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者-> 都市言情-> 《师叔个个很狂野》-> 第二章 众矢之的
第二章 众矢之的 作者:皇焱儿    录入:菲菲    更新时间:2010-12-29
  •     前世如浮云,过往不究。
        这是迎风醒来后第一个想到的。二十二岁的她,拥有了新的身份。
        名字还是南迎风,十六岁,无依无靠,孤儿一枚。
        一个月前与上剑门资质平平的弟子锦岚定亲,而刚刚,锦岚托人送来了一纸休书。
        休书上写的明白,她犯了七出的“淫”罪。被休,理所当然。
        她穿越而来的时候继承了死去的南迎风的所有记忆,所以,她认得所有人,自然也知道自己醒来后为何会躺在这里。
        迎风身边,芽儿在给她梳理头发,刚刚那封休书之后,是上剑门的大师姐送来的口信儿,让她去一趟上剑门。
        “迎风,去上剑门那里小心一点。”芽儿将她柔顺的青丝简单的挽了个发髻,不无担忧的看着她。
        “哼,小心什么啊!她现在指不定存着什么勾引上剑门那些男人们的心思呢!没有锦岚婚约的束缚,谁知道她会不会做出更加不要脸的事情!她跟玉芊芊本就是一路货色!厚颜无耻!!”
        一旁的霞儿一掀被子坐了起来,尖酸刻薄的挖苦着迎风,昨夜被迎风吓了个半死,她至今心中不忿。
        “迎风,别管她。她那张嘴就是欠撕。”芽儿瞪了霞儿一眼,扶起迎风虚弱的身子,眸中的关切令迎风动容。
        “我欠撕怎么了?!那也好过有人不自量力,不懂得撒泼尿照照自己的样子,什么穷酸样也敢上大师叔的床?!她还有脸回来说她没被大师伯怎么着!哎哟,谁信呢!搞不好早就破身了!!”
        霞儿下了床,说出来的话更加难听。
        坐在镜子前的迎风只是淡淡的看了她一眼,抬手将芽儿插在她头上的寒酸银簪子取下,在上面轻轻绕上了自己手腕上带着的廉价银链子。
        顿时,那单调的发钗流动出莹舞的银光,将迎风苍白的面容映衬的明媚生动。别人都说女为悦已者容,她不过是想要自己心情好一点罢了。
        迎风缓缓起身,抖落衣服上的几根长发,转眸之间,若流光飞舞,唇际轻扬,那笑,却有着一股子寒意。
        这般的迎风,芽儿她们从未见过。
        “芽儿,我先走了。”迎风浅浅开口,脸上表情平静,没有一丝情绪。
        “嗯,去吧。”芽儿说着,却还是不放心的看着她,大师姐那个人实在是……
        芽儿不敢继续想下去,总觉得迎风去见她会吃亏的。她现在这般单薄的身子,哪能经得起大师姐的折腾啊。
        此时,一边的霞儿见迎风根本不搭理她,气愤的走过迎风身边,一口痰啐在她鞋上。
        “破鞋!”她说完,扬长而去。
        “你、”芽儿想说什么,却被迎风拽住了,她摇摇头,一言不发,扭头出了房间。
        芽儿看着迎风的背影,有些发呆,迎风……有些不一样了,以前的她,虽然也是话少,但绝不是今天这副清冷淡漠的样子。
        ……
        迎风沿着昔日迎风的记忆一路朝上剑门而去,路上,收获了很多或鄙视,或同情,或幸灾乐祸的眼神,她一概置之不理,只想快点见到那个大师姐。
        冥冥中,她觉得,自己能去勾引大师伯是跟她有关。迎风留给她的记忆中,这个大师姐总是看她不顺眼。可能,这要归咎于她现在的样子吧。
        迎风很感谢如今这副身子,虽然纤弱,却凹凸有致,穿上宽大的粗布衣服自是什么都看不出来,可是脱了衣服的话,却很有看头,而容貌即使不算倾国倾城,却自有一番娇媚妖娆的诱惑,只需一个盈动的眼神,便能做到光彩照人。很难相信,如此狐媚子模样的南迎风竟然如此胆小,会被蓝初一在床上吓晕。
        呵呵……迎风不由笑了笑,这跟现代的自己不正好相反吗?
        现代的她,生的一副骨瘦如柴,身上没有几两肉的模样,容貌平常,身材普通,可是身边围绕的男人却优秀的让人嫉妒。
        她越是看不上他们,他们越是趋之若鹜,归根结底,还是迎风闷骚的性格和显赫的身家。
        蓦然,一想到家这个字,迎风的指甲便掐进了肉里,刺不痛身体,却刺痛了心。
        她抬头,看到上剑门三个大字,抬脚走了进去。
        门口,却是有人早就等着她了。
        “小贱人!你怎么来了?”
