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玄幻魔法-> 《亿万老婆买一送一》-> 推荐我的新文 总裁的替身前妻
推荐我的新文 总裁的替身前妻 作者:安知晓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2-06-14
  •     ( )    这是叶非墨的新文哦。
        地址在我的书列表里哦。
        
        A市, 安宁集团, 华云娱乐, 星阳唱片公司, ABC娱乐公司 ATV电视台,B&C电视台……
        “当我女人!”一夜缠绵后,她才知道自己走错房间,上错了床,男人竟拍出她的半裸广告,轰动全城,逼她主动上门,签下一纸卖身契。她贪心沦陷于他时,竟心生贪恋,却原来,她不过是他寻来的替身,当他的心上人再次回归,她傲然转身离去。数年后,当她大肚便便,挽着另一男子出现在他面前时,他方知,自己失去了什么……
        
        试阅:
        安宁国际大楼,底楼休息厅。
        温暖不安地坐着,坐了整整一个下午,紧张得脸色发白,同时也愤怒得想要杀人,叶非墨竟以这样的方式,把她暴露在全城百姓面前,他到底要做什么?
        他没有经过她的同意,这已侵犯她的权利,太过分了。
        那句台词,还记得5203吗?主动来找我吧!那分明是叶非墨让她主动来找他的意思,否则后果会如何,她不敢去想。
        太过分了。
        竟然轰动全城来找她。
        一想到那则广告引起的轰动,她就羞愤,连路人都看得出拍摄者在暗示什么,一语双关,她岂会不知。
        外面下起大雨,正如她此时的心情。
        下班时间到了,整幢大楼的人都走得差不多了,温暖心想,或许他有专属的电梯,已从停车场走了。她不是不想上去找他,可楼下的接待小姐说要有预约才能见总裁,且看她的眼光带着鄙夷,她懒得自讨没趣。
        夜幕初上,大雨倾盆,她担心妈妈和小静,想也没想冲进雨幕中,跑得太急,没注意旁侧冲过来的车子,温暖吓得什么反应都没有。
        男子看着灯光扫射出的女子脸庞,那双素来冷冽的眸中掠过一分异色。
        握在方向盘上的手,青筋浮起,完美的唇角上扬起一抹讥诮的弧度。温暖惊吓过度,又无伤痛,但心中微怒,这分明是绿灯,他开车都不知道看红绿灯吗?
        温暖是聪明的女子,见是一辆最新款的兰博基尼,她也不敢和车主说什么交通规则问题,这年头,有钱的才叫规则。
        她转身就走,就怕走晚了被人讹诈一笔。
        那辆有着低调的奢华又十足霸气的兰博基尼在她旁侧停下,男子摇下车窗,清冷的声音在雨幕中听得人心骨沁凉。
        “上车!”
        温暖侧头看他,只觉得他完美的侧脸在光幕下有几分熟悉,“对不起,先生,我不认识你。”
        淋着雨,温暖看起来有些狼狈。
        男子转过脸来,温暖的脸色比鬼还要白,那男子在她惊慌的目光下冰冷地吐出三个字,“叶非墨!”
        ……
        直到上了车,温暖尚不知该如何说清心中的震惊。
        他就是叶非墨?
        底楼休息厅有一本财经杂志,她随意翻开,看见叶非墨照片,难怪她觉得他的侧脸很熟悉,本人比照片更完美,五官精致,深邃的眸,挺直的鼻,弧度完美的唇,组合成一张魅力十足的脸,他的脸部线条很柔软,可无端却让人觉得有一种透不过气来的强势和霸气。
        那种混合了优雅、强势和冷漠的气质有着特殊的风情,力量和雅致,慵懒和冷漠的结合体。
        叶非墨,安宁国际总裁,A市最有价值的黄金单身汉。
        听闻,他心狠手辣,作风铁腕。
        据说,他风流潇洒,女人多如衣服,安宁国际集团旗下不少女星都和他有过绯闻。
        传闻,此男的绯闻女友都是娱乐圈中人,且他玩过就丢,甚是无情。
        再闻,国际天王巨星叶琰和他关系暧昧匪浅,换句话说,他男女来者不拒。
        ……
        有关于叶非墨的传闻,她从得知那支广告后,才开始运转脑袋,这都是从同学和娱乐报纸上听来,或者看来的八卦消息。
        他认出她了吗?
