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2话 作者:钱小串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8-11
  •         第132话
        雨洛紧张地纠紧了裙子,评审抬起头来,现场一片安静。
        “各位的计划书我已经仔细看过了,我们采取投票的方式,选出了三家可以进入下一轮的企业,他们分别是,三口(中国)房地产有限公司——”
        苏允儿嘴角得意地勾起,似乎这就是她意料中的事。
        “聂氏集团——”
        只剩下最后一家,雨洛的呼吸都变得小心翼翼,每一分一秒都是漫长的等待。
        “最后一家是雨洛小姐代表的夜氏旗下全资房地产子公司。”
        雨洛松了一口气,心里激动得无法言语,还好,这三天的努力没有白费。
        没有入选的其余三家企业垂头丧气地出了会议室,竞标的三场比赛都是在同一天进行的,所以,几乎一整天,都需要绷紧神经。
        “现在请各位将计划书拿回去,两个小时后,我们会进行第二场比赛,这期间,各位可以随意改动自己的计划书,让方案更加完善。”
        “雨洛,恭喜你。”
        苏允儿叫住雨洛,面上带着虚伪的笑容,她没想到,她眼里幼稚愚笨的女人,居然可以进入第二轮比赛,她无法控制自己不去怀疑,这份计划书,到底是不是她做的。
        “允儿,也恭喜你。”
        “呵呵。”苏允儿笑了笑,状似不经意地问道,“如果我没记错的话,你大学的专业并不是经济,想不到能做出一份这么好的计划书来,夜一定帮你指导了吧?你可能不知道吧,夜在二十三岁那一年就拿到了牛津大学的经济学硕士学位。”
        雨洛不是不惊讶的,她只知道夜修宸在英国留学过,并不知道他原来毕业于牛津大学那样的国际著名学府。
        “雨洛?”
        “允儿,这份计划书是我做的,他既然说明了要公平,自然是不会帮我的。”
        “是吗?”
        苏允儿心里一阵冷笑,看来,她真是低估了这个女人,下一轮,她一定不能掉以轻心。不过,既然夜不会帮她,她便有把握很多。
        苏允儿刚走,聂少堂便走了过来,四目相对,雨洛躲不开,于是对他礼貌地笑了笑。
        “雨洛,你怎么会来夜氏工作?”早在之前见到她,他就很想问她这个问题,“你不是,很恨他吗?”
        雨洛的神情有些恍惚,微微敛下眼睑:“他毕竟是,我的哥哥。”
        “原来如此。”
        两个人之间霎时有些沉默,身后有员工在往电梯里搬运资料,不小心撞到了雨洛,她手里的资料掉落在地。
        “小心!”
        聂少堂急忙叫道,还好没有什么事,他蹲下去,想帮她捡起掉落在地的资料,她却先了他一步。
        他僵硬着收回了手,视线,不经意落在了她因为俯低身子而露出的脖颈和胸前皮肤上,脸色顿时一变。
        雨洛捡起资料,对聂少堂点了点头。
        “我先去准备下一轮的资料。”
        她转身想要离开,却感到手腕一紧,身后的男人紧紧攫住她的胳膊,脸上的表情让她有些心惊。
        “怎么了?”
        “雨洛,你老实告诉我,结婚那天,你为什么会突然消失,现在,又为什么会在夜氏工作?不要跟我说那些幼稚可笑的理由,我不会相信的。”
        聂少堂突然的态度变化让雨洛有些措手不及,手腕处被他握得一阵阵疼。
        “我相信,我已经说得很清楚了。”
        “是不是夜修宸逼你?”
        雨洛身子一僵,仿若被说中了心事:“你想太多了。”
        “是吗?”
        “是。”
        雨洛使劲抽回自己的手,脚步有些慌乱地往前走。
        “那么,你是自愿跟他上。床的?”
        聂少堂的声音,带着浓郁的痛楚传来。
        “你,你说什么……”
        雨洛的脚步一滞,脸色“唰”地一下惨白。
        耳边传来一声巨响,聂少堂的拳头死死打在她身侧的墙壁上,望着她的双眼里,满是痛苦与绝望。
        “我猜对了,是不是?”
        他的手,伸了出去,想要抚摸她颈侧的皮肤,却又像是在害怕什么,在半空中,硬生生收回。
        雨洛惊慌地低下头,身上的白衬衣,不知道什么时候,第一颗扣子已经滑落,她试图掩盖住的青紫痕迹露了出来,她急忙扣上扣子,双手都在颤抖。
        “雨洛,你知不知道,有多少次,我在你身上,看到了他的痕迹。可是,只要你说,他是你哥哥,我就愿意相信你。可是,我忘了这样的事情发生了多少次了,我是一个男人,我才是你的男朋友啊,你让我怎么能忍受自己的女朋友身上有别的男人留下的烙印?”
        雨洛嘴唇苍白,脑子里一片空白,她不知道现在的她能说些什么。
        “你从来都没有喜欢过我对不对?”
        “少堂——”
        “你根本不想跟我结婚的对不对?那你为什么要答应我为什么要给我希望?!”
        “嘭”地一声,聂少堂的拳头狠狠打在雪白的墙壁上,鲜红的血液立刻从他五指关节渗透出来。
        “少堂,不要说了,你流血了——”
        “不要碰我!”聂少堂突然大吼一声,眸子里都是恨意,“我嫌你脏!”
        我嫌你脏……
        聂少堂再也不看他一眼,转身离去。
        雨洛的身体狠狠一震,脑子一阵晕眩,几欲站立不稳,整个人顺着墙壁蹲在了地上,她想追上去,可是,她又能说什么呢?
        “洛洛,这就是,你所谓的爱情?”
        夜修宸在她面前蹲了下来,伸出手,替她扣好胸前的扣子。
        雨洛缓缓转过身子,盯着面前的男人。
        “洛洛,这样的男人,你还想要帮他吗?”
        雨洛突然抚开他的手,站了起来,背对着夜修宸,双手紧握。
        “这场竞标,我一定会赢的,希望你答应我的事,也会记得。”
        夜修宸望着她离去的背影,双眼迸发一丝冷意,洛洛,即便聂少堂这样对你,你还是,想要帮他吗?
        洛洛,你知不知道,你对全天下的人都那样好,却唯独对我残忍。
        雨洛抱着资料往竞标安排的中场休息室走去,半路,小腹处传来一阵绞痛,身下,好像有什么东西流了出来。
        她心里一惊,急忙往厕所走去。
        厕所的隔间内,雨洛懊恼地看着自己内裤上的几点嫣红,这个月提前了几天,她完全没有预料到今天会来,什么都没准备。
        刚穿好,又是一阵绞痛,每一个月的这几天,她都会痛地几乎无法行动,为什么,偏偏要今天这样关键的时候发生这种事?大文学 www.dawenxue.net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