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宫廷争斗-> 《悠然天下:王妃,别逃》-> 恶搞:关于牙耳和小鬼
恶搞:关于牙耳和小鬼 作者:未知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09-28
  •     牙耳7岁被送进皇宫。某倾:不对不对,你怎么能篡改历史呢!明明是在春搜的时候迷上了同是7岁的羽行风,抓着人家的袖子,睁着水汪汪的大眼睛,可怜巴巴的瘪着嘴要求人家带你进宫的。把你父亲的老脸都丢完了。
        咳咳,那就算是那样吧!
        5年了,不知道为什么自从自己进宫后父王也没有提接自己出宫,行风也没有要我走的意思,本来以为只是玩玩就可以出去了,若大个皇宫死气沉沉的真闷,不过唯一的乐趣就是行风了,那个可爱又单纯的小家伙。可是父王临走时的那一句话和一个眼神让我明白我能住在这皇宫并不是单纯的满足我自己那颗花花的小心肝。
        我原本不住楚嫣宫的,那原本是个废弃的院子,可是那天和那群小丫头小太监在御花园玩捉迷藏的时候不知道怎么走到这里来,看到那三个字,心底像是裂开一条缝一样的疼。
        咖“郡主,郡主!奴婢找到您了~”一身绿衣的小荷,跑的小脸通红,甚是可爱。
        “好!回去好好赏你!”牙耳转身,忽略掉心里的那份悸动,双手顺势在小荷脸上抓了一把,“啧啧~越来越标志了啊!”
        “郡主!”小荷有些娇羞的恼了,这个郡主啊!5年了怎么总是这样。(某倾:哇塞!男女老少你还真是谁都不放过啊!牙耳的眼睛隐在细碎的刘海下看不真切,嘴角一勾,眼中银光一闪:怎么样?小倾倾,难道你也想尝试一下?某倾狂汗飞奔而去。)
        聆“好啦走吧!本宫馋了。”回头深深的望了一眼楚嫣宫那三个大字甩袖离开。
        小荷好奇的回头看了看楚嫣宫,没有什么奇怪的呀,加快脚步跟上了主子,侧面看到主子那玩世不恭,带点阳光带点邪的笑容,摇摇头想着郡主离开时的眼神,莫不是自己眼花了?那眼神怎么会属于郡主呢?
        刚出御花园,只见一蓝衣奴才跑来,行礼:“郡主,皇上传您过去朔明殿用膳。”
        “行了行了,知道了,平身,去把哈尼也带来。”牙耳摆摆手,心里莫名的烦躁。
        那奴才一听哈尼二字,刚打算起身,浑身一抖跪倒在地,“郡郡…郡主……”
        “怎么了?”牙耳峨眉一皱,不悦道。
        “没,没没”那奴才磕磕绊绊的说,用袖口拭额头上的汗,天啊!怎么会这个样子,这郡主不好得罪,可是那哈尼……
        “没有还不快去。”小荷巧笑的走到牙耳身边,“主子,我们去朔明殿吧!别让皇上久等了。”
        “好。”牙耳踹了一脚跪在自己面前挡路的奴才,走了过去。小荷紧跟其后,用手抚着胸口顺气,幸好是让这倒霉的奴才去。
        这宫里谁不知道哈尼为何物?一条雪狼,
        (某倾奸笑:你确定你养狼,小皇帝不会把你赶出去?牙耳翘着二郎腿端着一杯茶吹了吹:无所谓,我也想早点出去,那样就可以见到他了,突然双手合十俩眼桃心状。某倾:拍拍额头,向后倒头仰去。)
        货真价实得雪狼啊!你没有听错,雪狼,就在皇宫,就成天围绕在这千金之躯身侧,偶尔可以荣幸与皇上用膳,多大的荣宠呢!就是苦了这些做下人的,这郡主搞怪,皇帝也奇怪,什么都由着她,这狼更怪,因该说是狼脾气怪。哈尼一到郡主旁边就和一只小狗一样,温顺的不得了,还能伸着头在人家怀里蹭蹭,然后舔舔小皇帝的手以示讨好。有时候和郡主打架或闹脾气,对着郡主呲牙咧嘴后,掉头逮着谁就谁,乱咬一通,死的死伤的伤,可就是不咬郡主。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网  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小倾咬牙切齿:真是有什么样的人就有什么样的狼!到处占尽便宜!
