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7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147话
        此刻的夜修宸,黑眸翻滚,如来自地狱的魔鬼,紧紧锁住她的眼。
        “说,你爱我!”
        雨洛咬着牙,身体剧烈颤动。
        “放,放开我——”
        “你听不懂我的意思吗?我让你说!”
        手上一用力,雨洛顿时觉得自己的下颚在他虎口中脱了臼,无边无际的疼痛袭来,她终于忍不住,痛呼出声。
        “啊——”
        然而,她的难受,没有引起夜修宸一丝一毫的怜悯,黑眸里怒气翻涌,她竟然,宁愿忍受这样的痛楚,也不愿说一句,她爱他!
        “洛洛,乖,快说,你爱我。”
        痛极反笑,雨洛的额头上,粘湿的黑发下,早已经渗透出大滴大滴的汗水。
        “我,不,爱,你。”
        “你说什么?!”
        夜修宸瞳孔一缩,伸手,卡住她纤细的脖颈。
        “再说一遍!”
        “夜修宸,我不爱你,就算你杀了我,我也不爱你!”
        如果说,这段时间,他的温柔,让她对他的恨在开始慢慢消散,那么,现在,她开始后悔,后悔她居然会傻到相信面前这个可以随时置人于死地的魔鬼竟然也会有温柔的一面,她,真是傻得可以!
        “不爱吗?”
        就在她以为他会杀了她的时候,夜修宸的手却缓缓松开她的。
        “洛洛,我会让你付出代价的。”
        话音一落,他站了起来,在一旁的橘色真皮沙发上坐下,修长有力的双腿交叠,就那样,远远地看着她,像是在欣赏一个生了病的宠物。
        热!无法言语的热!
        痛!锥心蚀骨的痛!
        “啊——”
        雨洛的手,控制不住扯住自己的头发,身体在地上来回翻滚,受了伤的小腿撞上了餐桌脚,痛得她几乎快要喘不过来。
        然而,无论她怎么做,体内的灼热与疼痛不但没减少,然而越来越严重。
        她难受地眼泪都流了出来,混合着脸上的汗水,没入身下的地毯。
        柔嫩的唇瓣被她的牙齿咬得血肉模糊,心脏像是被人操控在手中,狠狠地捏,脑中的每一根神经都变得脆弱,膨胀,剧烈膨胀,像是下一秒就会全部断裂开来。
        雨洛忍不住,支撑着身体站了起来,她疯狂地想要找寻可以发泄的出口,却找不到。身子摇摇晃晃,面前的墙壁阻隔了她的去路,她红了眼,意识仿佛不是自己的,失去了理智,抱着脑袋,狠狠撞了上去。
        当巨大的钝痛从额头上传来之时,身体里的灼热刺痛终于像是被替代了一样,只剩下无边无际的混沌。
        身体,终于支撑不住,后背顺着墙壁,缓缓下滑。
        恍惚中,她听见有人在叫她的名字,有黑影突然靠近,一张满是惊恐的脸在她面前突然放大,她想要躲开,意识,却先一步跌入黑暗。
        黑暗,从四面八方笼罩过来,连带着身体里的难受也一并吞没,雨洛松了一口气,缓缓闭上双眼。
        终于,解脱了……
        书房内,夜修宸背对着大片的落地窗,莫司站在他身后,汇报着这几天通过夜门搜索到的消息。
        “确定了吗?”
        “回少主,据夜门那边查到的消息显示,上次在A大校庆出现的人和对着小姐开枪的人都只是街边的小混混。”
        “背后指使者是谁?”
        “少主。”莫司顿了一下,继续说道,“我们通过现场留下的脚印和指纹一一排查,最后找到了那两个人,但是,我们的人,去晚了一步。”
        夜修宸回过头,眉毛一挑,有些不悦。
        “你是说,人已经死了?”
        “怎么死的?”
        “自杀。”
        夜修宸不说话了,深邃的黑眸里若有所思。看来,他低估了这次的对手。如果聂少堂没有撒谎的话,那些人是冲着雨洛来的,而他并未公开过和她的兄妹关系,知道她是他的女人的,更是少之由少。
        “莫司,这几天,你不用跟着我去公司,留在夜宅。”
        莫司明白他的意思,点了点头。
        “出去吧。”
        “是,少主。”
        雨洛做了一个很长的梦,梦里,她被扔进了一个深深的火坑里,高窜的火焰立刻从四面八方将她包围,突然间,轰隆隆一声,四周开始坍塌,身体被巨大的力量拉扯着四处碰撞,怎么也停不下来……
        汗水大滴大滴从她额头上冒出来,身体不安地扭动着,挣扎着,终于,睁开了双眼。
        “小姐,你醒了——啊——”
        收拾房间的下人一看到雨洛,脸上突然露出惊恐的表情,尖叫着跑了出去。
        雨洛从床上坐了起来,张了张嘴,口腔里传来一股鲜血特有的腥甜,她觉得口渴,起身滑下床,赤着脚跌跌撞撞往门口走去。
        “大惊小怪做什么,吵到了小姐,小心吃不了兜着走!”
        张妈一边训斥着刚才尖叫着跑出去的佣人,一边朝雨洛这边走来,那佣人躲在张妈身后,用一种害怕的眼光看着雨洛,像是见到了鬼一样。
        她的表情让雨洛觉得一阵头疼,她看向张妈。
        “张妈,麻烦你帮我倒杯水。”
        “是,小——”
        剩下的半个字,被张妈硬生生吞进了肚子里,她的两只眼睛,在看到雨洛的脸之后,几乎快要凸了出来,脸色,瞬间苍白。
        “怎么了?”
        雨洛头痛欲裂,她不知道那个佣人和张妈怎么了,疑惑地问道。
        张妈吓得一张老脸苍白,颤抖着手指指向雨洛的脸。
        “小姐,你,你的脸——”
        “我的脸,怎么了?”
        她缓缓抬起手,抚上自己的右脸,下一秒,灼烫的温度让她条件反射地抽回了手。
        雨洛心里涌起一股不安,转身,进了屋子,往浴室跑去。
        当一张丑陋的脸蓦地撞入自己的眼帘,雨洛听见,自己的心,仿佛停止了跳动。
        镜子里的人,右脸颊,不,那已经算不上一张脸,那上面,什么都没有,只剩下,鲜红一片,将她整个右面的脸颊笼罩,连带着,右眼,也跟着血红。
        她颤抖着伸出手,似乎不相信自己看到的,然而,手下的触感却真实存在。
        她拧开水龙头,急促的水流滑下,她发了疯似的用水揉搓着,然而,那不是颜料,也不是鲜血,而是,与她的肌肤融为一体,洗不掉,反而,因为用力揉搓而变得越加通红,像是染了鲜血,随时,都会流出血来。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