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4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134话
        总裁办公室内,夜修宸一脸阴霾,黑眸紧紧盯着电子屏幕,不放过她一丝一毫的表情变化。
        他一直都是知道的,过几天就是她每个月来例假的日子。照现在的情况看来,应该是提前来了。
        印象中,他只知道她每次来例假都会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他以为她是难为情,却不知道,原来,她是痛得无法起床。
        医生还说,她贫血……该死的她竟然敢!
        小雅得了命令,急忙对着雨洛打手势,后者却好像没有看见,急得她不知道该怎么办。
        PPT已经快接近尾声,雨洛赶到,身下,一阵阵寒气在升腾,一阵比一阵剧烈,好像是从卫生棉里散发出来的寒气,冰冷刺骨,让她的小腹和肚子一阵阵翻搅。
        她感到自己的双腿突然失去了力气,整个人无意识地往下倒了下去。
        “该死的!”
        男人终于按捺不住冲出了办公室,会议室的门被他狠狠踢开,眼睁睁看着,那个该死的女人,在他面前倒了下去。
        她就这么爱聂少堂吗?为了他,甚至可以,连命都不要?
        “夜,你怎么来了?”
        苏允儿激动地迎上前去。
        “滚!”
        “都给我滚出去!”
        此刻苏允儿眼里的夜修宸,是她从未见过的失控,他像一头被触碰了逆鳞的狮子,狂怒的黑眸泛红,他接住那个女人下滑的身体,发了疯似的冲了出去。
        凭什么?凭什么从头到尾,他的眼里都只有她?凭什么……
        雨洛睡得迷迷糊糊,耳边有细碎的脚步声和交谈声,下腹一阵阵翻搅,黑暗中,好像有一只无形的手在拉扯着她的身体不断下坠下坠。
        因为疼痛,额头上溢出了一层细细密密的汗水,恍惚中,额头传来一阵温柔的触感,缓缓的,替她擦去额头上的汗水,将粘湿的头发拨到而后。
        雨洛痛得要紧牙关,双眼紧闭着,修长浓密的睫毛不安地颤动着,身子蜷缩得像一只煮熟了的小虾米。
        “她怎么会这么痛?”
        依稀听见有人在说话,但眼皮仿佛有千斤重,睁不开来,四周都是一片混沌,全部的感官都集中在小腹处,疼痛,一拨比一拨还激烈。
        “回少主,小姐的情况,应该是初。潮的时候没有处理好,加上身子虚弱和贫血,所以每逢这几天会疼痛难忍。这次,之所以疼痛来得这么快,应该是使用了过期的卫生棉。”
        “什么?!”
        男人看了一眼床上的人儿痛苦苍白的小脸,好看的眉毛紧紧蹙在了一起,过期的卫生棉……
        “会一直这样吗?”
        “只要每次提前注意饮食,那几天注意多喝红糖水、泡热水澡,睡觉的时候注意小腹处的保暖,可以减轻疼痛感。”
        “我知道了。张妈,送闵医师出去。”
        “是,少爷。”
        身边的大床好像陷下去了一块,雨洛紧紧咬着自己的下嘴唇,双手紧紧拽着身下的床单,有破碎的呻吟从她嘴里冒出来,听在那人的耳朵里,恨不得承受这样痛苦的人是他自己。
        恍然中,身上的被子被人掀了开来,身后,一具灼热的身体贴了上来,将她完完全全镶嵌在自己的怀里。
        腰间一紧,一双温热的大掌伸了过来,轻轻环住她纤细的腰肢。大掌,缓缓下滑,顺着她的睡衣下摆探了进去,慢慢的,覆上了她平坦的小腹。
        “不,不要——”
        她在梦中挣扎着,手紧紧抓住他的,然而,这一动,却让她的身子猛地一颤,额头立刻便沁出汗水来。
        “洛洛乖,放松点。”
        男人细细地在她耳边哄着,她的手终于松了开来,温热的大掌便小心翼翼地覆盖住她疼痛的小腹处,缓缓摩挲着,动作笨拙生涩,却轻柔地不可思议。
        也许是男人耐心的哄起了作用,又或是温热的大掌让小腹里翻搅的疼痛安生下来,不知道过了过久,怀里的人终于渐渐安静下来,眉间的小山也舒展开来。
        终于,卧室内,响起了她平稳的呼吸声。
        男人松了一口气,将大掌覆盖住她的小腹,一手将被子往她那边送了一点,这才抱着她,放心地睡了过去……
        快入夏的天气,清晨的阳光柔和而明亮,透过窗户,洒落在卧室想用的一男一女身上。
        雨洛的睫毛颤了颤,缓缓睁开眼睛,她试着动了动身体,却只觉得腰间一紧,低下头一看,那里,居然有一双大手,小麦色的皮肤露在外面,而大掌,却是隐没在她的睡衣之下的。
        雨洛心里一惊,缓缓地回过头。
        睡梦中的夜修宸是无害的,敛去了黑眸里的锋芒,完美的五官静静的,让人忍不住想要靠近。
        这样的他,让雨洛无法与白日里的夜修宸联系在一起。
        这样的他,仿佛初见时阳光温柔的哥哥,会对她笑,会带她去玩,会宠溺地把她好不容易学会扎好的辫子揉乱,还会握着她的手,一笔一画教她做功课……
        雨洛静静地注视着夜修宸眼下淡淡的灰黑,昨晚,一直在耳边对她讲话、照顾了自己一整夜的人,是他吗?
        下腹的疼痛已经不明显了,感受到小腹处还未散去的温热,雨洛低下头,鼻子一酸,眼眶里,好像有什么东西在蒸腾。
        每一次来例假,她都会痛好几天,每每那个时候,她就会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不让任何人靠近,蜷缩在被窝里,一个人把自己扭曲地活像一只小虾米。
        她还记得,第一次来例假是上初中的时候,看着自己裙子上都是血,她吓得脸色苍白,没有人告诉她那是什么,她没有母亲,没有阿姨,什么,都没有……
        这是第一次,有人替她整晚捂热小腹,可是,为什么,会是哥哥……
        她告诉自己,他是害死母亲的仇人,可她,为什么无法拒绝他不过是偶尔的一次温柔……
        有温热的液体“啪嗒”一声掉落下来,打在男人的胳膊上。
        夜修宸几乎是立刻就睁开眼睛,看到雨洛闪烁的眸,下意识松了一口气。
        雨洛没有料到他会突然醒来,有一种心事被****的感觉,她被他紧紧拥在怀里,想逃,却逃无可逃。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