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师叔个个很狂野》-> 第十七章 选兽大会 2
第十七章 选兽大会 2 作者:皇焱儿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9
  •     岑崇轩的眼神越过迎风落在她身后的乐嘉言身上,那个人一身下剑门弟子的装扮,他是谁?那双眼睛怎么如此熟悉?
        莫名的,岑崇轩有些坐不住了,他动了动身子,袖子里面的一片红叶飞快的弹出,在无人察觉之时直冲迎风而去。
        他火辣的视线落在乐嘉言轻拍迎风屁屁的手上,顿时冷若寒霜。竟然有人想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动那个丫头?他决不允许!
        即使是他的玩宠,也要他玩腻之后别人才能碰!
        迎风只觉得眼前红光一闪,那红叶直接落到了她的后背。那里,乐嘉言的手再次不老实的拍了她的屁屁一下。
        岑崇轩打出的红叶划过乐嘉言手背,虽然没有伤到他,却极度妨碍了他占迎风的便宜。他嗤笑一声,抬眼,挑衅的看着坐在那里的岑崇轩。
        两个男人四目交织,一个邪妄桃花,一个笑里藏刀。
        岑崇轩身边,聂心蕾眸光犀利的看向迎风这边,不期然,撞上了乐嘉言邪魅的眼眸,她一瞬间的震惊后,旋即愤然起身就朝迎风走过去。
        此时,刚刚那想要驯服猛兽的下剑门弟子浑身是伤惨败而归,众人将视线收回之时,见东璃国第一美女聂心蕾竟然走了下来,不觉瞪大了眼睛好生看着。
        聂心蕾走到迎风身边,眸中的寒光飞快的扫过乐嘉言。她不敢相信,他竟然出现在选兽大会上?是为了这个下剑门的粗使弟子吗?
        聂心蕾看向迎风的眼神不觉多了丝丝嫉妒。
        围着看热闹的弟子们只当聂心蕾是因为迎风抢了三师叔的关注,而要找迎风麻烦了,谁也无心继续选兽了,具是等着看聂心蕾如何教训南迎风。
        此时的迎风神情安然,只是专注的看着随即赶来的岑崇轩,这一出好戏,缺了他,怎可?
        聂心蕾觉察到身后一丝凉气袭来,知道是岑崇轩过来了,她敛了眸中的寒光,转而对岑崇轩嫣然一笑道,“崇轩,我见诸多弟子参加选兽,也是动了心,想要下去一展身手呢?你帮我,如何?”
        聂心蕾说着主动挽住了岑崇轩的胳膊,柔软的身子紧贴着她,那娇嫩的双唇喝出如兰的气息,继而,飞快的在岑崇轩面颊落下一吻。
        她就是要做给乐嘉言看!她要他痛苦,要他后悔!谁叫他竟然出现在南迎风这样一个粗使卑微的下剑门弟子身边!!
        聂心蕾的吻带着甜腻的味道,岑崇轩眉头皱起,很快又松散开来,她看向迎风,只想从她脸上看出一点什么别的情绪,哪怕是一点点的吃惊,也够了。
        只可惜,迎风依旧安然的垂着眸子,将那双可以说话的眼睛深深地藏在流海下面。
        莫名的,岑崇轩的心底蹿升起一股无名烈火,这个该死的丫头!为何总让他看不透?难道聂心蕾如此表现,她都没有反应吗?哪怕是一点起码的回应都不给他?!
        凭什么他的心就该像现在一样起了波澜,而她,就可以将自己的情绪隐藏起来。
        很好!你南迎风不在意聂心蕾的那个吻吗?那么,他也不在乎让她对今天的选兽大会刻骨铭心一辈子了。
        “心蕾,我帮你挑选一个弟子,一起驯服猛虎向日吧。”岑崇轩说的随意,他唇角有笑,可眼底却深寒如潭。
        迎风的小身子被岑崇轩毫不留情的揪了出来,他眼神闪烁了一下,继而,便是噙了冰寒的温柔。
        “是下剑门的南迎风啊!”聂心蕾嗤笑一声,虽不明白岑崇轩的意思,不过对他的选择却甚是满意。
        如果南迎风跟她进了驯服场,那就再也没有回来的路了。
        “三师叔,等着迎风的好消息吧。”
        迎风突然开口,那声音如甘泉般清冽纯净,她抬头飞快的看了一眼岑崇轩,仅仅是一眼而已,依旧是没有任何情绪在其中,却无端让岑崇轩心里好像被什么挠过一般难受。
        他握紧了拳头,视线追寻着迎风清冷而去的背影,瞳仁深沉。
        乐嘉言身子慢慢逼近岑崇轩,岑崇轩的面颊上属于聂心蕾的唇印分外刺眼,他微眯着桃花眼,眼底竟有一丝恨意,是恨聂心蕾对岑崇轩的主动献吻,还是恨岑崇轩如此不顾迎风的死活?
