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恐怖灵异-> 《庆春归》-> 第十三章 神奇的碗
第十三章 神奇的碗 作者:糖拌饭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1-05-12
  •     清晨的青云山静悄悄的,东边的天际,太阳渐渐的升起,晨曦的光芒陇上整个青云山,于此同时,西边一弯月亮,仍铺洒着幽幽的白光,居然是少见的日月同辉。
        此时,一缕晨光透过木屋的小窗正好投射在桌边的一只碗上,而另一边的月光也从门缝里挤了进来,在碗的上面,同晨光交织在一起。
        这只碗正是当日,那老和尚喝水的碗,悠然研究这么久,也没有研究出什么来,而此刻,那碗在日月光芒的笼罩这下,整个碗体如湖面的涟漪一样荡漾了起来,久久,只到月光的退去,阳光变得强烈后,这只碗才回复平静。
        此时碗内,整个碗壁于碗底渗出密密的水珠,在阳光的照射晶莹剔透,散发出尤如钻石般的光芒,慢慢的,水珠积汇成水,一直到半碗水的样子,那碗壁和碗底才停止渗水,光芒也散去,碗又恢复到了普通的碗,而那半碗水的样子正如当日老和尚剩下的半碗一般。
        一切又归于平静。
        阳光越来越烈,温度也渐渐的升高。
        悠然在睡梦中觉得整个人象是被一坐大山压着,有种喘不过气的感觉,又觉眼睛刺刺,恍恍间就醒了过来,睁开眼眼一看,原来太阳已升的老高,阳光从木窗的缝隙里直射进来,正好刺在她的眼上。
        悠然神智还有些糊涂,她觉得自己脑袋很沉,也很昏,嘴也渴的不行。
        “这是怎么了?”悠然嘀咕着,嗓子里发出的声音也嘶哑嘶哑的。
        “糟了,我怕也是生病了。”悠然想着,昨晚,小石头出事,她先是吓了一跑,后来又在夜里走山道,山风是很凉的,她怕是冻到了。
        想着,便伸手摸了摸自己的额头,果然火烫火烫的。
        “发烧了……”
        想到发烧,悠然的脑子这才清醒,想起昨晚小石头的情形,哪里还顾得上自己,急忙朝床上望去,一手也量着小石头身上的温度,先是觉得小石头身上有点凉,那心里又不由的一提,后来才发觉,不是小石头凉,而是自己手上温度高。
        小石头还未醒,睡在那里十分安祥,呼吸也很平稳,悠然才松了口气。
        复又坐下,这才又觉得自己浑身跟被十八匹马踩过一样,酸痛酸痛的。嗓子也很干。
        悠然走到桌边,正好看到桌上的碗,又看到碗里有水,也没想什么别的,就端起来喝了一口。
        只觉那水入喉之后,一丝清凉直通腹中,原来有些昏沉的脑袋也瞬间的清醒了起来,只觉今日之不好喝无比,似那琼浆玉露一般。
        “奇怪了,这是什么水?怎么这么好喝?难道感冒了,我味觉也变了?”悠然侧着头,琢磨了一下,只是那股子美味让人欲罢不能,干脆,就端起碗喝了个底朝天,这才满足的抿了抿唇。
        用手青擦了嘴角的水渍。感叹,真的很好喝。
        放下碗。悠然伸了伸懒腰,之前的酸痛全无,只觉浑身暖洋洋的十分舒服。
        “咦,怎么这会儿烧就退了。”悠然碰了碰额头,只觉额头处一片温润清凉。
        “难道说,这山里的山泉有冶疗感冒的功效?”悠然从刚才到现在,除了喝了点水,没做什么别的,因此自然而然的就会把这异象往水上面猜。
        “娘亲,石头渴了,要喝水。”就在这时,小石头醒了,坐在床上,正揉着眼睛。
        “等等,娘亲给你倒。”悠然回头道,然后拿起一边的茶壶正要往碗里倒水,可一看碗里,悠然一阵惊讶,还兀自不信的揉了揉眼。
