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师叔个个很狂野》-> 第二十九章 谁布棋局 2
第二十九章 谁布棋局 2 作者:皇焱儿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9
  •     魄阁门口,迎风再次顺利进入,她心中不由冷叹,这便是岑崇轩,凡事在表面上都会给人留有余地的。不像乐嘉言,虽然看透了很多,可偶尔,也是孩子气十足的。
        蓦然想到了乐嘉言的那句话,迎风心底,微微一颤。
        到了书房门口,还未来得及推门,里面便有人说话。
        “迎风,进来吧。”
        那声音清朗舒服,让人如沐春风般。迎风微微挑了下眉毛,蓝十五竟也在。
        她推开房门,缓缓走了进去,两个男人各自坐在书桌的一边,见了她,眼底的惊艳具是一闪而过。
        她方才记起,自己傍晚的时候换下了那粗布麻衣,如今身上穿的是掌门阁女弟子的绛紫色芙蓉双绣缎裳,这身衣服穿在其他人身上,会显得线条粗狂了一些,而她,竟是将飒爽和娇柔完美的结合在了一起,绛紫色的绸缎将肌肤映衬的冰雪莹白,那长衫穿在她身上,没有一分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感觉,反倒是平添了几分娇俏媚惑。
        尤其是她那破冰而出的眼神,映衬在神秘的紫色之中,让人看了一眼便欲罢不能。
        “三师叔,四师叔。”迎风低声说着,微垂着眼眸,感受着岑崇轩藏在温润柔和之下的咄咄视线。
        “迎风,瘟疫的事情我刚刚听说,特意来找三师叔商量对策呢。”蓝十五说着起身走到迎风身前,见她手臂上的伤痕还没有处理,不觉有些生气。
        “你怎么还不包扎一下呢?就这般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吗?!”他眉头皱起,责备的语气中有一丝怜惜。
        迎风唇角轻扯,微微的一笑,有些娇羞生动的神情莫名就让蓝十五想到了倾城倾国这个词,口中,竟是一句重的话都说不出来了。
        岑崇轩此时微眯着眼睛看她,只觉得蓝十五给迎风包扎伤口的动作分外刺眼,好像有什么迷住了眼睛般,很不舒服。
        蓝十五将自己随身带着的苏绣帕子包在迎风手臂上,迎风口中说着谢谢,眼神却飞快的扫了一眼他腰间的罗迦流光笛。
        心中无声低喃,但愿,这笛子便是那三样神物之一。
        蓝十五却是没注意到迎风的神情,他包扎完了以后便迫不及待的想跟岑崇轩说话。
        “三师哥,其实迎风这件事情明显就是聂……”
        “迎风,你有事单独跟三师叔说吗?”岑崇轩唇角含笑着打断了蓝十五,他起身,来到迎风身前,修长的身躯在迎风身前投射了一道阴影,将她笼罩其中。
        他看似温润的笑意之下,是不可见底的深渊幽潭。
        迎风不动声色的抬头,看了眼蓝十五,点点头。
        “我……我不能听吗?”蓝十五瘪了下嘴,纯净的瞳仁眨了眨,有些局促的看着迎风。
        “四师叔,我刚刚在掌门师叔那里遇到一些不愉快的事情,想来跟三师叔说说。”迎风说的很轻,可岑崇轩却是不动声色轻笑一声,这个丫头,是要露出真面目了吗?
        他很期待……
        “那……我知道了。”蓝十五阳光纯净的神情有一丝淡淡的挫败,他纵然很多事情一塌糊涂,此刻又怎会看不透迎风的意图呢?
