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师叔个个很狂野》-> 第四十三章 可惜,我不要你
第四十三章 可惜,我不要你 作者:皇焱儿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9
  •     在白雪茫茫之中,迎风纤弱的身子再也支撑不住,晕倒在蓝十五怀中。
        她身上中的毒才刚刚清除,又挨了一夜的冻,这几日三更时候还要给那个男人送饭,如此折腾之下,终是坚持不住了。
        蓝十五抱着她一路狂奔回了房间,将她小心的放在床上,正欲起身去找驱寒的药,手腕却被人紧紧握住。
        “不要走。”迎风轻然开口,苍白的面颊豪无血色,那如冰如霜的寒眸,第一次,起了迷离的薄雾。
        她紧紧握着蓝十五的手,眼光颤动一下,方才发现,此时,眼前的人,已不是他了……
        她先前放开了乐嘉言的手,将他送入别的女人房中。一切,已成事实了吧。
        蓦然的痛惹上心头,迎风从床上坐起来,在蓝十五的低呼声中扑进了他的怀抱,她蜷缩着冻得麻木的身子,如一只慵懒且危险的猫儿,微眯着眼眸,神情安静,呼吸清浅,可那紧绷的身体却好像随时都会跳离开这个怀抱一般。
        刚刚,聂心蕾房中的娇吟声和衣服的摩擦声,声声刺耳,她不想去听的,却偏偏听了个真真切切。
        她觉得自己的一颗心,此刻像是坠入了万丈深渊,再无任何回寰的决绝。她将蓝十五的怀抱比作乐嘉言的,这般自欺欺人的事情,竟是她能做出来的!
        “迎风,我……”蓝十五醇和俊雅的容颜隐了一丝忧虑,一丝疼惜,想要开口说什么,却被迎风摁住了双唇。
        她的指尖冰凉凉的,比飘洒的白雪还要冷上几分。蓝十五心下一惊,抬手去试她的额头,只觉滚烫炙热。
        “迎风,你额头很烫,乖乖在这里等我,我去给你煎药。”蓝十五说着就要起身。
        “我不喝药,让我这样坐一会就好了。”迎风没有松开他的手腕,她浅浅开口,平静的语气却隐了几分固执。
        蓝十五听了不由震怒,他推开迎风,强行将她摁倒在床上。
        “你必须吃药!你若再继续这样任性妄为的话,四师叔就不让你去冰阁了!”蓝十五看着迎风无所谓且冷漠的眼神,气的身子微微发抖。他怒吼着,同时抓过一旁的被子强行盖在迎风身上。
        “我不去又不是我的损失,是四师叔你的。”迎风淡淡的开口,脸上却是没了先前冷漠萧索。
        她神情安然的蜷缩在被子里,眸间点点莹润,竟让窗外的皎月也为之失色。只是那苍白的面容让人无端生了疼惜。
        蓝十五俯下身轻柔的帮迎风拨开额前的乱发,他的大手温暖安谧,即使在这幽寒深夜里,他的周身也能给人日光照耀般的轻暖感觉。
        迎风对他淡淡一笑,微微合上眼眸,那流彩一般的眸光渐渐隐去,这屋内,一时间,好像失了全部的光芒。
        蓝十五将被子往上拉了拉,见她轻合眼眸,红唇微张,如猫儿一般窝在被子里的样子,只觉得从未见过如此无邪而娇媚的少女,她跟那些宫中女子完全不同,她的一颦一笑都让他着迷,说不出的诱惑媚然。
        蓝十五起身,此时纵有万般不舍,也要先治好她的伤寒才是。
        他走到门口的时候,又忍不住回头看了一眼,见迎风仍旧保持刚才的动作躺在那里,心下有微微的失落,说不出是什么感觉,好像一夜之间,迎风离他的距离又远了。
        他明明能看出她有心事,却是不知该从何问起。
        她太过于完美纯净,你虽然无时无刻都看不透她,却总是被她吸引,冥冥中,就坠入她的一泓清泉之中。
        蓝十五有些失落的转身,身影渐渐消失在莹白雪地上。
        他并不知,这短短的别离,却是注定了他的失去。错失心中最宝贵的,不过是在一瞬间而已。
        今夜,注定,不太平……
        ……
        房内,迎风缓缓睁开眼睛,眸光颤动几下,落在窗外,那白茫茫的一片天地,让她忍不住想要亲近,白色,在别人眼里象征着纯洁干净,于她而言,却代表着安静冷漠,那茫茫天地间,只有她一个人存在的感觉,是那般舒服。
        她赤着脚走出屋子,素来,她喜欢冰天雪地的日子,这样,人会更加清醒,而今晚,她却是有些混沌不清,心,一直是慌的厉害。