        一路无话,温暖淋了雨,一身狼狈,叶非墨身上散发出的气场太过强大,她胆子不小也被他震得有些拘谨,那晚的记忆太过模糊,她根本就没看清是谁,可那些羞人的动作和感觉,此时却清晰得好像重演般,温暖的脸红得如火烧。
        叶非墨目不斜视,深邃的眸看不出情绪,一路带温暖到了名城一幢公寓。
        45楼,一幢复合式公寓。
        装潢风格走典雅风格,柔软的地毯,米色的沙发,漂亮的水晶吊灯,复古的家具,处处都透出一股典雅,却又难掩温馨,这温馨和他整个人的气质很不搭配。
        她左看右看,也不见叶非墨有什么地方和温馨能稍微沾边的。
        冷冽,沉默,冷硬就是她对叶非墨的印象。
        丢给她一套浴袍,“把自己收拾干净,我有话和你说。”
        “叶先生,我……”
        “把自己收拾干净!”叶非墨一字一顿,甚是冷酷。
        温暖压着脾气,一关上浴室的门就握拳在半空挥了挥,靠,死****,死冰块,初夜没的人是她,吃亏的是她,趁人之危的是他,为什么理直气壮的人也是他?
        温暖那叫一个怒,此时又反应过来,为什么她要跟着他回来?她脑子一定是坏掉了。
        以叶非墨的风流程度,孤男寡女……
        靠,温暖,你真后知后觉。
        她这人素来也真的乐观,转念一想,反正也做过一次了,清白都没了,她就不矫情了,那男人不见得会看上她。
        她换下湿透的衣裳,没办法,连内衣裤也换下,没办法,都湿了,她草草洗了,丢进烘干机,男人的浴袍很大,很宽,她裹得严严实实的,一看没什么问题这才打开浴室的门。
        里面什么都没穿,温暖是尴尬的。
        叶非墨解了领带,松了上衣三颗扣子,露出健美的胸膛,袖子微挽,整个人看起来一种野性的不羁,也散着一股危险。
        老天真是不公平,给他最华丽的外貌,又给他最尊贵的出身,气质,魅力都给就算了,连身材也给得真完美,老天真不长眼,你让天下男人情何以堪啊。
        一样米养百样人。
        “叶先生,我想问你……”
        “当我女人!”温暖话还没说完就被叶非墨打断,男子斩钉截铁,强势霸气,目光灼灼。
        一句话把温暖雷得里外都焦了。
        他说什么?当他女人,幻听,幻听,她是如此安慰自己,可再看,那男子依然目光灼灼,她风中凌乱了,为什么就见过一次面的人会提出如此唐突的要求。
        她不是什么倾国倾城的美人,也没自恋到会以为向叶非墨这样的男人会对她一见钟情,肯定有什么地方错了,可是哪儿错了,她一时却理不清。
        “我只接受你说好,其余的答案自动吞下。”叶非墨看着她,语气更霸道了,“你必须爱上我。”
        温暖怒,双眸冒出火光了,她最烦人以一副高高在上的语气命令地说话,叶非墨全犯了,且他也太过霸道了,凭什么?
        “你是金城武吗?你是刘德华吗?你是万人迷?你是人民币吗?凭什么我必须爱上你,还要当你女人?”温暖怒极反笑,笑容还很甜美,可那语气的讥诮却毫不含糊。
        死寂!
        温暖也察觉的自己太激动了,于是低下头认真地反省,她应该温和一点,这男人看起来就是那种老子火了一枪可毙了你的男人,很暴力,很不和谐,万一把他惹火了,先奸后杀可怎么办?
        温暖开始有一种此地不宜久留的感觉。
        且叶非墨长时间不说话,目光死死地盯着她,刚让她有一种别他目光强-奸的错觉,她心中哀嚎,这男人太可怕了。
        就在她快溜走的时候,叶非墨说话了。
        他说,“你不觉得我比金城武帅,比刘德华更有气质吗?你的审美观有待提高。”
        温暖脸颊一阵抽搐,靠,你大爷的,见过自恋的,没见过这么自恋 的。
        她无语了。
        他又说,“至于人民币,你要多少,我给你多少,还有什么问题?”
        温暖,“……”
        温暖泪流满面了,她自幼聪明,此刻却深刻地意识到一件事,她和叶非墨的智商很显然不在一个水平,于是他们的交流的中心思想也不在一个水平。
        所以他们是鸡同鸭讲,话不投机。
        是她太笨,还是他太****?温暖严肃地思考这个问题。
        “你觉得我们是在说一件事吗?”温暖试图冷静地和他谈话,她确定她很冷静,可不太确定对方是不是冷静,因为他看起来目光火热得想要扒了她。
        温暖开始有危机感了。
        “你觉得不是吗?”
        三言两语,她基本上确定一件事。
        叶非墨很强势。
        叶非墨很狡猾。
        叶非墨很****。
        叶非墨很聪明。
        这就是温暖在床上以外第一次见到叶非墨下的总结,很多年以后,这个总结更是被深刻地证实。
        “对了,你叫什么名字?”
        温暖,“……”
        你见过世间哪个男人在和一个女人上了床后,又提出当我的女人后,又用一种今天天气不错的语气问,女人,你叫什么名字?
        你见过吗?你见过吗?叶非墨绝对是史上第一个。
        “温暖。”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