        一脸骄纵跋扈的大师姐云杉偎依在一个男人怀中,抬手傲慢的指着她。在她身后,站着荡剑门的很多弟子,其中不乏从下剑门跑来看热闹的。
        迎风心中冷笑,看来大师姐的口信可不单单是捎给她的,今天这出戏,摆明了是要在她未愈的伤口上洒下一把盐了。
        迎风松松的抬眼,却只是看着揽着大师姐腰身的男子。
        是锦岚,前一刻刚刚给她送了休书的未婚夫。
        如今,他怀里有了别的女人,倒真是动作迅速啊。
        锦岚不过是上剑门内资质平凡的弟子,可容貌却生的出众,一张嘴也是极会说话,如今,他昔日的海誓山盟还存在死去迎风的脑海中。
        只不过他的那副容貌看在此刻的迎风眼里,却过于油头粉面了一些,先前,他仗着自己身上属于上剑门弟子的名号,在下剑门那里也算是响当当的人物了,这也是迎风招致霞儿嫉妒的原因之一。
        “迎风,你来这里做什么?还嫌不够丢人现眼吗?”锦岚开口,神情看似无奈纠结,眼底却隐着一丝小人得志的猖狂。
        “大师姐送来口信,要我前来见她。”迎风浅浅开口,眸光低垂之间盈盈流动,淡淡的扫了锦岚一眼。
        锦岚身子一震,突然觉得今天的迎风有些不一样了,以前怎么就没觉得她的眼睛这么灵动明媚呢?
        昔日在他眼中古板懦弱的南迎风变了吗?
        “看够了没有?一个小骚蹄子也值得你看这么久?”大师姐急了,一把掐在锦岚腰上,低低呵斥一声。
        锦岚脸色一变,立刻收了视线,讨好的看着大云杉。
        “杉儿,我怎么会看她呢!我都跟她没有任何关系了呢!我只是想要告诫她,以后不准过来骚扰你!”锦岚的声音谄媚恶心。
        “算你识相。”云杉瞪了锦岚一眼,眼中却有得意闪过。
        “我说南迎风,你是不是被大师伯那五十大板打傻了啊,我什么时候托人去下剑门给你送口信了?我现在可是要跟锦岚去前厅那里找师伯做媒成亲呢!”云杉说着,期待的等着看到迎风痛哭流涕的模样。
        这个狐媚子,仗着自己有几分姿色,竟然将上剑门最绝美的弟子锦岚勾引到了手上,如今被她逮着了机会,定是要好好地修理她一番。
        “大师姐,我屋内的芽儿、霞儿,还有云朵都可以作证,确实是你的手下阮珠过去捎的话。”迎风不急不缓的开口,安静的等候他们出招。
        在现代,她已经习惯了……后发制人。
        “阮珠,你出来。”云杉信心满满的喊了一声。
        阮珠走出来,一脸的讨好。
        “大师姐,我今天一直在养心殿里面练功啊,从没去过下剑门,小七和小九可以作证!”阮珠说完看向身后的小七和小九。
        “是啊是啊。我们一直跟阮珠在一起呢。”小七小九急忙附和。
        “南迎风,你都听到了?”云杉挑眉,得意的看着迎风。
        “找自己手下的人作证,哪能服众啊!”
        “就是就是,谁不知道他们是一个鼻孔出气呢。”
        四周响起反对的声音,是几个胆子较大的下剑门男弟子。
        “既然如此,那就把芽儿他们都叫来问问吧。免得大家说我冤枉了她。”云杉显然有备而来,并不慌张。
        迎风不语,点点头,盈动的眸子看似不期然的撞上锦岚的,唇边的一抹勾人的浅笑快速闪过,却深深地烙印在锦岚心中。
        他有些发呆,今天的迎风,真是太不一样了。他扭头看看身边的云杉,虽然有着一副火热的身材,可是那脸蛋比起迎风来,简直差了太多。锦岚的心中,有几分不甘了。
        迎风满意于锦岚神情的变化,依旧淡漠的站在那里,娇小的身子蕴藏着巨大的能量,蓦然吸引了不远处魄阁上的岑崇轩。
        他一袭白衣倚在栏前,嘴角弯起,带着一丝趣味。
        不消一会,霞儿和云朵都来了,阮珠说找不到芽儿,迎风心中却明了,恐怕是他们故意不让芽儿来吧。
        “霞儿,云朵。你们说说,今天阮珠去下剑门找迎风了吗?”云杉胸有成竹的看着二人。
        “回大师姐,没有。”霞儿说的很干脆利索,她歪头,幸灾乐祸的瞅了迎风一眼。
        “回大师姐,阮珠没去。”云朵怯怯的开口,手指紧张的搅着衣襟。
        迎风听了,早有所料,并没有多少惊讶。
        “哟!你们听听,你们听听!这下子都没话说了吧,连她屋里的人可都是说了,阮珠根本就没去过!她根本就是知道我今日要跟锦岚成亲,故意找事儿来的!”
        云杉尖锐的声音响起,她伸出的手指几乎戳到了迎风脸上,气焰更加的嚣张。
        登时,周遭响起了指责的声音,毕竟,连一个屋子内住的人都说了,南迎风还有什么好抵赖的!
        一时间,迎风成了众矢之的。本书由潇湘书院首发,请勿转载!
        ,
    快捷键提示:“<-”健返回上页,“回车”键回书目录,“->”健下一页
    上一页        回书目        下一页