        牙耳悠闲的拿着指甲锉挫着指甲:小荷!关门放狗!
        小荷:是!等等,主子,是狼不是狗!小荷悄悄的在牙耳边耳语。
        牙耳:咳咳~关门!放狼!
        某倾提着裙角往门口跑去,嘭!大门已关,哈尼凭空跃出,某倾蜷缩在墙角,看着在自己面前呲牙咧嘴的哈尼,绞着手里的手帕,眼一闭牙一咬,张口就道:牙耳!你敢!你要是敢!我让楚今去死!!说完瞪大双眼,转了转眼珠,双手捂嘴,她刚才说了什么??趁牙耳震惊之际迅速遁地而逃。
        最后,牙耳抱头阵阵恶嚎~
        “牙耳,你来了,快快~”小行风站起来让牙耳入座。
        “你快坐,快坐,一点皇帝的样子都没有,激动什么呢!外人看到又该笑话了”牙耳白了行风一眼,在行风身边坐下。明明比行风小却还是一副小大人的样子让人忍俊不禁。
        吃饭期间,行风一直给牙耳布菜,最后牙耳受不了了把碗一推,眼角把行风一横,“说!怎么了?”
        “哎呀呀,你这是做什么呢!快吃快吃,都是你爱吃的菜。”行风干笑,真是的,在他面前一点皇帝的架子都摆不起来。
        “说不说?不说我走了!”
        行风低头可怜的揪了揪自己的袖口:“其实也没什么,就是就寝的时候,以后我们可不可以分房睡?”行风抬头看看牙耳继续,“现在我们都不小了,再这样怕是不好吧!”心里偷偷喊,那帮大臣现在要我娶你,可是你好花心啊。
        “喂,有没有搞错,我一个女儿家都不害怕,你害怕什么。”牙耳顿了顿,眼珠一转,“好吧!分房睡也可以,我要睡楚嫣宫。”(某倾:丫的!你是皇帝啊!要住的地方还那么理直气壮!)
        “好吧!牙耳,你也不小了,注意注意,别总是这个样子了,过几年我会找个好人家把你嫁了的。”行风摇摇头,叹气。心里补了一句,要是没有人敢要你,我要你吧!
        扑哧!牙耳刚入口的百合莲子羮招呼到了行风月牙白的锦袍上。“你你你~抽什么风呢!”牙耳摸摸行风的头,确定有没有发烧说胡话。
        其实这几年牙耳依旧对行风色来色去,却没有什么名堂,毕竟是小孩子,拉拉小手,捏捏脸,看到漂亮的丫头,就要到自己身边,看到漂亮的大臣就故意为难,趁机吃豆腐,可以说是自娱自乐,自己美名其曰:爱美之心人皆有之。原来在父王身边还有人约束,可是现在没有人约束自己也觉得越来越没有意思了。
        楚嫣宫是被废弃的宫殿,清扫了三天才彻底干净,因为牙耳的要求,所以仍旧摆设着原来的具什,虽然被擦拭的很干净,但还是有种炎凉的感觉,牙耳坐在主位,低着头看不清表情,楚嫣宫楚嫣宫~似乎能感觉到什么牵动着自己的心,扯了扯嘴角,冷笑,心?花心的人有心吗?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多心了,行风才12(某倾:你也不过十二而已!)前几年还好,可是这些日子总能感觉到一种压迫感,一股势力在一旁看着行风虎视眈眈,皇宫看似一切照常,甚至更为安详,但还是能感觉到那种风雨欲来的感觉。
        “嗷嗷~”哈尼往牙耳怀里蹭蹭。
        牙耳一手支着头,一手拍拍着哈尼的头:“哎,是不是你也感觉到了?”顺势摇摇头,自己这是怎么了。
        “小荷,皇上现在在哪?”行风不是说今天过来道贺我的乔迁之喜吗?真是的,怎么还不来,饿死了,“小荷~小荷??!!怎么传个话这么慢!”
        “嗷嗷嗷~~~”
        牙耳站起来,“哈尼?怎么了?”
        “嗷嗷~”见牙耳站起来,哈尼扭头向外奔去,牙耳紧随其后。
        “该死!行风不会出事了吧?!呸呸乌鸦嘴!”
