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师叔个个很狂野》-> 第八章 棋逢对手
第八章 棋逢对手 作者:皇焱儿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9
  •     迎风离了魄阁之后,往下剑门通房走去。
        一路上,收获了关注的目光无数。其中不乏酸溜溜的嫉妒眼神,迎风微垂着脑袋,唇边的一抹浅笑似有似无。
        岑崇轩对她的关照还真是让人感动。
        只是,她却很清楚,从见他第一眼的时候,她就已经看出来,他是在猎艳。
        想她南迎风孤女一枚,没有身份,没有地位,又非武学奇葩,岑崇轩目的性如此强的一个人,如何会大费周章的帮她,这看似美妙的一切并非天上掉下了一个大馅饼,不过是聪明男人闲来无事享受这么一个过程罢了。
        呵……迎风知道,在这个荡剑门内,有很多人可以做她的对手。所以,她既不能表现的太聪明,也不能太过于低调让人忽视了她的存在,只有这样,像岑崇轩这样的人才不会对她失了兴趣。
        猎艳之于地位高高在上的男人充满了无限的挑战性和刺激性,不过,越是聪明的男人,越容易一不小心就在阴沟里翻了船,到时候,有的人赔上了一颗心,可不要怪她南迎风见死不救。
        ……
        回到房间后,芽儿和霞儿被下剑门的师兄叫走了,要准备几日后的选兽大会,这些粗活累活自然是找她们这些粗使弟子做了。
        而迎风因为有岑崇轩大张旗鼓的照顾,自是没人会找她的晦气。
        房间的通铺上,云朵哭肿了眼睛正在收拾着东西。
        “迎风,呜呜……我……我要走了。”云朵未开口,先是哭了起来,压抑的声音沙哑凄凉。
        “云杉这么快就接你去上剑门了?”迎风懒懒的开口,缓缓坐在铜镜前梳理着青丝,神态举止说不出的娇媚慵懒。
        云朵止住了哭泣,一时竟有些看呆了。她回想着在自己身上发生的一切,不觉悲从中来。
        她没有迎风这么好看的模样,也没有芽儿的心直口快,好不容易有个亲姐姐却指望不上,只会欺负她、利用她。
        “迎风,你又何必如此讽刺我呢?你明知道云杉今日挨了你的打,定是不会让我去上剑门的,我的事情又被如霜师兄撞破,如今,我是如何也呆不下去了,只有自行下山了……”
        云朵说完抹着眼泪不甘的看着迎风,她手心紧紧握着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十两银子,荡剑门的规矩是,如果弟子自行下山退出门派的话,是要交上一定的银子才能离去的,即使是粗使弟子也不例外。
        像她这种资质平平,样貌普通的粗使弟子,要不是实在呆不下去了,是断然不会离开荡剑门的。
        “你要下山?”迎风停下手中的动作,粉唇轻启,那莹润的眸光竟有一丝期待。
        这山上的生活虽然也算有趣,但自是比不了山下那花花世界的多姿多彩,迎风心中竟有几分难言的期待。
        云朵没有理会迎风的话,迈开步子到了门口。
        只是当她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又恋恋不舍的停住了脚步,回头看看自己住了十年的地方,一想到自己这一走便是永远不可能回头了,云朵咬着唇,泪两行,辛酸无尽。
        她哭诉道,“老天爷!你为什么要这么对我!!我们做粗使弟子的,余生的自由竟然不过是十两银子而已,我在这里住了十年,眼见荡剑门内弟子勾心斗角,受冤枉死的,走火入魔的,不计其数,人人都知道我们做粗使弟子的命贱福薄,很多人为了能进入上剑门,耍尽各种手段,我只不过不想一辈子都呆在这里而已,难道我有错吗?我用自己的方法往上爬,有何不对!为何要如此对我!”