        她虽然相信他,却深知此刻能帮她摆脱险境的最佳人选是岑崇轩。凭借岑崇轩的人脉和头脑,很多事情,都会做的比他出色。
        而他,根本就是一点头绪都没有,他留在这里,反倒是添乱吧。
        “那我走了。”他开口,眼底的一丝无措让人心疼。
        “那个……迎风,你一会回去的时候小心一点,掌门阁内机关重重,房间和房间之间有时候都是串联的,别不小心触动了机关。”蓝十五说完,给她一个浅浅的微笑,转身走了。
        那背影,隐着失落。
        迎风敛了眸光,抬眼直直的看着岑崇轩,那视线,没有一丝的躲避。
        既然他喜欢看透她,不妨就让这一切更复杂一些吧,雾里看花也好,水中望月也罢。她南迎风从七岁开始便开始谋算人心,自认,不会这么快被人看透的。
        “三师叔,迎风有事求你相助。”迎风眨了眨灵动通透的眼眸,眼中,有一分诚挚一分我见犹怜。
        岑崇轩抬手轻柔的拨弄的迎风的头发,但笑不语。那顺滑如墨的青丝在他的指尖上轻轻缠绕着,一如曾经缠绕在乐嘉言手指上的样子一般。
        只是,他要的是这青丝主人的心。并非表面上的恭顺乖巧。
        “掌门师叔不能帮你吗?为何求我?”岑崇轩淡淡开口,指尖微微用力,扯痛了迎风的头发。
        她眼神如受惊的小鹿般怯忪的看着他,继而,缓缓抬手,将岑崇轩额前的一缕乱发轻柔的整理了一下,她的指尖带着微凉,如那千年雪山一般的冰眸,寒洌之中带着渗人心魄的深幽。
        岑崇轩只觉得身子莫名一颤,她的眼神,不经意间总能看进他的心底,可是等他再去追寻那抹深寒之时,入眼的,却是让他迷惑的纯净空灵。
        他的心,好像被微微刺了一下。
        真是可笑,如他这花丛高手,竟也有悸动的时候?他向来非滥情的人,唯独喜欢那猎艳的过程罢了。
        而此次,这过程,却是让他伤透了脑筋。
        他微微一笑,立刻恢复了一贯的淡定温润,抬手握着迎风的手腕。
        “就这么信任我吗?”他开口,亲吻着她的手指,势要融化这澄澈的坚冰,看透里面究竟有多深,多寒。
        “恩。”迎风乖顺的点点头,神情平静,眸光安然,岑崇轩看着,心底竟生了一丝恼火。
        她求他?这就是她的诚意吗?看不透的她,让他莫名烦躁。
        “师叔可以帮你,不过……”
        他的眼睛忽然迸射出一抹极致的幽光,第一次,跟自己看中的玩宠提要求。
        他亲手坏了自己的规矩……
        ……
        当迎风离开魄阁的时候,被院子里的冷风一吹,方才发觉不知何时,后背竟湿了一片,抱着手臂慢慢往回走着,身子有些冷,有些单薄。这一身衣服虽然好看,却是不保暖。
        徒有其表。
        一如那些上剑门女弟子的表面风光之下,不过是用娇弱的女儿身来主导着一场场的阴谋和杀机而已。
        到了房门口,她有些迟疑的站在那里,因为有几个女弟子正从外面往里搬东西。
        “是南迎风回来了,我们赶紧走啊,别被她传染上了。”其中一个女弟子拽拽旁边人的手,像是躲瘟神一样躲着她。
        “哼!怕什么!她明天就该死了!要不是掌门非要她在这间屋子里住上一晚,现在进来的早就是聂大小姐了。还轮到这个小贱人了!”另一个女弟子不屑的瞪着迎风,嘴里吐着污言秽语。
        迎风听了她们的话,眸子淡淡的瞥了一眼屋子里的东西,呵……聂心蕾还真是心急,竟然将自己的衣物什么的都搬了进来,当真是以为她南迎风明天就会死了吗?
        她脸上挂着寒玉般的笑意,安静的转身朝院子里走去,每走一步,眼底的精光便迸射一分……
        丝丝分分,萦绕在心头,没有丝毫的混沌纷乱,她抬眼,神情清明安然……
        莫名的,忽然觉得身后有一抹炙热的视线注视着她。
        她回头,一阵微风拂过,发丝迷蒙了瞳仁,遮挡了其中的寒洌清亮,树杈上的点点白雪飘洒下来,落于发间,便迅速没了踪迹,眼睛触碰到那双炙热的眸子,一瞬碰撞而出的晶莹纠缠,却又在下一刻,归为平静下的暗涌。
        迎风和他四目相对,不过一瞬间,倚在窗边的那抹修长身影,蓦然回身,掌风扫上窗户,那双妖娆桃花眼再次隐入黑暗之中。
        另一边的房间内,聂心蕾目睹眼前一幕,嘴角浮起恶毒的冷笑,心中低喃:“明天……明天就结束了……且让你这个小贱人再多看一眼……”
        ……
        迎风在院子呆的有些冷了,脚步轻盈的走回房间,她坐在椅子上,忽然想起了蓝十五的话……
        机关?串联?
        蓦然,嘴角的笑意缓缓加深。
        没曾想,这一招棋局,她不知不觉中竟是将所有的人都牵扯进来了。呵……真是有趣。
        她本无心的,是她们欺人太甚而已。
        ……
        次日清晨,迎风刚刚梳洗完毕,便听到外面人声嘈杂,熙熙攘攘,她整理下衣衫,步出房间。
        “南迎风出来了!那个小贱人出来了!”