        刚出殿门遇到了慌慌张张的小荷:“主子,不好了不好了,有…有……”
        牙耳扶住小荷“怎样了!说!”
        “刺客,黑衣人挟持了行风,在朔明殿打起来了。”
        “什么?!”牙耳听后转身跑回楚嫣宫,然后又迅速的跑出,向朔明殿跑去,“小荷,快传信父王!”
        “主子,您不能去啊!”小荷在后边追着,眼看要到朔明殿了也追不到牙耳,扭头向另一边跑去。不能让郡主有事啊!
        朔明殿门口歪斜的倒下七八人,牙耳看也没看推开殿门跑进去。
        “行风?!”
        “别过来!”黑衣人左手制住行风,右手拿刀抵着行风的脖颈。“再过来一步我杀了他!”
        牙耳止住,另一边是四人围着哈尼,不敢轻举妄动。旁边躺着几具尸体。
        “牙耳,我…我怕……”行风俩眼水汪汪的,憋着嘴忍着泪。
        “大胆奴才!你可知道你在做什么?”牙耳向黑衣人一步步逼近。
        “啊~”黑衣人转头向一边看去,哈尼将一人扑到,又冲另一人扑去,撕咬开来,旁边俩人手中拿着刀却无从下手。
        趁黑衣人分神,牙耳把行风扑到在地,将一块硬物塞进行风怀中,顺手从腰间扯出长鞭,挥向黑衣人“啪!啪!啪!”鞭子应声而落,黑衣人不及闪躲被抽中倆鞭。
        “还愣着做什么?!!”牙耳推了旁边的行风一把,“快跑!”
        “牙耳……”行风拉着牙耳衣角,眼泪掉了下来“一起走!”
        “想走没门!”黑衣人扯住牙耳的长鞭。
        “快走!不然都得死!”
        牙耳推了行风一把,行风像院外跑去,胡乱摸着脸上的泪渍,牙耳,不要有事。牙耳顺着鞭子的力量被扯到在地。
        “该死!”黑衣人越过牙耳去抓行风,不料被牙耳双手手死死抱住小腿,一脚把牙耳蹬飞撞在门柱上,牙耳咳出一口血,趴在地上轻抖,黑衣人挥刀砍去,不料被哈尼扑到,在地上扭打在一起,牙耳忍痛撑起自己的身体,从右靴中抽出匕首。扑向黑衣人猛刺几刀,血贱了牙耳一脸。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
        “哈尼!”牙耳躺在地上脸上还有血迹,“我是不是很勇敢啊!”
        哈尼用爪子挠挠牙耳希望她能像以前一样跳起来踹他一脚或给他一巴掌。舔着牙耳脸上的血渍,希望看到那明媚的笑脸。
        “咳…咳咳……”牙耳伸手摸了摸哈尼的头告诉它自己没事,“希望行风不要出事……”
        眼前一暗失去了知觉。
        ………………………………………………………………………………
        此牙耳口中的哈尼就是倾文中的小白,真的纯属恶搞。
        …………………………………………………………………………
        话说,这阳春三月好风光,悠然,慕容枫,狐狸,小鬼,晌午爬到这座洛迦山后围坐在一起聊天。甚是开心
        “姐姐,给你烤的肉”
        “姐姐,小心烫哦”
        “姐姐,喝酒慢些,小心呛着”
        “姐姐,想吃洛迦仙果吗?我去给你摘”
        ……
        小鬼缠着悠然,完全不当慕容枫和狐狸在。
        慕容枫满头黑线。
        狐狸却轻摇折扇,嘴角上扬开口道:“女人,牙耳怎么没有在呢?”
        听到牙耳两个字,某人拉悠然袖口撒娇的手顿了顿。
        悠然吃着肉口齿不清的答:“牙耳在兰国,你不知道?”
        看到某人的动作狐狸心里继续道:“哦,想起来了,牙耳是在兰国,不知道和小翌怎么样了。”
        某人嘴角抽搐。
        悠然拍拍吃的油滋滋的手,看了慕容枫和狐狸一眼,最终目光落在楚今身上:“也是哦,小鬼你怎么回事,牙耳不是喜欢你吗?找小翌做什么去了。”
        楚今斟酒的手抖了抖。
        狐狸露出笑颜:“小翌紧张牙耳的紧,我替他向你把牙耳讨过来。”
        某人满脸黑线
        “嗷~嗷嗷~~”
        “是哈尼。”悠然听到叫声后激动的站了起来,一只白绒绒英俊潇洒的雪狼扑到了悠然怀里。
        某人瞬间面色苍白,怎么说曹操曹操就到。
        “悠然姐姐,我来了。”
        “师兄!”