        云朵说着说着,身子无力的下滑,重重的倚在房门上。
        迎风眸光闪烁一下,脸上闪过一瞬的迷蒙,旋即她起身拿了件披风,走过云朵身边,浅浅开口,语气凉薄淡漠。
        “现在又没有人逼你离开,你若走了,你的贱命也就值那十两银子了,若是留下来,两天后的选兽大会,你还有机会。”
        走出门口的时候,她似是想起了什么,回头淡淡的补充了一句,
        “你走了,云杉欠你的可能一辈子都不用还了,你想讨回来自己应得的一切就得乖乖的留下来。你现在这个样子出去不过是送死而已。死了,也没人替你难过。”
        “迎风……你,你是在关心我吗?”云朵怔怔的看着迎风背影,手背狠狠地擦着眼泪。
        “你觉得呢?”迎风凉凉一笑,走出了院子。
        关心她?笑话。她不过是不想以后三个人做四个人的工作罢了,况且云朵这种智商,留下来对她而言并非坏事。
        ……
        迎风出了院子以后,径直来到后山。她想见那个神秘的男人,有话问他。
        只是,她也不确定能不能见到那个人,索性来的时候捎了几个热馒头来,希望那人鼻子灵敏一点,闻到味道的话……
        呵呵。迎风突然心情很好的笑着,因为感觉到背后有丝丝寒意传来,是他来了。
        她回头,莹润的眸光从容的看着身后男子。
        “大爷,小女子知道你可能会饿,给你送点干粮来。”迎风说的俏皮可爱,可眼神却隐了一丝算计。
        男人扬扬脸,眸中流光一转,迈着步子到了她跟前。
        “我确实饿了……”他说着,吸吸鼻子,看了眼迎风手中的馒头,继而,又紧盯着她胸前的‘馒头’。
        他朝她邪魅一笑,低声道:“不过我却想要你喂我。”
        “我可喂不饱你。”迎风说完,俏脸一红,别过头去,佯装若无其事一般。
        男人挑眉,想笑,却生生的忍住了,他揽住迎风腰身,带着她进了山洞。
        一进山洞,男人的‘饥饿本性’便暴露了出来,他抬手扯下自己的外衣,笑意盈盈的看着迎风。
        迎风睁大了眼睛看着面前衣衫半敞遮的男子,竟然差点忘了自己前来这里的目的。
        “你……”
        “……我怎样?”
        男人打断她的话,轻柔的挑起她的下巴,一双微眯着的眼似笑非笑。
        “我想问你关于选兽大会的事情。”迎风说着,眸光闪烁一下,白皙的面颊竟染了一丝好看的粉嫩。
        男人听了她的话,无声逼近,眸似点金,唇若玫瑰,清澈莹润的眼里闪动着雾霭般的流光。
        她,在求他?
        莫名的,他心底有个地方小小的兴奋了一下。一年了,他第一次觉得这用来暖身的小家伙是如此可爱。
        他原以为是找了块木头,现在才发觉,竟是块璞玉,有趣。
        乐嘉言凝视迎风半会儿,明眸闪着璀璨的光芒,他悠然开口道:“迎风,你如此信我能帮上你?”
        “我也没有别的选择。”迎风实话实说,冥冥中,在他面前,她似乎更接近现代的那个南迎风。
        乐嘉言干笑几声,脸上飞逝一抹挫败感,继而,他笑眯眯的看了迎风一眼,转身欲走。
        “以后我可以天天来给你送馒头。当做报酬。”迎风不紧不慢的说着,乐嘉言先前眼中闪烁的光芒,似乎证明了什么。
        她,应该没找错人。
        “原来,这世上最懂我的那个人竟然是你。”乐嘉言嗤笑一声,探寻的目光深深地凝视迎风。
        过了一会,他抬手在迎风脑门上重重的敲了一下,道,“哼,明明是个聪明的丫头,却总是装出一副傻样讨人欢心。”
        乐嘉言无声的叹口气,眸光忽闪着像是飘到了很远的地方。
        “那选兽大会……”
        “我会出现,不过不能以真面目示人。”
        乐嘉言的话让迎风心底有了数,顿时想要告辞。
        “等等。我送你的发簪呢?”乐嘉言忽然拦住了迎风,抬手指着她发间。
        “送人了。”
        迎风浅浅应着,她不想隐瞒,棋逢对手的时候还是简单一点的好。
        “我给你的东西,你竟然送人了?你知道后果吗?”乐嘉言蓦然握紧了拳头,瞳仁闪烁着危险的流光。
        “没办法,那个人比你还不讲理,我只能给他了。”迎风看似随意的一句话,却是蕴藏了一分算计在其中。
        她眼神跳动一下,期待着他的反应。
        “是岑崇轩?”乐嘉言眸中寒光大胜,无声息之间聚集元神在掌心之内。
        迎风看着他,没有回答。原来,他真的是对荡剑门的事情了若指掌。他不能以真面目示人,却对荡剑门如此关注,那么他是……
        “小丫头!别再让我看到你眼里有对我的算计,否则我会……”
        乐嘉言说到这里忽然收声,将迎风迅即拥在怀中,溢出流光的眸子紧盯着山洞门口。
        有人来了。
        Ps:谢谢rikki7982亲和随心的鲜花,亲亲。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