        她看似漫无目的的往前走着,可心中却清楚,她走的,跟乐嘉言此刻呆的房间是相反的方向。
        她要离得远远地,越远越好。
        莹白玉足踩在冰冷的雪上,刺骨的寒意涌上心头,她忽然停住了脚步,终是,忍不住回头。
        属于聂心蕾的那个房间,烛光闪烁了几下,忽然间,灭掉了。
        迎风呆呆地看着,小小的身子挺立风中,那弱不禁风之下,曾经蕴藏着无限的力量和绝色的锋芒,此刻,她却像是虚脱了一般,安静的站在那里,久久不动。
        那门窗一直是紧闭的,灭了的烛光也没有再点亮,她抱着胳膊,此刻方才觉出寒意来。
        望着那一片冥暗幽黑,迎风轻咬着下唇,缓缓蹲了下来。
        眼前,不该是白茫茫一片吗?为何,她会有坠入深渊的感觉,那般黑,那般冷。
        他们,在一起了。
        时隔三年,在一起了。
        她一直看不起的誓言,却是如此管用啊……到了任何地方,这华丽的誓言都胜过一切啊。
        她亲手导演的这场戏,不该是圆满落幕的吗?此时的她,应该留在屋子里,烤着火炉,嘴角挂着浅笑,安然的算计着下一步该怎么走啊。
        这才应该是她啊。
        不该是现在,蹲在这里没有一丝离开的力气,而一颗心,是空的。
        这男女之间的事情,她虽然没有经历过,却是明白的,三年不曾在一起的昔日恋人啊,此刻,当真是**了吧。
        迎风抬手,掬起一捧厚厚的白雪,那雪花,在掌心迟迟不化。都说这心是热的,雪是冰的,可此刻,她这滚烫发着寒热的身子,竟是融化不了小小的雪花吗?
        她当真是冷心冷意,无情无爱的人吗?
        渐渐地,有吱嘎吱嘎踩在雪地上的声音由远及近。她却依旧窝在地上,冷冷的看着手心的雪花。
        那声音近了,一双墨色镶嵌宝玉的靴子立在眼前,继而,有厚重如乌云压顶一般的气压从头顶传来。
        “起来!”他喊着,愤怒的声音夹杂着丝丝嘲讽。
        迎风微微一怔,这么快,就结束了吗?
        她抬起头来,眼底的湿润已经隐去,有的只是欺霜赛雪的冰寒。她不知,乐嘉言最恨的就是她这般眼神,无情无义,无波无澜。
        他的桃花眼已然失了曾经的璀璨光芒,丝丝阴鸷的寒光隐在其中。
        小小的身子被他从地上提了起来。他的粗暴之下是蚀骨焚心的痛意。
        “告诉我!那个男人是谁?!”他开口,身子逼近她,不许她眼睛看向别处。
        他受够了她垂下眼眸,隐藏心事的本领。
        “快说!跟你在一起的那个男人是谁?”他似乎没了耐心,阴鸷的眼眸下,是丝丝冲天的妒火。
        迎风自是明白,他问的是地窖中的那个男人。
        是聂心蕾告诉他的吧。这么说,他们真的做了那男女之事了。
        迎风的心,微微抽痛着,她猛然挣开了乐嘉言的怀抱,脚步踉跄的往回走。
        双脚已经冻的麻木,每走一步都毫无感觉,她微眯着瞳仁,神情,一贯的清冷幽然。
        “站住!”乐嘉言在她身后喊着,眸光注意到她赤着的双脚,瞳仁一暗,飞快的冲了过去。
        “你还记得我说过的话吗?我要定你了!!”他喊着,带着恨意,带着无奈,这个丫头,为何总一次又一次的挑战他的底线呢。
        “掌门师叔还真是欲求不满呢!你找错人了吧,那个女人还在屋内等着你呢!”迎风看似无所谓的开口,平静的眸光依然波澜不惊。
        “我要的是你!”
        乐嘉言冲到她身后,不再给她任何逃脱的机会,横抱起她娇小的身躯,大步走向自己房间。
        此时,已近天亮,晨光微曦,妖娆的曙光洒下殷红熏染了漫山遍野,一点点,点亮这层层楼台水榭。
        迎风看着眸光坚定的乐嘉言,竟是扬唇灿烂一笑,那笑,清美绝伦,赛过这微曦初露,那带着诱惑娇媚的神情,让乐嘉言的心无声沉沦。
        只是,她下面的话,却彻底点燃了他的怒火。
        “可惜,我不要你。”
        轻飘飘的话语,无波无澜。
        ps;小皇感谢榜
        柒汐雨大美女鲜花三朵
        rikki7982亲亲鲜花四朵
        白沐雪亲亲,鲜花一朵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