        并肩而至的俩人,一人满脸笑嫣,一人一脸俏皮可爱。
        牙耳撩起裙褶坐在了满脸黑线,嘴角抽搐,酒洒了一身的楚今旁边,没有注意到楚今异样的表情一把抱上去,双手肆意的在楚今脸上揉捏:“楚今,我想你!”
        纵然是楚今,也不忍如此向后仰面倒去。
        …………………………………………………………………………
        大家看着开心就好,真的与正文无关。
        …………………………………………………………………………
        小鬼嘴里咬着一片树叶,双手托腮蹲在树下,满脸纠结的望着对面嘴里嚼着草根,同样双手托腮满脸纠结的望着自己的小毅。
        一样的身形一样的面容,一样的动作唯一不同的就是一个嘴里是树叶,一个嘴里是草根。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网()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哥哥。”楚今皱皱眉耐不住开口。
        小毅脸一黑,一手护面随即向后躲了半步,暗想:平时俩人一直在挣谁是哥哥,都不愿意当弟弟,这家伙今天是怎么了。
        “哥哥!”楚今语不惊人死不休,“我决定了,以后小毅是哥哥。”
        小毅掏掏耳朵:“我没听错吧!”
        楚今摇摇头,双手合十放在胸前,闭眼做陶醉状:“哥哥,你是哥哥。”
        小毅扬起下颚,一脸骄傲拍了拍小鬼的肩膀:“恩,知道我是哥哥就好!”
        小鬼睁开水汪汪的大眼睛,小Q的看着小毅:“那是不是哥哥要让这弟弟呢。”
        “那是!当哥哥的肯定要让着做弟弟的嘛!”小毅站起,双手叉腰做茶壶状,一脸伟大。
        小鬼一听这话,双眼冒贼光,嘴角一勾:“哦,那你可不准对牙耳有什么非分之想哦,即使已经喜欢也不能和牙耳在一起哦,你是哥哥,因该让着弟弟,因为弟弟喜欢牙耳,要和牙耳在一起!”
        语毕,同小毅一样站起,双手叉腰做茶壶状,一脸伟大,而小毅听后脑袋当机了半晌,嘴里的草根也掉了出去,双手向小鬼的脖子掐了过去。
        “你你你!你怎么可以这样!”
        “哥哥,你不能这样!咳咳~都说好了啊!”小鬼被按在地上。
        “不行!那么你当哥哥,我当弟弟!你也不准对牙耳有非分之想!”说着说着小毅的手劲加大了。
        “咳咳,哥哥,我快死了!”小鬼的手也向小毅的脖子上伸去,使劲的掐住。
        “别叫我哥哥,你是哥哥!”楚毅一张黑脸。
        小鬼倔强的说:“你才是哥哥!”
        “你是!”
        “你是!”
        “你是!”
        就在俩人掐的如火如荼,差一口气就嗝屁了的时候,一袭白衣从天而降,不,因该说是从树上而降。
        “幸亏我没有孪生哥哥或弟弟,真是麻烦!”行风用扇子拍拍手,摇摇头随后邪邪一笑蹲下身对着俩兄弟道:“最好都掐死对方!我就更省心了。打扰了,你们继续,我去找牙耳了。”
        语毕留下俩张满脸青紫还在互掐不认输的俩兄弟向前走去,而后回头用扇子指了指他们头顶的大树。
        小鬼小毅顺着行风扇子的方向朝上看去,悠然和狐狸还有慕容枫都在树上,悠然刚才憋着笑所以一脸通红,现在终于破声而笑,狐狸微微勾着嘴角,慕容楓无奈的摇摇头。
        最终,可怜的小鬼小毅在精神上实在支撑不下去,四眼一闭晕了过去。
        ………………………………………………………………………
        以上都是牙耳童鞋自己所写,精彩搞笑吧~~哈哈~~俺们就丢脸了,竟然写俺们被一只狗(牙耳咬牙:那是狼!)欺负,唉……
        华语第一言情小说站:网()为您提供最优质的言情小说在线阅读。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