        他不知。
        ……
        迎风和聂心蕾并肩进入驯服场,聂心蕾纤手一扬,毫不客气的指着猛虎向日。
        稍后,她可以全身而退的,而南迎风,就等着被猛虎吃掉吧。
        聂心蕾残忍的笑着,眼看猛虎出笼,她脚尖一点,飞身闪开。
        迎风看着咆哮而来的猛虎,她眸光如炬,嘴角的笑意明明清冽甘甜,却让人有种不敢逼视的深寒,此刻,她很清楚,她如今的实力,是不可能跟猛虎抗衡的。
        她只能赌一次了,赌她的决绝可以换来其中一个人的动心。
        若是今日她大难不死,来日,有些仇,必将翻倍!
        迎风手掌打开,一粒黑色的药丸从手心悄然滑落,乐嘉言认出来,那是他刚刚给迎风的丹药。她丢了它,什么意思?她要放弃了吗?
        眼看那凶猛的老虎即将撕裂迎风瘦小的脖颈,乐嘉言飞身扑了过去,此时,猛虎向日突然转移了目标,径直朝聂心蕾而去。
        聂心蕾准备不足,惊慌的躲避着猛虎,她身子回撤的时候撞倒了迎风,二人一同跌倒在地上。
        岑崇轩紧跟乐嘉言身后,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条锁链,那锁链直飞猛虎脖颈,将其牢牢地拴在一旁的篱笆上。
        “起来。”乐嘉言的语气有一丝命令和气愤。
        他给她的东西,她不是送人了,就是随手扔了!当他是什么?
        “言。”此刻,聂心蕾坐在地上,怔怔的看着他。
        在她身旁,迎风掌心擦破,她看着流血的手,继而抬头,眼中那分轻笑让乐嘉言的心,无端就痛了起来。
        他伸出手,在迎风和聂心蕾中间。
        继而,那指尖偏了偏,握住了聂心蕾的手。
        “言,我受伤了。”聂心蕾窝在乐嘉言怀中,嘴角噙了一丝胜利的笑容。
        乐嘉言眸光闪了几下,继而将聂心蕾打横抱起,飞快走出了驯服场。
        迎风刚刚要抬起的手,不动声色的又放了下来。那抹修长的背影,为何,有刺痛她眼底的嫌疑。
        是她要输了吗?不会的……
        她在二十一世纪的父亲告诉过她,输了什么都可以东山再起,唯独感情,输不起。
        她现在的感觉一定不是感情吧,因为,那滋味,有些苦。
        聂心蕾叫他言?终于,她知道他的名字了。
        聂心蕾此刻幸福得意偎依在乐嘉言怀中,她回头,对着迎风的背影嗤笑一声。
        乐嘉言在众弟子诧异震惊的眼神中抱着聂心蕾扬长而去,只是,他心底有个疑问,刚刚,他似乎看到迎风的手,动了动。
        她,是要将她的手交给自己吗?为何,他没有多等一会呢?
        乐嘉言烦躁的握紧了拳头,回头看时,迎风瘦小的身影已经被岑崇轩挡住了。
        Ps:
        小皇感谢榜
        小老婆凌儿0116亲的钻石10克拉(熟人,免调戏)
        rikki7982亲的鲜花3朵,(俺没拼错亲的英文名字哈。亲亲)
        兰色的忧郁亲钻石1克拉(调戏,然后带走。)
        燃ai亲的鲜花4朵(持续调戏……)
        宅女人鲜花5朵(带回家调戏)
        殇与冢亲的鲜花1朵(留着十五那天调戏。)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