,在母亲去世的那一刻,被她强行封锁,她不要去想,也不敢去想,只能每天小心翼翼生活在夜修宸突然变得冰冷的眸光下,举步维艰。
        可是,为什么,他,会有她的照片,那时候,她和他,只不过,初见。
        她狼狈如小乞丐,他却优雅温暖如冬日的阳光。
        雨洛使劲摇晃着自己的脑袋,逼迫自己不要去想,那样的哥哥,早已经不存在了,如今,他是魔鬼,是来自地狱的撒旦,恨不得,毁灭她。
        她颤抖着手将照片放回书页间,一刹那,摊开的书页上,熟悉的图案吸引了她的视线。
        这是一本古老的医书,上面记载着各式各样雨洛从来没有听过的药和毒,而面前这一页,用简笔画勾勒出的人的脸部,上面清晰地画着她再熟悉不过的,红斑。
        情蛊,是这个世界上最猛烈的魅药,却又不仅仅是魅药。男子用血液做蛊,服下雄蛊,给服下雌蛊,便能将她永永远远留在自己身边。
        情蛊一旦发作,雌蛊之人便会全身燥热难受,并且,还伴随着蚀骨锥心的疼痛,除此之外,女子服下雌蛊之后,右脸眼角下方会出现一颗小小的红斑,如果女子情绪波动过大,那红斑便会越来越大,直至被完全毁容……
        一行行触目惊心的文字,让雨洛的脸色越来越苍白,她死死扣住十指指尖,逼迫着自己继续看下去。
        情蛊,每一次发作,只有女子喝下下蛊男子的鲜血,并且与之交。合,才能缓和痛苦。,而唯一的解药,便是下蛊的男子毫无保留地在女子体内释放。
        雨洛的身子一僵,手中的书页翻转,遮住了这些让人恐惧的文字,也遮住了那张照片。
        难怪,每一次,她的身体像是不受自己的控制,拒绝不了他的吻,拒绝不了他的挣扎,浑身上下每一个细胞都被狠狠刺痛、灼烧。
        难怪,每一次,醒来之时,口中,总是有淡淡的血腥味。
        难怪,每一次,在濒临最高点的那一刻,他总是及时地抽出她的体内,释放在她的大腿根处。
        原来,情蛊么……
        陌生的词眼,让人恐惧的文字……
        夜修宸,他竟然,宁愿用上自己的鲜血,也要用这种可怕的方式,将她囚禁在他的身边。
        雨洛颓然地靠在墙上,泪水绝望地滑落,情蛊,只要他不允许,她这一辈子,是不是,都只能任他摆布,永永远远失去自由……
        “少爷,你回来啦。”
        张妈的声音从楼下传来,雨洛心里一惊,急忙慌慌张张擦干自己脸上的眼泪,将手上的书放回原地,然后又随手抽出一本英文原著,就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过。
        做完这一切的时候,夜修宸刚好踏进书房。
        “洛洛,今天看了什么?”
        夜修宸嘴角勾起一抹迷人的笑容,走到她面前,轻轻地取走她手上的书。
        “洛洛,你拿反了。”
        雨洛的心里又是一惊,害怕他看出什么不对劲来,于是抿着唇不说话。
        夜修宸的视线,落在她眼角下的阴影处,那里,因为刚才哭过,所以变得微微红肿,而,他以为,是她看书太累了的缘故。
        “洛洛,先吃饭吧。”
        “好。”
        雨洛点了点头,却不动声色地避开了他伸过来想要拥她入怀的手,知道事实的真相之后,这个男人,让她越发觉得陌生,还有,可怕。
        夜修宸也不勉强,跟在她身后下了楼。
        夜宅的下人,也许是因为已经渐渐习惯,又或许是因为害怕夜修宸,对雨洛的态度,变得正常起来,没有人会因为她的脸而感到害怕甚至尖叫,就好像,她还是原来那个她。
        晚餐的食物仍旧很丰盛,可雨洛没有一丝一毫的胃口,满脑子都是那一行一行让人心惊胆颤的文字。
        夜修宸终于觉察出雨洛的不对劲来,他放下筷子,挑眉看着她。
        “洛洛,怎么了?”
        雨洛摇了摇头:“我,我没事。”
        “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还是摇头。
        “张妈。”夜修宸的眼眸,冷冷地扫过守在一旁的管家,“把这些菜都撤下去,重新做,直到小姐肯吃为止。”
        雨洛惊愕地抬起头,急忙阻止。
        “不用了,这些,就很好了。”
        “哦?那为何,洛洛不吃?”
        夜修宸的话,无形中给雨洛施压,她拿起筷子,逼着自己吃下。
        晚餐过后,张妈走了过来。
        “少爷,你上次吩咐收拾好的东西,直接扔掉吗?”
        夜修宸看了一眼坐在对面沙发的雨洛,点了点头。
        “扔掉吧。”
        下人得到了命令,立刻开始往外搬东西,雨洛下意识看过去,却发现,下人们搬走的东西,正是李叔房里的。
        “不准扔!”
        她急了,惊慌地起身,拦在那些下人面前。
        “谁让你们扔掉的?我不准!”
        下人们惊呆了,纷纷看向一旁的夜修宸,后者摆了摆手,那些东西,便被重新搬回了房间。
        夜修宸直起身子,大手一伸,将雨洛抱进怀里,伸手,擦去她眼角的泪水。
        “洛洛,告诉我,今天不开心,是因为,想李叔了吗?”
        许久没有被人提及的名字,更加加深了雨洛的痛苦,眼泪止不住,汹涌而出。
        “傻瓜,别哭了,明天,我带你去一个地方。”
        *
        今日更新完毕啦~~~
        关于十四年前夜夜和洛洛初见的那些事儿和夜夜对洛洛那么执着的源泉,串串寻思着什么时候写呢~~~大家也提点意见吧~~~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