        “就是她!就是她!带她去后山隔离!带她去后山隔离!”
        “对!带她走!否则我们都会死的!这个狐媚子一看就不是个好东西!!”
        迎风房门口围了不下上百人,见她走出来,具是群情激昂的喊了起来。这其中不乏很多上剑门的弟子。
        十年前那场瘟疫带来的噩梦果真可怕。
        人群最后,聂心蕾站在那里,冷眼看着。
        “聂冰,剩下的药都扔了吗?”她压低了声音对身边的聂冰小声说着。
        “表姐,我办事你放心吧。我给驴子的耳朵上刺入了那染有瘟疫毒粉的银针之后,第一时间就将其他银针扔到悬崖下面了。绝对万无一失的!”聂冰一边抚着缠着绷带的肩膀一边讨好的说着。
        “嗯。好。这次真是辛苦你了,平白无故的挨了一剑。”聂心蕾眼角的余光扫过聂冰的肩膀,明明是讥讽不屑的,可嘴上却还说着好听的话。
        “哪里哪里。表姐的事情就是我的事情,这点伤不算什么。”聂冰讨好的看着聂心蕾,一副奴颜媚骨。
        聂心蕾点点头,眼中的傲慢和得意一闪而过。
        她让聂冰在驴子的耳朵上扎了毒针,造成驴子染了瘟疫的假象,这等方法是任何人都不能查出端倪来的。继而她又煽动众人前来闹事,这一次,即使是得罪乐嘉言她也不管了。
        她必须尽快的将南迎风置于死地!她给她带来的威胁实在是太大了!
        此时,迎风娇小的身影隐在众人的口水之中,她看似温顺无害的抬头,浅浅开口,“我去不去后山不是你们说了算的,我要听掌门的安排。”
        她说完,缓缓垂下脑袋,眼角的余光扫过乐嘉言的房间。
        那里,房门紧闭,无声无息。
        “南迎风,你还不死心吗?你可知道,就是言派人通知我们来的,而且,言还下了荡剑门逆令,势要在今早就将你送到后山!”聂心蕾说着疾步走了过去,眼底,噙着一抹恶毒。
        她也没料到乐嘉言一早就派心腹前来给自己送信,她渐渐觉得,自己有些猜不透那个男人的心了。
        前一刻还护着南迎风的他,这是怎么了?
        不过,既然乐嘉言发了话,她这次定是要将南迎风送上黄泉路了!她召集了掌门阁和上剑门诸多很有声望的弟子前来,就是等着看南迎风的下场!
        “是啊,我也收到掌门的逆令了,说是要立刻将南迎风送到后山密洞。”上剑门一个资深弟子紧跟着开口。一时间,众人纷纷点头。
        “我不信。”迎风轻飘飘的开口,眼底,有些苦。
        “传我命令,南迎风有染了瘟疫的嫌疑,立即送去后山密洞,终生不得出来。”
        倏忽,那紧闭的房门内有桀骜不羁的声音传来。
        迎风身子微微一颤,是他的声音,只不过多了几分冷冽无情罢了。
        她未觉,那声音还隐了一丝痛苦。
        一门之隔而已,却因为看不到彼此的眼神,所有的都只能是猜测,猜测……
        迎风眸光轻微闪了一下,荡剑门逆令是吗?这种命令对于荡剑门的弟子来说等同于必杀令,一个弟子一辈子,恐怕也只能接到这一次逆令了。
        抬眼看了下那紧闭的房门,无声无息,一如先前。
        视线懒懒的掀了掀,迎风收回眸光之时,聂心蕾已经到了跟前,她手中的长剑愤然的搁在迎风脖子上。
        一时间,众人纷纷叫好,就等着将她送到后山。
        迎风抬眼,一朝梦回,竟有种蓦然惊醒的感觉。原来,她的心,只能是冷的。
        ps:看偶表现多好,字数那个彪悍。这张写了四千字,竟然刹不住车的感觉,乐嘉言的心,并非冷的,岑崇轩的用意,是要那掌控不住的佳人的心。
        花丛高手岑崇轩也不过是要学着从头来爱,受过伤的男人乐嘉言,更需要勇气重新开始……
        呼呼……
        小皇感谢榜
        yoko520亲的钻石两颗颗,
        果果丁亲的钻石一颗颗
        素衣珠绣亲的钻石一颗颗,鲜花一朵朵
        寂寞吉萨亲的鲜花三朵朵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wWw.bookzx.org无弹窗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