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4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144话
        夜修宸收到消息赶到医院的时候,雨洛还在昏迷中,医生正在帮她止血和输血。
        守在病房门外的聂少堂一见到他,二话不说地上前,右手握紧拳头便打了过去。
        夜修宸当然不会任由他打,手臂扬起,在空中挡住了他的拳头。
        “夜修宸,你TMD混蛋!”
        聂少堂气得眸色通红,指着面前的男人大骂。
        “聂先生,请你注意你的言辞。”
        “呵,夜修宸,你是我见过最卑鄙无耻的男人!你凭什么那样对她,你有什么权力!”
        “我怎样对她,是我和她之间的事,与你无关。”
        夜修宸脸色一凛,冷冷地开口。
        垂在身体两侧的拳头早已经死死握在了一起,上面青筋暴突,聂少堂怒视着对方,一个字一个字地说道。
        “我绝对不会再让她回夜宅!”
        “你以为我会让你这么做吗?”
        夜修宸薄唇微勾,嘲讽地看着聂少堂,就像看着一个自不量力的小丑。
        “你!”聂少堂早已经怒火攻心,“凭你夜门的消息系统,你会不知道,这次意外,是谁造成的?”
        他指着紧闭的手术室门口:“让她现在躺在里面昏迷不醒的人是谁?害她流了那么多血的人是谁?是你,夜修宸!”
        “住口!”夜修宸脸色一变,就在来医院的路上,他已经动用了夜门的力量,自然知道这次意外绝非那么简单,而且,很有可能与上次在A大门口的,是同一批人。
        上次那件事过后,他已经起了警惕,一心以为将她至于夜宅的保护系统中,她便不会有事,可他怎么也没想到,她竟然,背着他,又去见了聂少堂!
        手术室的灯亮了下去,医生走了出来,摘下口罩。
        “请问谁是病人的家属?”
        “我是。”
        “我是。”
        两个男人急忙上前,异口同声地说道。
        医生在两人身上打量了一下。
        “病人需要休息,不宜太吵闹,等病人醒来之后,再进去吧。”
        护士随后将动完手术的雨洛推了出来,她脸上苍白,双眼紧闭躺在床上,雪白的床单盖在她的身上,几乎要与她融为一体。
        在病房里安置好以后,护士进行了常规检查,便带好了门。
        走廊上,夜修宸身材挺立,黑眸隔着一层玻璃窗户,紧紧锁住病床上的人儿,聂少堂坐在一旁的长凳上,等待着她醒来。
        “你打算怎么办?”
        聂少堂终于忍不住,看着立在玻璃前的男人,沉着声问道。
        夜修宸并不回头看他:“这次,只是意外。”
        他的话无疑激怒了好不容易克制住自己的聂少堂。
        “这次是意外,那下次呢?夜修宸,你身上背负了太多的仇杀,她跟在你身边,只会被你连累!”
        男人高大的身子几不可见地微晃。
        “只要我活一天,她便不会受到半分的伤害。”
        平淡的语气,诉说的字眼,却比一生还要沉重。
        夜修宸转过身,脸上的表情认真而严肃。
        “而你,连自身都难保,要怎样护她周全?”
        聂少堂皱了眉,身体因为这句话而后退几步。
        半晌,他抬起头。
        “我只问你一句话,你,爱她吗?”
        对方没有立刻回答,空气在四周安静地流淌。
        良久,聂少堂听到他说。
        “如果时间可以重来,我宁愿,十四年前,没有遇到过她。”
        如果时间可以倒流,不遇到她,便不会,爱上她,不爱上她,便不会想要将她禁锢在身边,不折手段,纵然,这代价,会让彼此互相折磨,直至万劫不复。
        聂少堂面色一白,他以为,夜修宸与她,不过是强大的占有欲,不过是报复,不过是玩玩而已,却不知道,有些情愫,不用言语,便已经惊天动地。
        此刻,他开始觉得自己对她的爱,是多么自私,他疯狂地想要她给自己一个答案,疯狂地想要知道她到底爱不爱他。
        “聂少堂,洛洛最讨厌的就是欺骗,就算她不爱我——”夜修宸嘴角扬起一个好看的弧度,“至少,我不会骗她。而你,已经失去了资格。”
        是啊,爱与不爱,如今,他已经失去了资格。从欺骗她的那一刻开始,他便,失去了资格。
        更何况,也许,她从来,就不曾爱过他,最多,便是感激。
        这一场仗,他输得,一败涂地,可他仍旧不甘心。
        “夜修宸,如果她再受到半分伤害,我绝对会将她带走,永远消失在你眼前!”
        背光的走廊里,夜修宸转过头,完美的五官隐藏在黑暗中,黑眸深邃不见底。
        “你永远不会有机会。”
        聂少堂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最后,深深地看了一样病房里的人,转身,沿着长长的走廊,离开……
        手术后的雨洛,终于在第二天早上醒了过来,小腿肚缠上了厚厚的一层绷带,微微一动,便会传来一阵剧痛。
        “洛洛,不要动。”
        夜修宸在她醒来的第一时间便迫不及待地走了进来,虽然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可是,当真正看到她被绷带包裹住的小腿之时,双眸,冷了下来。
        他在床边坐了下来,伸手想要碰她的腿,雨洛却条件反射地瑟缩了一下。
        “还害怕吗?”
        雨洛点了点头,仍旧心有余悸,枪声响起的那一刻,除了痛和恐惧,便什么都没有了。
        夜修宸拳头紧了紧,突然大手一伸,将她捞进怀里。
        “洛洛,对不起。”
        雨洛下意识想要挣扎,却被他说出的这三个字惊得忘记了推开他。高高在上不将一切放在眼里的男人,竟然在跟她,说对不起。
        夜修宸用了力,将她紧紧抱在怀里,脑袋埋在她的颈间,贪婪地呼吸着她身上的清新。
        “洛洛,以后,不会再发生这样的事情了。”
        也许是被他的话和动作所触动,先前的害怕与疼痛好像也没有那么明显了,她试着伸出手,回抱住他的肩膀。
        “我只是有点怕,过几天就没事了。”
        “好,那我们回夜宅。”
        雨洛点了点头,夜修宸替她办好了出院手续,医院里并不安全,多呆一秒,这样的事情都可能再度上演。
        坐以待毙,从来都不是他夜修宸的作风,伤害了他所在乎的人,就要有承担后果的觉悟。
        *
        想要洛洛命的人,到底是谁呢?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