        天,她没看错吧,她明明记得之前将碗里的水喝光了,可这会儿,碗里那小半碗水是从哪里来的,悠然再细细看,才发现,碗壁上渗着密密的水珠子,最后汇成大滴,融入水中。
        这水?是这碗自己生成的?悠然再一次惊讶。
        “娘亲,我渴。”小石头催促着。
        “哦,就好了。”悠然应着,端着碗,不知这水该不该换一些,可一想当才的甘爽清凉,再加上自己身子不药而愈的感冒。
        这水应该对人体有好处的吧,这可是老和尚的佛法呢,悠然只得把一切的神异都归于老和尚佛法,毕竟,当日老和尚不是露过一手吗。
        先咪了一口尝尝,嗯,是这个味儿。
        悠然点点头,然后端着碗走到小石头的身边,小石头显然渴极了,就着自家娘亲的手,大口的喝着,一会儿半碗水就喝的底朝天。
        “娘亲,这是小石头喝过最好喝的水。”小石头一脸满足的笑容。
        悠然也笑了,轻拍了拍小石头的脸颊,然后问道:“额头还痛吗?”
        小石头摇摇头:“不怎么痛了,这里好舒服,凉凉的。”小石头说着,指着额上缚了那膏药的地方。
        “那娘亲看看。”悠然道,伸手小心的把缚在小石头额上的膏药取下。
        那处青紫依稀,只是破的地方已经结壳了,不在渗着密密的血珠子,看着也不再那么吓人。
        “嗯,已经结疤,再缚两天就会好。”悠然道,然后重新把那张药膏缚上。
        好是好了些,可效果显然并没有悠然想的那么立竿见影,也不知是药膏的药效还是那水的功效,悠然也弄不清了,也许之前的是自己的幻想吧,可也不太可能啊,悠然纠结的一个头两个大。
        悠然也不管这些了,先烧点水洗漱。
        可等她烧好,端了出来,却看到小石头正扯着那额上的药膏:“娘,缚着难受,不透气儿,石头不缚行不行,不痛了。”
        看着悠然,小石头撅着嘴儿道。
        悠然急步走过来,轻拍一下小石头的手,有些不高兴的道:“这不缚药,伤怎么能好呢,可不许顽皮。”
        小石头便一脸委屈。
        而等悠然揭开那药膏准备重新缚好的时候,却发现,小石头额上之前的青肿已平复了,青紫处变成了淡淡的痕迹,而破口处结的壳也有要脱下来的势头,显然那里面的伤口已经长好了,悠然一阵讶然,看看药膏又看看那碗,一时弄不明白倒底云先生的药管用还是水管用。
        感觉到小石头在轻扯着自己的衣袖,悠然低下头,小石头一脸委屈。
        悠然唯有收起惊讶,故做一派自然的道:“不痛了,那就不缚了吧。”
        “娘真好……”小石头笑的跟太阳公公的孙子似的。
        “那以后可要听话,不能一个人跑到水边去玩。”悠然轻拂着小石头的额头,那眼光还是一会儿在药膏上,一会儿在那碗上来回打转。
        “嗯,以后石头一定听话。”小石头显然也叫昨天的事吓到了,这会儿很乖。
        原来昨天,小石头一个人在屋里玩的无聊,便一个跑到那泉眼处去玩水,要不是,悠然突然的那一阵母了感应,也许小石头已经出事了。
        “娘,我饿了。”小石头又道。
        悠然打开门,看了看外面高高挂中天的太阳,不由摇了摇头,这不知不觉的就已经中午了,于是转头道:“那小石头一个人先玩一会儿,娘亲去煮饭,今天可有肉吃哦。”
        “嗯,石头要吃肉。”小石头用劲的点点头,一脸喜笑颜开。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